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六十年代 >> 文章 >> 读书交流 >> 正文  
  乌有之乡黄纪苏北京讲座:格瓦拉的一种意义         
乌有之乡黄纪苏北京讲座:格瓦拉的一种意义
[ 作者:乌有之乡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644308    更新时间:2015-6-8    文章录入:小小少年

 

 

 

 

 

 

 

 

 

 

 

 

黄纪苏,社会学家、剧作家,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

研究员。史诗剧《切·格瓦拉》.编剧

 

   讲座主题:格瓦拉的一种意义

  主讲人:黄纪苏(北京学者,社会学家、剧作家。曾经编创的

剧本:《爱情蚂蚁》、《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切

·格瓦拉》。)

  时间:2015年6月10日星期三下午2:00

  地点:北京市朝阳区(具体地点待报名后短信告知)

 

    欢迎有意参加者【在线报名

 

背景资料:

  黄纪苏曾说过一句话:“以人道为终极目的的社会主义探

索,是人类在价值上告别动物世界的一次最悲壮的出走,是一

段百折千徊历程,是一首悲喜交集的史诗。”

  在这个充满着非正义的世界上,没有恨的爱也是虚伪的。

位也姓格瓦拉的古巴同事曾问切他们之间是否有什么血缘联

系,切在给她的回信里说,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亲戚,但是,

如果你也像每个格瓦拉那样,每逢世界上发生非正义事件时就

气愤得发抖,那么我们也许是亲戚。切在出征玻利维亚前留给孩

子们的信中也这样写道:"你们应当永远对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生

的任何非正义的事情,都能产生最强烈的反感,这是一个革命

者最宝贵的品质。"

  切不仅用自身的行动,也在各种场合不厌其烦地表达他的思

想:在革命逐步走向体制化的过程中,“我们手中最主要的制动

器是一种担心:担心任何一种形式的东西使我们脱离群众,忽略

具体的人,忘记革命的最高、最终理想是使人摆脱异化,走向自

由。”使人震动的是,在一次对公安部门的讲话中,他要求各

级警察“不要只是汇报可能存在的阴谋——因为我们有全体人

民帮助我们监视着,而要经常汇报人民对某个部长以至整个政

府工作的反映;了解这些不是为了记下谁的名字,惩罚提意见

的人,而是为了纠正我们的工作……人民永远不会错,会犯错

误的是我们。”(索飒:《切.格瓦拉——永远的怀念》)

  切·格瓦拉,1928年6月14日生于阿根廷,是阿根廷的马克思

主义革命家、医师、作家、游击队队长、军事理论家、国际政治

家及古巴革命的核心人物。切·格瓦拉是古巴共产党、古巴共和

国和古巴革命武装力量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之一。1959年起任

古巴政府高级领导人,1965年离开古巴后到第三世界进行反对帝

国主义的游击战争。1967年在玻利维亚被捕,继而被杀。

  切·格瓦拉(Che Guevara)是马克思主义革命者和古巴游击队

领导人。切·格瓦拉参与了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革命,推翻了亲

美的巴蒂斯塔独裁政权。在古巴新政府担任了一些要职之后,格

瓦拉于1965年离开古巴,在其它国家继续发动共产革命。历史学

家称他是“红色罗宾汉”、“共产主义的唐吉诃德”、作家称他

是“尘世的基督”、“复活的普罗米修斯”、“拉丁美洲的浮士

德”。

  格瓦拉身上浓重的宗教色彩正在使其成为各种理想主义的代

表。格瓦拉是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人,他死后不久就成为伏特加

与雪茄烟的代言人,他还在死后不情愿地被用作手表、手袋的模

特。切·格瓦拉的一生,雪茄似乎从未离开过他的指间。早在古

巴还未解放时,切·格瓦拉与战友卡斯特罗一起抽雪茄的照片,

一次又一次点燃了古巴人民的希望;古巴解放后,1964年12月格瓦

拉出现在联合国第19次大会上,当其他国家的领导人都穿着西服

时,他却一身橄榄绿军装,还始终衔着粗粗的古巴雪茄,再一次

引起全世界媒体的关注。在会上,格瓦拉从容不迫地发言,他谈

到了老挝、越南和中南美洲受美帝国主义压迫的情况,呼吁各大

军事集团尽快停止制造和实验核武器,进行全面裁军。最后,他

再次要求美国停止对古巴的经济封锁,停止对古巴的破坏行动。

切·格瓦拉不只是个革命家,其实他是个艺术家,重要的是,他

一生都在一往无前地燃烧生命。

  格瓦拉那种为解放苦难者不惜献身的精神便永远会受尊崇。

在众多的民众眼里,格瓦拉是具备各种美德的革命者,试想:一

个阿根廷青年,毫无利己的动机,投身于古巴的革命事业;古巴革

命胜利后,为了非洲和拉美的革命事业,他又舍弃自己在古巴的

高官和权位,离开古巴,离开自己的亲人,先去刚果,后去玻利

维亚,最后牺牲在玻利维亚。格瓦拉留下了什么?他留下的是精神

价值,是觉悟。他象征着一个非凡的榜样,一种不可摧毁的精神

力量。(徐世澄教授)

 

 

 

 

 

 

 

 

 

 

 

  • 上一篇文章: 赵磊:白话“崩溃的崩溃”——走近马克思(之九)

  • 下一篇文章: 读《论语》思往事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深度分析 】  一个西化派…[460]

  • 科技迅猛发展所面临的严峻…[410]

  • 中国的文革与法国的五月风…[557]

  • 毛派宗教化与平民组织的困…[976]

  • 遗忘的纪念和以纪念的名义…[784]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武汉“七二○”事件实录…[11034]

  • 南非印象/秋实[9794]

  • 毛远新:以身殉志,不亦伟乎…[27816]

  • 雪芳  / 夙愿[13063]

  • 从人奶宴说开去[15809]

  •  
     相 关 文 章
  • “向着胜利,直到永远”[1856]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站长:六十年        页面执行时间:109.38毫秒
    Powered by:MyPower Ver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