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六十年代 >> 文章 >> 六十年代 >> 六十年代 >> 正文  
  数九那个寒天下大雪/金水桥畔         
数九那个寒天下大雪/金水桥畔
[ 作者:佚名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29570    更新时间:2014-2-12    文章录入:小小少年

   

    晨起,拉开窗帘,一阵惊喜:终于下雪了。
    取出相机,站在16层凉台上,冒着寒风,随手拍了几张,以作纪念。说实话,这场雪的确不尽人意,太小了。屋顶虽铺上白色,但地面不见雪迹,隔壁那幢六层楼屋顶的“金鱼养殖场”,浅浅的鱼池中,活蹦乱跳的鱼儿在“游弋”,说明远未到冰天雪地的时刻。 
     但毕竟下雪了,足可自慰一番。 
     在体育馆内的游泳馆旁,小孙儿崽崽从小车顶上收集残雪,和小伙伴们“打雪仗”,几个回合下来,已无雪可寻,至于堆雪人更不可能。 
     雪是如此的金贵? 
     孩提时代的我们,大多年份春夏秋冬分明,四季运行正常,几乎每年都会见到大雪纷飞的美景。打雪仗,堆雪人,更刺激的是“倒雪人”:厚厚的一尺多深的积雪,我们整个人直挺挺地倒下,在雪地上留下凹陷的完整人形,那是勇者的游戏。家家屋檐下的“冰挂”,最长的近1米,在雪后初晴的阳光照射下泛着银光,真美。 
     到中学读书后,每逢大雪,学校都会组织我们上街,或维持交通秩序,或参加扫雪铲雪公益活动,即使在寒假中,只要学校一声令下,我们都会自带工具直奔扫雪现场。没有奖金,没有工作餐,大家干得热火朝天黑汗水流。那会儿,说谁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他准会跟你急! 
     然而近几十年来,四季反常,除雪灾年外,冬天的雪花愈来愈显得珍贵。
     但也有几场雪留下的印象深刻。 
     一是1969年的大雪,那是上天馈赠给所有上山下乡知青的“见面礼”。那一年大雪积雪深度达12厘米,极端低温为摄氏零下17度3,连续平均温度低于摄氏零度以下的达11天。屋外漫天皆白,湖水封冻,北风呼啸。挑水吃得砸碎水塘厚厚的冰层,鸡鸭蜷缩在笼里,猪圈里的猪,牛栏里的牛,都比平时温驯。房间内墨水瓶里的墨水结成冰坨坨,厨房水缸里的水变成厚厚的冰块。 
     严寒让一切“固化”,唯有知青的一曲“朔风吹,林涛吼,峡谷震荡”直冲云端,虽不失杨子荣的豪情,但更多的是悲怆。我们生产小队共16名知青,都在大雪面前经受着考验。队里不出工,当然也没有取暖手段,几个小女生困在被窝里不愿起床,有的在暗自哭泣;更多的知青明白,天再冷,也得搞饱肚子,干米饭和锅巴稀饭,就着咸菜辣萝卜,美。 
     1969年的大雪,就如此这般地拉开知青接受“再教育”的大幕。 
     那会儿城里如火如荼的文革,似未完全“辐射”到农村,资本主义的尾巴并没有割得那么干净。猪儿,喂着;自留地,种着;公粮、余粮,交着;队长巧立名目的“瘪谷”,分着,不这样,农民怎么活?农民的智慧无穷。 
     但也有应景的时候,但农民愿意。1969年4月1日,中共胜利召开第九次党代会。喜讯传来,第二天公社通知参加庆祝游行。全体社员在小队集合,步行近半小时到大队集中,再整队出发到公社,以公社为单位往区政府所在地黄陵矶进发。黄陵矶有一条长长的青石板路,这就是村民所说的“街上”,今天全队记着工分“福利”性“逛街”,何乐不为?我们的队伍从街的这一头“游”到另一头,似未尽兴。 
     那天最高兴的莫过于队里的姑娘小伙们,他们换上平常难得穿上的“节日盛装”,他们可以毫不顾忌地引吭高歌:“长江滚滚向东方,葵花朵朵像太阳”,当然少不了的还有青年男女的含情脉脉左顾右盼,不少已经订婚的男女希望在游行队伍里见到心上人。 
     恰巧那天下了一场大雪,老人说是春雪,雪花漫天飞舞,但落地即化,所以我记住了这次庆九大游行的情景,忘不了。 
     另一场印象深刻的大雪发生在2008年。是年大雪从1月12日开始至2月2日结束,雨雪总量达75.6毫米,有23天日平均气温低于0.5℃,极端最低气温为零下摄氏5.2度,最深积雪27厘米;积雪天数累计达到30天。 
     专家说,“08大雪”是东路冷空气与南方暖湿气流“双人舞”,冷暖空气长期对峙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因而碰撞出一波又一波雨雪。此前武汉经历了18年暖冬,2008年突现的百年第二强的“冷事件”,只是全球变暖过程中的一个异常,而不是由暖变冷的拐点,失望了。 
      那一年,我在大女儿处“打工”,每天接送孙女儿可可上幼儿园。大雪那几天,几百“学生”的幼儿园只有十几个孩子按时“上学”,园方把他们“整编”在一起,派几个老师值班,更多的老师在家休息避寒。我和女儿商定,只要幼儿园不关门,就坚持送可可“上学”,让可可从小经受“考验”。 
     平常我可以骑行自行车接送可可,但到了大雪那几天,我也只能在厚厚的积雪中推行。可可坐在自行车后的架板上,穿着厚厚的大衣,双手蜷缩在长长的衣袖里,露出的小脸冻得通红,眼睫毛上挂着雪珠,我也怪心疼的,但依然狠心地把她送到那个“整编”班上,可可也只能如此这般地受大人们摆布被“考验”着。 
     当然我也没少吃苦头,一天我在幼儿园的台阶上滑了一跤,好半天都爬不起来,所幸没有骨折。这个雪天我们爷孙就这样较量着,直到有一天上午我们按时赶到幼儿园,园方通知说昨夜天寒,食堂里的水管、气管冻裂,幼儿园只好关门,请大家自便,可可也就停止了雨雪的“考验”。  
     全球气候变暖,改变着人们对冬天的认识和印象。但是,《刘胡兰》的歌声没有变,只是唱的人和知道它人已经不多:
       数九那个寒天下大雪, 天气那个虽冷我心里热 ...... 

  (图片为金水桥畔摄于2月9日晨)

  • 上一篇文章: 毛泽东的这句反腐硬话如今谁敢说?

  • 下一篇文章: 毛泽东时代曾使成亿中国人避免了死亡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六十年代网友『红山石于2014-2-25 8:01:06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前后两个三十年铁的事实证明,“发展是硬道理”是屁话,谁不发展?问题在于是不是共同富裕。只有在消灭剥削之路上的发展才会有人民的幸福。

  • 六十年代网友『小小少年于2014-2-13 20:49:18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谢谢夙愿兄。元宵佳节快乐!

  • 六十年代网友『夙愿于2014-2-13 0:42:09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问好金水桥畔!
        一场不大的雪竟能引得作者抚今思昔、浮想联翩,好不让人羡慕。
        我所在的住地遭遇六十年不遇的严寒,差不多天天下雪。感觉大雪堵住了来路也堵住了去路,让给人坐牢般的苦闷。
        但愿早日雪过天晴!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深度分析 】  一个西化派…[336]

  • 科技迅猛发展所面临的严峻…[400]

  • 中国的文革与法国的五月风…[546]

  • 毛派宗教化与平民组织的困…[960]

  • 遗忘的纪念和以纪念的名义…[771]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武汉“七二○”事件实录…[11014]

  • 南非印象/秋实[9790]

  • 毛远新:以身殉志,不亦伟乎…[27794]

  • 雪芳  / 夙愿[13045]

  • 从人奶宴说开去[15799]

  •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站长:六十年        页面执行时间:91.80毫秒
    Powered by:MyPower Ver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