您要打印的文件是:毛泽东与蒋介石的本质区别 ——创新型精英的组织特权与剥削型精英的特权组织

毛泽东与蒋介石的本质区别 ——创新型精英的组织特权与剥削型精英的特权组织

作者:佚名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678


毛泽东与蒋介石的本质区别

——创新型精英的组织特权与剥削型精英的特权组织

 

曾经有网友质疑毛主席的精英身份。不为别的,“精英”这个词已经臭大街了,这里面我的“功劳”不小。把毛主席归类为精英实在是种“侮辱”。可是,毛主席不但是精英,还是咱们中国天字第一号精英。那么“精英”一词的的本意是什么呢?

精:优质的,纯粹的,完美的,严密的,熟练的,非常的,聪明的......

英:初生的草木,绽放的鲜花,耀眼的光彩,漂亮的羽毛,完美的宝玉,引申为才能出众的人,一切事物的精华精粹部分......

“精英”真是美好的不得了的词,那是汉语送给我们中华民族的佼佼者,用来无限赞美的。但是,用发展联系的观点看,同一个“精英”,他曾经当得起赞美,时间一久他的后代或者他自己也能把赞美摔进粪坑。怎么看待“好精英”与“坏精英”呢?除了立场不同还有什么共通的地方吗?那就要看“精英”的本质了。《精英平民论》讨论过精英产生的原始必要条件。精英首先是技能拥有者,具备了自然科学的技术或社会科学的技巧,还要掌握剥削能力或创新能力中的至少一个。没有谁天生拥有技能,这需要适当的客观环境,长期的学习实践和领悟,当然还有天赋。但是,精英与平民的分水岭却不是“技能”而是“特权”,或者说由特权形成的“地位”。

例如庞涓与孙膑:两人才能相当或者庞涓还略有不如。他们一位有特权,一位没有特权。那么有特权的宠涓就是精英,没有特权的孙膑就是技能平民。所以并不是“聪明一点,能干一点”就是精英,当然我也不否认,除了伪精英,精英一般都会“聪明一点,能干一点”。

“聪明能干”,这是“技能”范畴的优势。由于这个优势,技能平民就会成为生产活动以及各种斗争的组织者和领导者,自然而然的形成了管理层面上的等级架构。这就是特权地位最初形成的起因。这个特权地位是平民,准确的说是平民的组织赋予精英的,以利于精英发挥领袖作用,加强组织的战斗力,实现组织的目标。

由于精英的特权是某个组织赋予的,所以讨论精英,特别是讨论精英的特权,需要在某个组织的范畴内,否则精英将是一个无法界定的粗略概念。比如以前有网友质疑我的理论:北京的市民就享受了很多特权,既然特权是精英平民的分水岭,那他们算精英还是平民呢?这个问题难住我很久。我想,传统的马列阶级论也遇到过这个问题。比如占领上海前,来自农村的解放军战士就被告知,上海的工人早上喝豆浆吃油条,可别当成地主了。大家都有的权利那就不叫特权了。所以在北京市这个组织里,北京市民当然是平民。但把组织的范畴扩大到北漂或者全国,普通北京市民则必然是具有特权的精英。

仔细观察“特权”就会发现,特权地位有“点状辐射”结构,由某个特权精英出发,向着他周边的人员逐步降级扩散;还有“交叉网状”结构,多个特权精英把特权相互共享,只要拥有了“技能”“资本”“等级”特权中的一个,就能同时拥有全部特权。至于什么“树状金字塔”结构“扁平化矩阵”结构等等等等,当然都是有的。

粗一看还蛮复杂的,再一看其实“特权结构”与“组织结构”是高度吻合的,因为组织离不开特权,没有内部特权的组织是松散且没有生命力的,那其实根本就不是有效组织。特权可以在组织内部创造出精英来,由精英领导的组织是紧密而又高效的。反过来讲,特权也离不开组织,因为只有组织才能在组织内部生成特权,并有可能将组织内特权延伸到组织外的其它弱小组织或无组织群体身上。

上个世纪之初,在大时代的影响下,青年毛泽东已经初步具备了领袖的素养。他成立或加入一些小组织,并且把小组织融合到共产党这个大组织中。精英的力量就根植于强大的组织,毛泽东也不例外。不要再问毛主席有没有特权这样的傻话了。他当然有,而且非常大。但要明白,毛主席是党的主席,他的特权是党赋予的,这个特权是为了更好的完成党的工作所必须的。毛主席的特权就是组织特权的典型。他能调动数十万党员,数百万将士,以亿万计的财富,甚至包括影响组织成员的思想。当然,如果毛主席的决策明显不利于组织,组织也可以随时收回他的特权。

蒋介石也有这个特权,但当他中饱私囊,买办卖国的时候,当他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时候,却没有组织能收回他的特权。蒋介石从黄埔军校起家,东征、北伐军的司令,他的特权是国民党这个组织赋予的。而国民党从一开始就是精英组织。从其组织性质上看就很难有革命的彻底性,并常常带有两面性。即使这样,蒋介石行使的仍然是组织特权,为组织目标而努力。4.12是个转折点,有资料显示,当时蒋介石屠杀的国民党左派远远多于共产党人。从那以后,国民党这个能赋予能收回蒋介石特权的组织不见了,代之以蒋介石的特权组织。

精英从组织获取特权,然后用特权控制组织,凌驾于组织之上。由于组织的性质发生了改变,精英不再为组织谋利,而是利用组织为自己谋利,于是组织的生命力就会渐渐枯萎。这其实就是王朝周期律的内在机制。

毛主席同样是精英,他所属的组织是平民的组织。但民平的组织在发展过程中特别是建国后就会存在精英化的问题。革命胜利了,组织成员都有了“官身”。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党由一个平民组织变成精英组织,从而引发的种种变化,毛主席是有应对的。但一位组织的精英,行使着组织的特权,能在多大程度上违背组织的利益,改变组织的新目标,而不被组织收回特权。

蒋介石和毛泽东都和自己所属的组织对抗过。不同的是,蒋介石为了个人利益背叛组织,发动4.12政变;而组织背叛毛泽东和全国人民在前,毛泽东无奈发动文革在后。

毛主席选择了坚守组织的初心,凝聚了少数组织成员,与组织的大多数进行对抗。力量对比是严重失衡的,在党这个组织内部没有任何胜算。于是他把“组织”的范畴扩大到全国,全世界,从全体人民身上获得新的力量。实际上为了不成为精英组织的傀儡,毛主席已经从中脱壳而出,试图把全国建成一个新的平民组织。

毛主席是最杰出的创新型政治精英,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特权,但他从没有为了私利把特权凌架在组织之上。他的特权是全国人民自愿赋予的,是为了更好的为人民谋幸福的,与蒋介石之流利用特权胁迫人民剥削人民是根本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