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六十年代 >> 文章 >> 随想与札记 >> 正文  
  南非印象/秋实       
南非印象/秋实
[ 作者:秋实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9575    更新时间:2016-2-7    文章录入:秋丽

      20151031日至117,我和妹妹秋丽及朋友跟团到南非旅行。来回八天,候机、搭飞机、 乘大巴,游览参观,匆忙加之疲劳、困顿,对南非也只能凭印象来写游记了。尽管如此,当我老到哪儿也不能去的时候,翻开南非游记回忆一下,想必是非常愉悦的事情。于是,我敲起了电脑键盘。

在南非,倍感曼德拉的伟大

第一次到非洲国家旅行,难免好奇,黑人的世界是个什么样的世界。那天一早,我们从南非最大的城市约翰内斯堡赶到南非的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去,乘车经过两个市区。(注:南非是世界上唯一有三个首都的国家,除行政首都之外,其他两个是立法首都开普敦、司法首都布隆方舟)。在大巴上,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生怕漏掉了什么。不想窗外的景色,竟让人觉着是在欧洲旅行,迎入眼帘的,不是座座精美的英国维多利亚式住宅,便是二、三十层的现代化大厦,玻璃幕墙在阳光下闪着光亮,处处绿树婆娑.正如导游说的那样:“人在房中,房在树中”。导游是南非籍的华人,她指着窗外灰色的别墅区告诉我们:“曼德拉以前就住在这里,他的女儿、孙女现在仍居住在此。”途经比勒陀利亚市的行政和商务区,只见一幢幢黄、白、蓝、粉色的三、四层楼房,既新颖气派又得体大方。但劳工的居住地却是另一番景象。导游介绍说,南非钻石的储存量为世界之最,被誉为“黄金城”约翰内斯堡城的地底下有长350公里、宽150公里的黄金矿,除此外还有许多其它矿藏,资源非常丰富。靓丽的市容和富饶的矿产让人倍觉南非是个富足文明的国家。可是后来,我们在开普敦看到了低矮的成片的贫民窟—城市苦力、清洁工人住的房子,在南非西北省,又看到了矿工的一大片铁皮房。这让我有了新的认识,南非同样是贫富悬殊的国家,导游介绍说,80%土地和财富都掌握在白人手中,可南非的白人大约仅占总人口的20%。。

大巴停在了比勒陀利亚市一堵围墙侧边,往前走几步,气势非凡的国会大厦矗立在面前,它建在一座小山上,是现在南非政府及总统府所在地。这是一幢半圆形狀、西腊式的花岗岩建筑,在此可以俯瞰比勒陀利亚全市。它于1913年建成时是白人殖民者的总统府,现在黑人总统在此办公,真是沧海桑田,斗转星移,今非昔比。穿过国会大厦前的花园,下台阶,来到一大片绿茵的草地上。9高的曼德拉全身青铜雕像坐落在这里。曼德拉慈祥地微笑着,伸出双臂拥抱南非全体人民,包括黑人和白人。

曼德拉,举世闻名,他是南非反种族歧视斗争的领袖,是黑人武装斗争军事组织“民族之矛”的首届司令。他被南非白人殖民者以“企图以暴力推翻政府”罪判终身监禁。1990年前后,南非政府承受了国内外巨大压力,国内,黑人反种族斗争如火如荼;国外,南非的种族隔离令世界唾弃、南非政府的核武器计划遭国际强烈反对。迫于压力,南非当局1990211释放了曼德拉。坐牢27年,曼德拉依然是坚忍不拔的战士,且更加善战睿智。审时度势深思熟虑后,曼德拉认为民主和解可以解决南非的问题。他领导的非国大(非洲人国民大会)与南非白人政府、社会各派力量之间展开了谈判、妥协,再谈判、再妥协,经过多少回合,终于达成了南非的全国和解。1994年,曼德拉在全国选举中当选为南非的第一任黑人总统。当年他就废除了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班图斯坦(黑人家园制度),彻底解放了黑人。殖民统治的消灭使得南非社会向前大跨了一步。同时,他也废除了核武器计划,在联合国监督下拆了核装置。全世界都为之叫好。

回顾历史,南非的种族隔离,曾让让占全国人口79%的全部黑人下了地狱。南非原本就是黑人的家园,1625年第一批欧洲白人移民到此,他们用先进的武器弹药占领了黑人的土地,开始了殖民统治,而当时的黑人只有弓箭。300多年,殖民统治愈演愈烈,发展到种族隔离。1951年开始,南非当局颁布了一系列法律,在全国比较贫瘠的土地上设立了4个班图斯坦区域为黑人家园,全国黑人丧失了南非国籍,分别属于4个班图斯坦国籍。这样,占全国人口不到五分之一的白人占了全国九成以上的土地。白人还霸占了所有的城市、工业中心、矿山原料生产地等。黑人外出要携带多达92页,附有各种各样证件的通行证。通行证还会随时被查验,没有通行证,黑人则会被抓。白人和黑人不能同搭一辆公共汽车,不能同上一个公厕。法律还规定黑人不能做生意,不能喝酒。黑人的小孩只能在黑人的医院里出生、住在黑人区、进黑人学校、长大后只能从事仅限于黑人的工作即下矿井当矿工。仅仅是肤色的不同,黑人一生被种族法律所限定,生命被压抑。这次到南非,无论是在南非航空公司的飞机上,还是在约翰内斯堡或开普敦的机场,在下塌的宾馆,还是在商店,到处都能看到黑人的身影,他们面带微笑、自信和尊严,辛勤地工作在各岗位上。见到我们这些中国人,他们会说一句同样的中国话“你好、谢谢。”

马克思认为:“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终解放自己。”曼德拉也有类似的想法,他说:“压迫者和被压迫者一样需要解放。夺走别人自由的人是仇恨的囚徒,他被偏见和短视的铁栅囚禁着。”曼德拉还说:“让黑人和白人成为兄弟,南非能繁荣发展。”曼德拉实践了他的理论。他不但把白人从反动的殖民统治中解放出来,在他当选为总统后,还让前届白人总统作他的副手,共同治理国家。曼德拉无疑是伟大的革命者,他使南非翻开了崭新的一页,他赢得了全世界的赞誉。

我突然想到“佛”,曼德拉就是一位“普渡众生”的“佛”,我想要“抱佛脚”,于是急忙跑到曼德拉雕像前,抱着雕像的双腿,让妹妹秋丽拍了照。

站在“上帝的餐桌”上看大洋

到南非,一定要到开普敦的桌山上揽胜,才不虚此行。早上,大巴驶出开普敦向西行,一到郊外就开始爬坡,环绕着丘陵缓缓而行。11月正值南非春天,春意盎然。“嘿呀!,好漂亮!”有团友兴奋地叫着并赶忙站起来拍照,窗外绵延不断的野山花烂漫,赤橙黄绿青蓝紫,精彩纷呈。小朵的是雏菊,大朵的是帝王花,它是南非的国花,还有兰花,其他各种形状的我就叫不出名了。如果说这些野花够接地气,那么,在属于内陆省份的约翰内斯堡,还有一种高高在上的花;随处可见街道的两旁,排着棵棵高耸的桥木,其上紫花灿然,这就是紫薇。

大巴来到桌山面前,距我们大概有百多米远。在图片上看桌山,是一座没有山尖,山顶平坦如同一个巨大的桌面,谓之桌山。南非80%的人信奉基督教与天主教,你可以想象,基督到此看到风景美如画,恋恋不愿离开。要在这儿就餐又没有餐桌,于是他挥手一劈就把一座山尖劈掉了,于是这个山顶平台就被誉为“上帝的餐桌”。现在,这么近距离看桌山,它是一面巨大笔直的峭壁墙。“快看!有人在攀岩!”我赶紧在峭壁上搜寻,看了半天,不见人影。没看见攀岩真是亏了,我这双不睁气的眼睛。上桌山有三种办法:一是有专门的登山路爬上去,二是攀岩,三是坐缆车。大多数人选择坐缆车,因为不费力气又节省时间,所以从全世界来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在排大队。好在不费太多功夫,我们就排到缆车前了,缆车是个玻璃镶钳的圆筒,一次可进入65人,360度旋转着上升,让人尽看周围风光。很快,才两、三分钟,我们就到了高达1082的桌山顶。顶面长1500、宽200多米,十分开阔。顶上只有灌木,盖有的房子是供人解渴的咖啡馆。四周有齐胸的围拦。

桌山的正前方是蔚蓝色的大海。面对大海,左边是印度洋,右边是大西洋。桌山下一小块三角形状的陆地是好望角。它是印度洋与大西洋的分界线,印度洋流与大西洋流在此交汇对撞,冬季常常引起异常凶猛的惊涛骇浪。1487年,开辟新航线的葡萄牙航海家迪亚士第一个到此,给它起名“暴风角”。当时的葡萄牙皇帝若奥认为绕过暴风角就能从欧洲到亚洲的东方获得黄金,因而将“暴风角”改为“好望角”,意为 “充满希望的海角”。今天,春光明媚,辽望远方,海天一色,风平浪静,印度洋和大西洋在这儿融合成一个和谐的整体,不分彼此。这里是深水天然良港,至今仍是万吨级货轮的重要航道。

另一侧,不远处有黑色岛屿。导游介绍那是罗宾岛,曾是南非最大的监狱,关押过3000多名反种族隔离的革命者,领袖曼德拉被囚禁在此达17年。现在这座监狱已成为博物馆。

桌山的背面,展现整个开普敦市。英国式的维多利亚房屋及荷兰式房屋比比皆是,那是殖民者的家园。最初的欧洲航海家在此建设了避风补给的小港口,后来发展成为繁荣的港口城市,是南非的第二大城市。我们看到一座奶白色椭圆形建筑物鹤立鸡群地凸现在开普敦市一隅。这是被南非人称为“鸟巢”的开普敦体育场,可容纳观众68000人,这里曾是2010年世界杯足球赛的赛场之一。据导游说,开普敦市还有一个以前为马来人劈出的区域,这是种族隔离制度的产物,有色人种的一些权利与黑人一样被剥夺了,马来人区不设门牌号码。为了方便寻找,马来人只好把自己的房屋外墙涂上不同的颜色,我看到图片上马来区的房屋是蓝绿黄白、姹紫嫣红。种族隔离被废除后,马来区的房屋有门牌号码了,但颜色没有变,至今是一道亮丽独特的风景,只可惜时间限制,我们没能前往参观。

恋恋不舍地乘缆车下山。大巴又载着我们游往别地。在一处名为开普斯湾的地方,矗立着山峰连连、巍巍挺拔的(上帝耶苏的)十二门徒山,山下成片精巧别致的房屋,以白色为主,洁净如雪。这片背山面海的别墅,是开普敦的高档房屋区,英国查尔士王子、美国哥王杰克逊的别墅也在这儿。紧接着房屋的是乳白色的海边沙滩。远望过去,沙滩上有太阳伞,躺着晒太阳的人,大西洋海水柔和地涌来,阵阵涛声,阵阵海风,令我们感到炎热下的阵阵凉爽。

法国小镇顾名思义是法裔在开普敦建设的小镇。其周围的葡萄园又是另外一番风情。这里尤如一幅寂寥恬静的风景画。远处的石山仿佛就在园中,一条黑色的柏油马路笔直向前,路两旁高大的橡树树冠在空中拥抱,形成自然的林荫。路两旁是五颜六色的花卉围绕着绿葱葱的成片平整的葡萄田。间或可看到一、二幢白色的精巧儒雅的房屋,我猜想,这可是庄园主的住宅?一座卖食品的小店高高在坡上,坡下摆着几十张桌椅,人们可在此品尝葡萄酒或冰激凌。这是葡萄园,也是供人休闲的花园。

1688年,第一批百多名法国移民来到南非,他们带来了法国建筑及生活方式,带来了法国葡萄种籽和酿酒术。不谋而合,开普敦地中海气候以及土壤还真适合葡萄的生长,从此种植葡萄与酿酒在此蔚成风气。现在,法国小镇周围有18家葡萄酒生产商,而开普敦市向外幅射100公里的区域,是南非最好品质葡萄的产区。现在南非已成为世界六大有名葡萄的产区之一,它年产葡萄酒占世界总产量的3%

                       动物幸福生活的“天堂”

比林斯堡野生动物保护区在南非的西北部。那天早上我们乘大巴,从约翰内斯堡出发,大约不到3小时就到了。一下车,热浪扑人,当时的地表气温是摄氏40度。导游说,今年西北省少下雨,所以天旱炎热。这对我们不会有什么影响,我们是坐在空调车内观赏动物的。       比林斯堡野生动物保护区的大门由两幢高矮不一的茅草房组成,给人古朴简约之感。

进得园区,视野开阔。我们的大巴车循着固定的路线缓缓而行。这个动物保护区约250平方公里,抬头望去,四周植被稀少,山峦重叠,象天然的屏障,保护着其中间的平原和动物。导游说,保护区边缘有铁丝网,但铁丝网在哪儿呢?谁也不知道,谁也没看见。区内到处是枯萎的黄草在风中摇曳,天太旱了,凶狠的烈日早已把根底浅薄的草儿晒死了;可一棵棵高矮不一的翠绿翠绿的灌木却屹立在黄草中分外显眼。灌木的根可伸到地底去喝地下水,因之而生机勃勃,还是适者生存啊。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保护区的生态自然。导游强调区内动植物全是自生自灭的,游客进入区内是不准对动物喂食的。一时有人叫起来了“羊!羊!”“是羚羊”导游纠正。只见两只咖啡色的小羊躲在灌木丛中,我们只是看到一只羊的羊头,另一只羊的身子,真不过隐。有的团友开始抱怨了: “今天要是看不到动物,那真是白来了。”正着急时,有人又叫了“斑马!斑马!”这回可好了,几只黑白条纹的斑马完全裸露在光天化日下。大巴继续向前。有人看到一头小象,导游说,“能看到小象,它旁边就会有大象。”话音刚落,就看到大象了,大象在动,不过它是在灌木丛中动,所以让我们看到了它的不同侧面,但这一大一小的象,是我们在车上“千呼万唤”也不会出来的。

前方的山下,一片天蓝色的湖泊,非常漂亮。一只长颈鹿站在湖边,习以为常地盯着我们的汽车,看来,它对汽车这种“动物”早已司空见惯 。在距湖泊几百米的地方,车停下了。可惜不准下车,我们只能在车上观赏。斑马列队走过来了,一匹跟着一匹,走得斯文又有节奏,那样的悠然自得,车上有人风趣地评价着:“这是在时装表演呀!”湖一侧的灌木丛中冒出了一群长颈鹿,有的正在昂头嚼着灌木的叶子。黑色、身材滚圆、矮个子的疣猪(非洲野猪)也走向湖边,一共来了四只,它非同寻常我们看到的野猪,长有两颗獠牙,真可谓青面獠牙,面目狰狞。疣猪有其世界唯一的特点:在数月无水情况下它也能存活。最有趣的是我们看到了非洲特有的角马,它长有两只角象水牛,但它的脸型较长而且脖子上方长有飘垂的鬃须,又象是马。羚羊也令我们兴趣盎然,除了全身乌黑的黑羚羊外,我们看到羚羊屁股上有一大圈白毛的,导游说这是水羚羊,而屁股上有“w”形状黑色毛的羊,名叫“麦当劳”。值得一提的是, “弱肉强食”就在眼前。一只长颈鹿的残骸默默躺在路边,它的头和脖子还是完整的,肤色也还新鲜,但它的肚子已被吃掉一半了,真可怜。我们这次进保护区未能见到狮子、花豹及野狗,这些猛兽是在清晨出来捕食的,我们无缘相见。至于河马,天太热,它可能站在湖底睡觉呢!珍贵的犀牛也不见踪影。这恰恰说明,这些动物不是圈养的,它们自由自在的闲散在保护区的各处,不是你想看就能见到的。                                                    

南非保护动物的意识是很强的,导游给我们举例,南非最大的两万平方公里的克鲁格野生动物保护区(注:在南非东部,比较远,几乎所有的旅游团都不去)是1989年的殖民统治者设定的。说到这儿,导游结论是:“由此看,殖民统治,利大于弊。”殖民统治是侵略,是本质上的反动,何来的利大于弊呢!当然,导游尽可以畅叙自己的观点,但游客就未必能苟同了。

南非保护动物亦并非一帆风顺,就说南非企鹅,在1910年有150万只,由于南非人大量掠取企鹅蛋加之海洋污染,企鹅数量已锐减了90%。不过现在这个问题已被重视并纠正。就说海边的西蒙镇企鹅滩。1984年有两只企鹅,即一对夫妻,(企鹅是一夫一妻)到此筑巢,由于政府的环保措施和当地人的悉心呵护,不断有企鹅到此安家。现在这里有3000多只企鹅,已成为风景点。不过那天,我们在滩上只看到十几只,它们既没有憨厚笨拙的行走,也没有显出南非企鹅独有的特点—能象驴一样持续发出豪叫声,它们呆呆地站在滩上,抬头望着前方,在企盼着什么?难怪叫企鹅。当日的风实在太大了,许多企鹅可能都躲到海边大石头底下避风去了。

南非的海豹,却让我们一览无余。那天我们在开普敦的豪特湾码头登上了一只游艇,众人纷纷选择可直接望海一面坐下。开船了,大海、天空及远处的山峦构成了美丽壮阔的图画。海风劲吹,我和一些团友都穿上了薄羽绒衣。大约半个小时,船就开到了海豹岛附近的海域。其实海豹岛不是人们理解意义上的岛屿,它只不过是巨大的露出海面的礁石。原来海豹的家园在罗宾岛,可是人类把那里作为囚禁犯人的监狱,海豹只好搬家。是海上来往的渔民发现了礁石上的海豹,他们没有猎杀海豹,反而扔一些小鱼喂它们。于是海豹成千上万地发展着。南非政府不准捕猎海豹,也不准游人登岛。只准船载着人环岛观赏。海风吹来了一阵臭骚味。岛上黑压压的一片,海豹有站着的、有卧着的;有单独的,有挤在一块的,十分壮观。只只海豹都膘肥体壮。当然,吃饱了大西洋中丰盛的鱼类、贝类,爬上岛暖洋洋地晒太阳,或把自己泡在岛周围的海中,或把嘴剪刀般地张开露出水面,似乎在呼吸新鲜空气。多惬意啊,海豹的生活在南非动物界算是最幸福的了。

快乐的动物世界得益于南非政府的环保意识和动物保护法则。比如,南非保护海洋生物的政策是非常细腻的,规定在海中垂钓者必须要取得资格证。每次只能钓3只龙虾或是3只鲍鱼,每次钓青口(贝类)五十只,只要超过一只,就要罚款2000元蓝特(南非货币)。

仅此而已的观察和接触

好不容易到南非一趟,真想与当地人聊天,问问他们的生活。但语言是个大障碍,不会英语,而许多国家的人都讲英语,南非也如此,英语是她的官方语言。所以,有时就用手势,或找那些懂汉语的说上几句。

在南非航空公司的飞机上,半夜三更,我的膝盖开始僵硬且疼痛,这一天坐车乘船搭飞机已经十几个小时了。于是我从座位上站起,走到机尾空乘人员工作之余所呆的地方,在那儿站着。在这架飞机上工作的空乘几乎全是黑人。三位空乘望了我一眼就离开了。不一会儿,来了一位空中小姐,她走到我身边,一手突然拉开了冼手间的门,另一只手作出了请我进去的姿势。我对她连忙摇头又摇手,又用手揉揉自己的膝盖,表示是因为膝盖不舒服才站在这儿的。后来,又来了一位男空乘,他也认为我“急”但又不知道怎样进,同样为我拉开了冼手间的门。我又连忙摇头并说了句最简单的英语,“no,no!”就赶紧走回了自己的座位。这种服务真让我啼笑皆非,但仔细想想,俗话说,人有三急,你不急,他关心地为你着急,这服务里又包含了多少真诚与直率呀!

下了飞机,登上机场大巴去出口大厅。我身边站着一对白黑人夫妇,白人父亲手上抱着一个两、三岁左右的小女孩,小女孩的肤色是浅啡色的,头发不是黑人那种小卷而是大卷毛,标致的双眼皮,一双大眼睛,很好看。小女孩指着窗外对她爸爸说:“巴士,巴士”她又回过头来对着她碳般黑的妈妈说“妈咪,巴士。”这位黑人妈妈连忙点头回应“噢、噢!巴士”。白人父亲不停地亲着小女孩的脸。后来,他跟小女孩嘀咕了两句,小女孩双手捧着她爸爸的脖子,在她爸爸脸上来了个大吻。车停了,下车,我眼前这出温馨的家庭剧也结束了。

在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一条街上,妹妹秋丽不知什么时候和三个南非黑人青年聊上了,并和他们一起照像。我看见了也跑过去凑热闹,我站在这些南非青年中间,他们三个全部竖起大拇指,嘴里叫着“北京北京”,以这样的姿态和我一起拍了照。这条街上还有一个摆摊,摊上摆着一些小石雕,我拿起一对正在接吻的长颈鹿,问这位黑人老板:“多少钱一个?”他用中国话回答说“毛泽东100”即100元人民币。我把长颈鹿放下了,这位老板正和别人说话,他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你是毛泽东的孩子!”我立刻回答:“你说的没错!”我想起了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我在北京上小学时常唱的一首儿歌,最后一句歌词就是“亲爱的父亲毛泽东,和我们一起过呀过着快乐的节日。”

在去西北省的路上,那位地陪导游在和黑人司机用英语聊天。好一阵后,她转过身来面向全车人兴奋地说:“给我们开车的司机是国王的儿子-----”原来,这位导游给我们介绍南非有9个黑人民族,这司机就是其中一个民族的国王(其实就是民族首领)的儿子。这个民族规定,国王可以取3个老婆。现在司机只取了一个老婆,是白人,是荷兰人的后裔。等他接替他父亲做国王时,他也可以取3个老婆。“国王的儿子还要做司机?”我们很好奇。导游又问司机,然后就回答我们的问题。原来南非政府每年给这位国王500万元蓝特(南非货币),但这些钱养活三个老婆及其子女是不够用的,故他要出来当司机。

最后一天,我们踏上返程的路。在开普敦机场,我们碰到了一位38岁的黑人青年,见我们是中国人,他就用中国话告诉我们,他在中国留过学。“在哪间学校留学?”我们当中有人问他。“上海复旦大学”。“哇!”我们大家同时叫出了声。有人翘起拇指:“你够历害!复旦可是中国的名牌大学。”他告诉我们,现在他在南非做生意,老板是中国人。我问他:“老板对你好不好?”他点点头肯定地说“好。”“听说你们黑人可以取3个老婆,你也要取3个吗?”“不,我只有一个老婆。取3个老婆要有三个房子,我没有钱,只能有一个老婆。”“你现在有几个小孩?”“两个女孩,一个男孩。”“够不够?还要再生吗?”“够了,够多了,不会再生了!”

时间到了,我们一个跟着一个走进机场。这位青年站在一边不停地向我们摆手。再见了!这位够坦率的黑人朋友!再见了!美丽的南非!

本文照片由秋丽拍摄并提供。



















































































  • 上一篇文章: 如梦轩中谋开篇 汉阳灶里迎新年

  • 下一篇文章: 北风吹 雪花飘   --长、珲、延、吉赏雪游(之二)/莫安德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六十年代网友『秋丽于2016-2-17 19:58:07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谢谢夙愿和香香的跟帖,谢谢你们分享南非印象。祝朋友们新年万事如意。
    秋丽


  • 六十年代网友『香香于2016-2-8 15:59:07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很喜欢这个动物幸福生活的“天堂”,照片真实生动,太珍贵了!
        终于在六十年代也能看到这么好的照片了。真的要感谢小常的热心调整,我们这个年龄对电脑这些功能似乎有先天性的笨拙,有时自己的孩子也未必像小常这样耐心。谢谢小常,谢谢秋丽姐妹的图文。


  • 六十年代网友『夙愿于2016-2-7 22:47:43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几天前才和秋实秋丽姐妹俩见过面,今天又见到她俩合作的南非游记。真情实感、图文并茂,使人有亲临实景之感。

  • 六十年代网友『秋丽于2016-2-7 15:16:15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六十年代上传照片确实容易多了。谢谢小常。谢谢帮忙编辑的朋友。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毛主席当年的六句话,不断…[165]

  • 哲学理论常识探讨——与零…[197]

  • 郭松民|新中国人物论之:“…[257]

  • 毛泽东与蒋介石的本质区别…[268]

  • 字字看来都是泪 ----日记(…[524]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武汉“七二○”事件实录…[10012]

  • 南非印象/秋实[9575]

  • 毛远新:以身殉志,不亦伟乎…[26547]

  • 雪芳  / 夙愿[12468]

  • 从人奶宴说开去[15201]

  •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站长:六十年        页面执行时间:140.63毫秒
    Powered by:MyPower Ver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