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六十年代 >> 文章 >> 文革资料 >> 正文  
  毛主席谈文革......         
毛主席谈文革......
[ 作者:毛泽东    转贴自:资料    点击数:5904    更新时间:2011-11-3    文章录入:仁者不忧

毛主席曾对周总理说:“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或者叫“二次革命”是准备失败的。准备让人骂个狗血淋头的。不但右派骂,左派也会骂。争论它个百十年。这没有关系嘛!无非就是人类历史多总结些经验和教训罢了。马列主义就是这么产生的。十月革命好不好?当时的马列主义者就反对,现在的反华大合唱是过去反苏大合唱的发展。我这个人头皮硬,从来就不怕别人骂。就是那些把我吹到顶的人将来也许骂我骂得最狠。这不奇怪,人这个高级动物,也有两重性,革命和不革命。到一定的条件下,就要互相转化。这也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林彪说我的思想是马列主义的顶峰,我就不同意,我的思想就是不需要发展了吗?”  

毛主席对斯诺说:发动“文化大革命是他一生中最为冒险的举动。  

毛主席也曾对xx等人说:进行文革要做好三种准备:坐牢、离婚、杀头。  

毛主席一生气势恢宏,勇往直前,面对日本人的狂妄,他沉着冷静,面对蒋介石的大军,他谈笑中樯橹灰飞烟灭,面对世界第一强国美国,他仍然是取得了彻底胜利。  

然而就是这场“文革”,却让毛主席如此谨慎,如此忌惮,如此重视,原因我们在前文已经简略论述:这场运动其实是逆天”的,它面对的不是具体的敌人,而是人性中的“恶”,毛主席等于在向人类与生俱来的劣根宣战!  

这在人类历史上只有宗教思想家才实践的事情,却被一个政治家实践了,不能不说是千古伟业!  

宗教思想家拯救的人多在空想上,而毛主席确要把这一切变为现实,而且是要制度化,规范化,这在人类历史上是除了释迦牟尼以外,绝无仅有的壮举。  

虽然文革暂时的失败了,但这并不代表它不会再有,更不代表它是错误的。  

毛主席曾说:文革这样的运动还要再搞个两三次,中国才能改变。  

这句话的深刻含义又有谁能体会?  

薄一波晚年曾说:无论是少奇,还是小平和我,我们都是毛主席的学生。  

王震在改革开放以后也说:毛主席的地位将比他活着的时候还要高。  

这些革命一生的人,经历多少大风大浪,见过多少奇人奇事,为何在晚年发出这样的感叹?  

毛主席晚年时常痛哭:我死以后,老百姓有可能要遭二茬苦,受二遍罪。  

他在给周总理的诗中写道:“当年忠贞为国筹,何曾怕断头?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业未竟,身躯倦,鬓已秋。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这份悲壮和苍凉恰恰将毛主席这个千古伟人的形象升华了,可以说:文革不但不是错误的,反而是需要后代人继承和完善的,这是中国唯一的出路!  

毛主席之所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除了他大无畏的革命气概,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看到了这条路的必然性。  

先驱者往往是悲哀的,但最终是伟大的。  

前人已逝,事业未竟,现在的关键是我们怎们做?  

毛主席曾预言:苏联修了,中国就不会修吗,我看会,儿子不修孙子修,但没关系,孙子的孙子会把他打倒!  

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我们愿意继承您的遗志,将革命进行到底!  

(未完待续)

  • 上一篇文章: 周总理谈江青

  • 下一篇文章: 谢望春遗照  /彭祖龙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六十年代网友『山野清风于2013-1-15 22:09:21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用文革方式解决不了防修问题!我们早应该从误区解放出来!

  • 六十年代网友『风声响于2012-10-8 23:26:57发表评论:
  • 评分:5分
        该文很好!

       纠正一个误传。上边那首诗词,据研究不是你毛主席写的,是山东大学著名教授高亨写的。
    请看下文: 
    《水调歌头》 

    高亨

    掌上千秋史,胸中百万兵。眼底六洲风雨,笔下有雷声。唤醒蜇龙飞起,扑灭魔炎魅火,挥剑斩长鲸。春满人间世,日照大旗红。

    抒慷慨,写鏖战,记长征。天章云锦,织出革命之豪情。细检诗坛李杜,词苑苏辛佳什,未有此奇雄。携卷登山唱,流韵壮东风。

    1966年初,有一首词牌为《水调歌头》的词作曾广为流传。由于其气势磅礴,气吞山河,偏于豪放而又不废婉约,人们都认为是出自毛泽东的手笔。

    在当时,连同对毛泽东诗词深有研究的一些人,也认为是毛泽东的新作,因为此词上阙写武,下阙写文,谈古论今,气势恢宏,纵横驰骋,波澜壮阔,其遣词造句以及起承转合,都实在太像毛泽东的风格了。就连曾任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中央党史研究室常务副主任等职的龚育之,其时虽对此词义不合毛泽东之口吻而表示怀疑,但也认为“写得有气派,艺术上也是高水准的”,“似也可信”。

    1966年2月上旬,龚育之在武汉东湖向毛汇报“中央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提纲(即“二月提纲”)间隙,当面向毛泽东求证。毛泽东自然予以否定。后来,很快弄清此词作者乃山东大学(微博 招生办)教授高亨,高亨曾以此词连同其学术著作奉寄毛泽东,毛泽东复信说:“高亨先生:寄书寄词,还有两信,均已收到,极为感谢。高文典册,我很爱读。肃此。敬颂安吉!毛泽东一九六四年三月十八日”(见《毛泽东手书真迹》西苑出版社1998年9月版第780页)。有趣的是,毛泽东亲笔题写的“山东大学”校名便出自于这封信的信封上。

    为免讹传,这年的2月18日《人民日报》在第八版上刊登此词。编辑在排版时是作了精心安排,不仅放在右上角的显眼位置、加了粗线条的花边、用了大号字,而且在高亨名字前特加上了“山东大学教授”6字,并且还用黑体字加了编者按:“1964年初,《文史哲》杂志组织了一次笔谈学习毛主席诗词十首的活动。在笔谈中,作者写了下面这首词,原刊《文史哲》1964年第1期。”。

    《人民日报》之所以介绍得如此详细,显然有辟谣的意思。作者虽得以澄清,但这首词的社会影响却丝毫没有减小,人们谈到毛泽东的诗词,总是忘不了“掌上千秋史,胸中百万兵……”。“文革”初期,此词竟被冠以《读林彪〈人民战争胜利万岁〉有感》的标题,与陈明远的一些诗词一同被冠以“未发表的毛主席诗词”而广泛流传,后来才又得以纠正。

    高亨,生于1900年,卒于1986年,初名仙翘,字晋生,吉林双阳县人,是我国研究先秦学术和文字学家、训诂的著名学者。1925年秋,高亨考入清华大学研究院,师从王国维、梁启超两位国学大师,毕业后历任东北大学、河南大学、武汉大学(招生办)、齐鲁大学、西北大学教授等。1953年起任山东大学教授。熟悉山东大学的人都知道,这座文史见长的百年名校曾因“冯陆高萧”四大学者而名扬寰宇。冯是指冯沅君、陆是指陆侃如、萧是指萧涤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深度分析 】  一个西化派…[460]

  • 科技迅猛发展所面临的严峻…[410]

  • 中国的文革与法国的五月风…[557]

  • 毛派宗教化与平民组织的困…[976]

  • 遗忘的纪念和以纪念的名义…[784]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武汉“七二○”事件实录…[11034]

  • 南非印象/秋实[9794]

  • 毛远新:以身殉志,不亦伟乎…[27816]

  • 雪芳  / 夙愿[13063]

  • 从人奶宴说开去[15809]

  •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站长:六十年        页面执行时间:156.25毫秒
    Powered by:MyPower Ver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