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六十年代 >> 文章 >> 历史的回望 >> 正文  
  情痴感天地  心语慰英灵         
情痴感天地  心语慰英灵
[ 作者:莫安德    转贴自:sz1966    点击数:9083    更新时间:2016-4-25    文章录入:夙愿
我顶 字号:  

情痴感天地  心语慰英灵

--简记小溪塔蔡家河周福生罹难地祭拜仪式

 

    天幕低垂,细雨霏霏,河水呜咽,草木含悲。

    2016年4月20日上午九时许,阴沉沉的天空,下着毛毛雨,周福生生前的师长同学朋友故旧----许老师及一群当年知青共计20余人,肃立在宜昌小溪塔蔡家河干涸的河床上,在周福生罹难地原址,举行周福生祭拜仪式。

    周福生罹难近四十六年,四十六年过去,周及周所处的那个时代与我们已渐行渐远,人世间沧桑巨变,蔡家河也已面目全非----当年的滔滔洪水已难以再现,而散落在河床上的巨型鹅卵石也不翼而飞,唯一没变的是耸立在蔡家河边鹰子嘴的山峰与同学朋友们对周福生的怀念。

    在周福生生命陨落地,一束鲜花,两根蜡烛,伴随燃烧着的飘向天空的冥纸轻烟,简单而又隆重的祭拜仪式开始举行。

    祭拜仪式由周的同班同学熊明超主持,熊作了精心准备并作了精彩的开场发言。

    接着,周的同学战友插友,与周罹难当日一起横渡蔡家河的当事人,作为第一个目击周被洪水吞没并第一个意识到周将不复存在的见证人谢保安作了长篇主祭发言。

    接着,周下放农村时的恋人任红、学友周谋鼎、宋德大等也都纷纷发言,沉痛祭奠周的不幸罹难及英年早逝,莫安德代为最近嗓音不适的沈真华诵读了沈为这次祭奠活动所作的短诗,许老师在祭拜仪式上朗诵了特为参加本次祭奠活动为悼念周福生所做的长诗。

    最后,全体在场人员在主持人的指挥下面对燃烧完的蜡烛纸钱余烬三鞠躬并合影留念后,结束祭拜仪式乘车离去。

    周福生是1970年6月6日在与谢保安童青山一起从鄢家河二队出发去蔡家河陈文年队途中,不幸溺亡于蔡家河山洪爆发波涛汹涌的洪水中,时年仅22岁。

    四十六年来,同学朋友们纪念周的活动接连不断,其中最主要的文字纪念活动有:先后于1980年6月周福生逝世十周年时出版的“流逝的纪念”以及于2003年6月周去世33周年出版的“杂花集”两本纪念诗文集;

    现场的悼念活动,比较大的活动有:1980年周逝世十周年在汉阳扁担山周的墓地、2004年周逝世三十四周年清明时节与周的家人一起到扁担山周的墓地、2012年10月底陈壁华从美国回国来汉探访时与广州执信女中几位朋友一起到扁担山周的墓地祭拜。

    在宜昌蔡家河周的罹难地的祭拜活动有:2008年12月纪念武汉知青下放宜昌40周年之际到蔡家河周的罹难地祭拜;2010年6月周福生逝世四十周年时到蔡家河罹难地祭拜;以及本次(2016年4月20日)在蔡家河周的罹难地祭拜。

    需特别值得指出的是,本次宜昌蔡家河周福生祭拜仪式具有里程碑式的指标意义,它表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本次参加的人群中,周的师长许老师也参加了周的祭拜活动。许老师是当年周的语文老师,周读书时品学兼优德才兼备数理化文体美全面发展,是许老师不可多得的得意高足。许老师不顾74岁高龄并拖着一条行动不便的受伤病腿,全程参加周的祭奠活动。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许老师特为此次祭奠活动作了一首悼念周福生的长诗。

    许老师的古体诗功底深厚,纪念长诗工整对仗诗美辞丽(如果不是需要报道,作为做学生的我是不敢妄评的),并在许老师抑扬顿挫声情并茂的朗诵下极具韵律美与感染力,深深地打动着每一位祭拜活动的参加者。

    其二:若提及本次到宜昌小溪塔蔡家河周的罹难地的祭拜动因,就不得不提及周在农村时一段带有悲剧色彩的爱情故事。

    周福生辞世四十六年,四十六年来,同学朋友们多次采取各种方式纪念和怀念周福生,除了周辞世时年仅22岁,天妒英才英年早逝令人扼腕痛惜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周在农村时有一段带有极其浓厚的悲剧色彩的爱情故事。

    关于周福生在农村时的个人感情生活,我曾经在某篇拙文中有所记述:别看周福生潇洒倜傥,惹得多少少女梦萦魂牵,但在农村时的周福生,早已有自己的“意中人”。周福生在下农村之前,爱上了我们学校初中的一个女生,说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死去活来”的爱,一点也不过分。这种被周福生过度理想化了的“虚拟的爱情”,让周陷于单相思的痛苦的深渊。

    周的这段“初恋”,它的最大的悲哀在于,他的意中人对他的这种近似“疯狂”的爱,近乎一无所知,完全是一种典型的“单相思”。周在农村时的全部时间,他的感情生活,就是在这样一种极其痛苦的状态下渡过的,直到他的去世。

    这是一段真实的洁白无瑕的结局凄美的爱情故事,这种只有在小说诗歌文学作品中才能读到的故事情节,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在周福生的身上。这也就是这么多年来我们悼念周福生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周福生在农村时爱慕的恋人,就是武汉三中1966届初中女生,名叫任红。任红生长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书香门第,知书识理端庄典雅,若能与周福生结为伉俪,那真是天作地合的金玉良缘神仙伴侣。只可惜,天妒英才,周福生英年早逝,这一段金玉良缘也就无疾而终。

    当周福生去世多年之后,有次谢保安偶遇任红,谢把周福生在农村时对任红的爱慕思念以及那寄给任红的情书而又收不到任红的只言片语时痛苦不堪的状态描述给任红听时,任红也感动的流泪并萌生了有机会也到周福生罹难地祭拜的想法(事后得知,任红在农村没有收到周的任何信件)。

    前不久,任红有了前往宜昌周福生罹难地祭拜的念头,经同学商量组织,始有了此次宜昌祭拜行。

    在周福生短暂的一生中,有三个重要群体和个人,他们是:以周福生的校友战友插友为代表的同学群体;以陈壁华为代表的广州执信女中的朋友群体;再就是周的爱慕的恋人任红。

    同学群体已经多次在周的罹难地及墓地悼念, 陈壁华林洁莲吴美华也于2012年10月底到汉阳扁担山周的墓地悼念,完成了第二个重要朋友群体的祭奠,而今随着任红来到周当年罹难地祭拜,表达了对周的纪念与怀念,让周在逝世46年之后,用了几乎半个世纪的时间,等来了这一天,等来了他爱慕的恋人对他的怀念,等来了当年在农村,在他活着的时候多么想听到的一句话,今天,这句话终于从任红的口里说出,周福生地下如有知,当可告慰于九泉了。

    最后,借用沈真华兄为纪念周福生而作的一首小诗作为本文的结束语:

    子去已经年

    生死一念间

    哀君伤逝早

    绝世痴情篇

 

    我今来悼念

    悠悠思无边

    洒酒祭英杰

    真情动地天

 

                                 2016年4月24日于武汉

  • 上一篇文章: 您是一位共产主义战士 ——在徐正全遗体告别仪式上的讲话/ 曹承义

  • 下一篇文章: 关于五四青年节手抄报资料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六十年代网友『香香于2016-4-29 13:00:13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莫安德回帖:2010年6月我们到宜昌祭拜周福生后,老杜写了一片纪念文章“心祭周福生”,读后令人浮想联翩,于是我在杜文的感染下,写了一首拙诗“心祭呀心祭--心祭周福生读后”,为呼应香香朋友的跟帖,特把拙诗附后,以资印证。
    -----------------------------------------------------------------
    心祭啊心祭
    ――--心祭周福生读后
    心祭啊心祭,一个
    发自内心深处的奠祭
    唤醒沉睡的思念
    打开尘封的记忆
    流动现在的意识
    讲述过去的故事
    有人说
    过去了的已经死亡
    死亡了的已经过去
    我说,不
    过去了的没有死亡
    死亡了的没有过去
    不信,请看
    福生死亡四十年
    四十年来,哪一天
    我们曾经把福生忘记
    啊!过去啊过去
    过去了的难以死亡
    死亡了的难以过去
    我也曾经尝试着
    把那不堪回首的往昔
    从我记忆中彻底抹去
    可是,无论我怎样努力
    那过往岁月却深深的
    长留在我内心深处
    死亡了的是那青春的岁月
    还有那用鲜花编织的梦想
    随着逝去的青春一同死去
    眼看着西沉的夕阳
    独自在一隅叹息
    不,这不是叹息
    这是对逝去青春的追忆
    时光在我的额头
    刻上一道道的痕迹
    这一道道的痕迹啊
    常令我在梦中心悸
    每当我从梦中醒来
    发觉枕巾上早已透湿
    那眼泪呀,是在
    为逝去的青春哭泣
    “侬今葬花人笑痴
    他日葬侬知是谁”
    这不就是葬花词中的诗句
    真的到那一天
    我也离开人世
    不知我的灵魂
    会随风飘向何处

    莫兄的这首诗现在看依然是情痴感天地,欲哭已无泪。我受此情感染,回了那首小诗。


  • 六十年代网友『香香于2016-4-25 20:41:42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站在你消失的地方,
    我们还在远远眺望,
    不知多少次了,
    总想能看见你那熟悉的脸庞。
    你的心热烈而高尚,
    却饥肠辘辘为去寻一口粮,
    不知那一刻,
    是否想到了当时伟大的理想。
    你青春活力体魄强壮,
    却搏不过河水的疯狂,
    无情的恶浪像尖刀,
    刺向我们的心脏。
    你走了40年,
    可分明还在我们身旁,
    《流逝的纪念》里,
    你看到万般怀念地久天长,
    在学友追思哀悼中,
    你听到一声声催人泪下的祭文痛断肝肠。
    你是不幸的,
    不幸过早离开了我们,
    你又是幸的,
    有幸我们一直没有把你忘。
    在这个纷乱嘈杂的一角,
    依然为你守护着净土一方。
    当我们历经沧桑须发已白,
    你还是那生机勃勃青春沸扬。

    以上是在莫兄一篇心祭读后长诗后面的回帖,这次莫兄笔下的祭拜依然催人泪下。


  • 六十年代网友『夙愿于2016-4-25 7:25:33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安德兄嘱我代将此文发上六十年代。今早上SZ博客,读了几行,便已泪盈于睫。
       周福生已经逝去46年,校友的围棋大赛冠以他的名字,插友、朋友们千里迢迢一次次祭拜,还有文集、诗集以资纪念.....,真挚、浓烈、凄美的情谊感天动地。

    谢谢安德兄让我们分享这珍贵的记录篇章。

    附上特立独行者在文后的跟帖,借以表达我相同的感觉:

    通篇凄美情,
    满纸感人景。
    情景何往矣,
    惟余悲自倾。
    欣赏莫学长感动人心的大作,顺致问候。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深度分析 】  一个西化派…[1046]

  • 科技迅猛发展所面临的严峻…[468]

  • 中国的文革与法国的五月风…[638]

  • 毛派宗教化与平民组织的困…[1064]

  • 遗忘的纪念和以纪念的名义…[845]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武汉“七二○”事件实录…[11123]

  • 南非印象/秋实[9825]

  • 毛远新:以身殉志,不亦伟乎…[27941]

  • 雪芳  / 夙愿[13125]

  • 从人奶宴说开去[15935]

  •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站长:六十年        页面执行时间:105.47毫秒
    Powered by:MyPower Ver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