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张建华《风雨七十年》自序

张建华《风雨七十年》自序

作者:张建华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1713


自序

  传记大家托马斯·卡莱尔说:“历史是无数传记的结晶”。作家、诗人拉尔夫·瓦尔多·爱默生说 :“确切地说,没有历史,只有传记”,“传记的作用应该在历史之上”。这说明写传记对后人认识真实的历史有着重大的意义。

  几年前我就有写回忆录的想法。我的一些同学和朋友也支持我写回忆录,希望能将我们这一代人经历的风风雨雨如实地纪录下来,让后人能对我们亲历的这一段历史有一个真实的了解。

  近几十年来我国的传记作品不多,而且一些名为“传记”的作品严格来说不能算是传记。在图书馆,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将帅关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大量回忆录及关于这些将帅的传记,也可以看到外国人或中国人写的毛泽东、周恩来等少数领袖人物的传记。但我们几乎看不到我国现代政治人物和一些重大历史事件的参与者自己写的回忆录,更看不到曾经历了这些事件的平民百姓写的回忆录了。

  由于种种原因,我国现代一些回忆录的作者往往只写正面的而不写负面的事实,以致一些历史真实被抹杀。我们从小学到大学,一直都是受的“正面教育”。因此,即使我们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国人,对中国的近、现代史,特别是民国史也缺乏全面的、必要的了解。在电影《血战台儿庄》上映以前,我们这一代人中的大多数一直认为中国的抗日战争完全是共产党领导,由八路军、新四军进行的,而国民党则是“顽固派”,是消极抗日的。这显然不符合历史事实。又如,邓小平执政后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和文学艺术作品都一致在声讨林彪、“四人帮”的同时也言辞激烈地声讨造反派红卫兵,致使今天的年轻人大多数对文化大革命缺乏全面了解。一提起造反派红卫兵,他们总是嗤之以鼻,认为红卫兵造反派是一些缺乏教养、不讲道理、一无是处,甚至是无恶不作的洪水猛兽。我作为当年的造反派红卫兵,可以负责任地说事实并非如此。

  现在我们中的很多人对历史持冷漠的态度。他们(特别是一些重要历史事件的直接参与者)本来有责任也有能力、有条件以回忆录的形式将真实的历史事实公之于众的。但他们就是不写,宁愿让一些极为宝贵的资料灰飞烟灭。有的即使写了也不肯说或是不敢说真话,以致我们作为亲身经历过这段历史的人对很多事实并不清楚,更不了解其发生的原因及其后果。如:大跃进的前因后果是什么?三年自然灾害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文化大革命之所以发生,其社会根源和历史根源是什么?

  一个不善于从历史中汲取经验教训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以史为鉴绝不仅仅是政治家们的事,而是整个民族的事,是全体老百姓的事。在迈向强国之路的今天,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在总结历史经验方面,特别是在总结近七十年来的历史经验方面,我们还有大量的事情要做。

  列宁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遗憾的是,我们中的很多同胞,包括一些领导者却很容易地就将刚发生过的事给忘记了。比如对十年文化大革命,一些“革命”领导干部不去分析文革之所以发生的社会的、文化的、历史的深层次原因,不承认文革的积极意义。对文革中负面的东西,他们不是去承担自己本应承担的责任,而是简单地给文革下个“是完全错误的”的结论,并将责任一股脑儿地推给毛主席一个人。这绝不是历史事实 , 也是极不公正的。

  正由于国人没有认真汲取历史的教训,当权者们在反文革期间的“个人崇拜”的同时又继续搞起了自己的“个人崇拜”,如将“伟大导师”换成“总设计师”什么的;在批判“两个凡是”的同时,又将某一领导说的不管什么话都奉为“圣旨”,甚至将算不得什么理论的俗语也奉为指导中国建设的“理论”;在批判“怀疑一切”的同时又怀疑所有参加文化大革命的红卫兵,并将参加文革的大小头头统统打入“另册”,如此等等。总之,他们转瞬间就将刚发生过的惨痛教训全忘记了,这是十分令人忧虑的。

  我认为写回忆录一定要坚持客观性、真实性和公正性。否则将对不起历史,对不起希望从历史中汲取经验和教训的人们。

  我的这本回忆录主要是根据我不同时期的日记、会议记录、文稿和当时收集的资料写成的。因此,我对这本回忆录所记述事实的“历史真实性”是肯定的。

  有人认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甚至是一个最底层的老百姓写回忆录(或自传)毫无意义。这是不对的。梁启超在谈到传记的写作时就曾说过:“至于普通人物,多数的活动,其意味极其深长,有时比伟大人物还重要些,千万不要看轻他们。没有他们,我们看不出社会的真相,看不出风俗的由来。”(梁启超《中国历史研究法》第 210 页,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8 年版。)

  我相信,凡看了我的回忆录中《体验“大跃进”》这一章,多数读者会注意到:当时从中央到地方,亿万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激情已经到了疯狂的程度。对于大跃进激情带来的负面影响,一切善良的人都是愿意原谅的,因为那是年青的共和国为着共产主义的理想而犯的错。就像人们都能原谅一个为理想而干了一些错事、傻事的毛头小伙一样。因此,过分埋怨甚至指责大跃进的错误是没有必要的。

  我相信,凡看了我的回忆录中《“三年困难时期”的回忆》和《“男人十五,穿州过府”》这两章,多数读者会注意到:当时整个国家确实都很困难,从中央领导到普通百姓都吃不饱饭,这确实是事实。但这个困难绝不是像《墓碑》所描述的到了“饿殍遍地”的程度。

  我相信,凡看了我的回忆录中《在院革委会任职时的那些事》这一章,多数读者会注意到:即使像我这样的造反派红卫兵,也都是既有思想又有操守,既有年轻人的烦恼也有浪漫爱情的普通人,绝不是一些无良作家所说的“洪水猛兽”。至于文革期间的社会生活,虽然在一些局部的地方出现过武斗现象,也有个别人违法乱纪,但就整个社会而言是和平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和谐的,绝不是后来主流媒体所描绘的“红色恐怖”“浩劫”。

  我相信,凡看了我的回忆录中的《改开篇》,多数读者都会注意到:改开之初,广大人民群众是支持并拥护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的。但后来却不支持、不拥护了。因为随着私有化的进展,人们的生活虽有所改善,但却发现自己主人翁的地位没有了,由“主人”变成“被雇佣者”了,贪官污吏多了,黄、赌、毒又回来了。于是,他们就怀念起毛主席,怀念起毛泽东时代了。

  不可讳言,不同出身、不同学历、不同经历、不同生活环境的人,会因立场、视角的不同而对同一事物的认识会不同,甚至是完全相反的。这是很正常的,完全没有必要大惊小怪。

  因此,我希望有更多的人拿起笔来写回忆录。特别是希望那些曾经是政治人物、曾直接参与一些重大历史事件的人站出来,按自己的立场和视角来记录自己经历的历史。我想只要自己认为是真实的而不是编造的,那都是有价值的,都是应该受到欢迎和尊重的。只有不同立场的人充分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历史学者们才有可能综合各种不同的意见得出公正、公允、客观、真实的历史结论,让中华民族能更好地从历史中汲取经验教训,早日实现强国之梦。

  但愿我的《风雨七十年》能抛砖引玉!

  《风雨七十年》完稿后我真是如释重负,心里已经踏实了。因为我终于把想做的事做完了,我已尽到了自己的责任。

                              张建华

                         2017 年 10 月于昆明

 

张建华《风雨七十年》全书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