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9年11月*日星期* 天气阴天
    今天下午是个已进入初冬的黄昏,快乐大歌在公社画宣传《最高指示》的画栏后,喝完酒后摇摇晃晃地崴回知青点,路过米儿姑娘的生产队,快到了河边时他的酒劲发了,醉倒在河边;快乐大歌呕吐狼籍,引来一只野狗舔吃呕吐物,野狗舔吃完了又去舔他的脸。快乐大歌一边摸脸一边醉熏熏的说;“嘻嘻,好痒啊!丫头莫吻脸撒......”
    这时,米儿姑娘收工后正准备在河边给她的对象(回乡知青)阁儿洗衣服,她看见一个人突然倒在河边好久不起来。好心的米儿就拿着洗衣棒过去赶跑了野狗,走近一看原来是河那边的武汉知青快乐大歌醉倒在河边。米儿怕快乐大歌冻病了,就用河水给他抹了个脸,又将他的脏衣服脱下来换上阁儿的衣服,之后,米儿(农村姑娘力气大)吃力地将醉得象泥巴猴似的快乐大歌背到阁儿寝室里,又给他灌了一大瓢凉水,让他在阁儿的床上躺着休息,一会儿快乐大歌就呼噜过去了......
    快乐大歌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不是自己的知青点,正感觉奇怪,阁儿笑着告诉 他,“昨天 你醉倒在河边 ,幸亏是我的女朋友在河边准备洗衣服时候,碰见了把你救过来的,不然你会冻死的。”快乐大歌赶忙过去感谢米儿的救命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