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六十年代 >> 文章 >> 历史的回望 >> 正文  
  忍看朋辈成新鬼——怀念战友沈复礼         
忍看朋辈成新鬼——怀念战友沈复礼
[ 作者:王光照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11052    更新时间:2016-6-16    文章录入:夙愿

忍看朋辈成新鬼

——怀念战友沈复礼

王光照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沈复礼摄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

 

 

今年六月十日晚七时许,老沈的女儿给我打来报丧的电话,说她爸爸下午五时十五分走了。放下电话,我颓然坐在沙发上良久无语,脑海中翻腾激荡着刻骨铭心的往事,思绪不可遏止

沈复礼同志1938年3月10日出生于杭州西湖畔一个贫苦的茶农家庭,自幼聪慧好学,正直朴诚。1957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清华那一年在杭州只招收了三名应届高中毕业生。老沈在清华刻苦攻读,假期回家,穿着打满补丁的衣服下地帮助父母收拾茶园,引得乡亲们交口称赞。

老沈1963年从清华工程物理系毕业,在大学期间,他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属于又红又专的人才。分配来到武汉锅炉厂,被安排到军工车间技术组,不长时间就担任了技术组长、车间党支部委员。在生产现场的生产服务站里,穿着工作服的老沈和工人打成一片,和工人一起攻下一个又一个技术难关,老沈理所当然地多次被评为先进生产者。车间涌现出的武汉市先进班组——“李洪荣小组”,也融入了老沈的心血和汗水。

1966年文革狂飙惊天动地,毛泽东向全党全国人民宣布: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毛主席号召全国人民: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沈复礼同志响应伟大领袖的号召,执行党的决议,践行《共产党宣言》的要求——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义无反顾地投入文革运动。

八届十一中全会后,周总理动员北京高校红卫兵到全国去点火,并亲自到火车站为奔赴各地的红卫兵送行。湖北省委对来武汉的“首都南下革命造反大队”炮轰省委的行动,怕得要死,恨得要命,调动所有能够调动的力量,开动所掌控的舆论机器,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大抓“南下一小撮”。霎时间武汉三镇黑浪滔天,乌云密布,一片恐怖。此时,武锅的老沈、李洪荣、杨逢春等人将支持“南下一小撮”的大字报贴到湖北大学,这是武汉工人最早表态支持南下红卫兵的造反行动。老沈还在“揪南下一小撮”的大字报上用钢笔写下批语:“好话坏话要让人讲完,天不会塌下来。”同时郑重写上自己的姓名和单位。老沈从来就是这样有风骨有担当。湖大校园当时是大字报的海洋,那张大字报和那段批语居然被武锅当权派大海捞针般的捞出来!在武锅厂前广场,一幅巨大的标语从办公大楼五楼垂挂到一楼:“坚决打倒现行反革命分子沈复礼!”“沈复礼”三字倒着写,并且用红墨水打上叉

九月四日湖北省委书记王树成就“南下一小撮”问题发表广播讲话,极尽自我美化、搪塞敷衍。老沈又贴出大字报公开反对:根据十六条精神,这个讲话的要害是要堵住南下学生的口。运动正在发动中,何必匆匆自我定调子呢?这不符合党中央的精神。再一次体现老沈不怕鬼、不信邪的境界。

1967年初,毛主席亲自主导向走资派夺权的“一月风暴”,我和老沈为夺武锅党政财文大权问题展开激辩。他主张不能让当权派轻松舒服,他们正想撂挑子,从而逃避运动。应当让他们继续挑起担子,我们从中监督,我们不能陷于事务的压力中,主要精力应该放在一心一意把运动搞深搞透。事实证明老沈的思考确实比我高明

1967春天,二月逆流、三月镇反,铺天盖地向我们压来。老沈从工人总部赶回厂,把老伙计们召集在一起,提出旗帜不能倒,队伍不能散,造反派勤务组的核心成员必须坚守岗位,迎难而上。同时立即筹组第二套领导班子,以应对不测。在高压下,我们的战斗依然有序地进行着,用当时的话说,确实做到了“青松不老,战旗不倒”,“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老沈“每临大事有静气”,他的大将风度起到了重要作用。

1967年3月17,老沈和厂里另外11位同志被武汉军区投入监狱,遭受人生重大磨难。他矢志不渝,坚守文革信念。五月中旬,老沈走出监狱,他愈挫愈勇,立即投身为工总翻案的洪流中。他一介书生,摒弃一切私心杂念,毅然挑起组织抗暴的重担,哪里危急他就奔向哪里。残酷的六一七惨案,现场就有他矫健的身影。他沉着冷静地组织大家坚守着民众乐园这座抗暴堡垒。七二〇后我问他当时有没有害怕,他说:自古华山一条路,两军相逢勇者胜。当时斗争空前尖锐,到了白热化程度,哪有闲心去害怕?在抗暴、为工总翻案的历程中,他勇敢顽强,和夏帮银一起成为“武汉造反派揪陈抗暴指挥部”的重要成员,领导全市造反派进行了惊天地泣鬼神的文攻武卫斗争。

7月18日,中央代表团成员、国务院副总理、公安部长谢富治等人来到武汉水利电力学院,亲切接见了三钢等革命群众组织的代表。老沈抓住机会向谢副总理反映了工总被军区取缔的情况,提出释放被关押的工总成员,当面呈上一份名单。(这个情节是七二〇后杨逢春告诉我的。)看来,我1967年7月19日下午5时被释放,也与老沈的努力有关。

1967年8月,武汉地区刮起抢枪风,当时中央确有“武装左派”、“群众专政”的指示,但如何实施并没有可操作的细则。我们厂就此举行专题讨论,勤务组成员一致主张自己想办法先把自己武装起来,这么大的厂子,又承担着重要的国防工业急需的项目,运动要是再来个大反复,形势将会十分严峻,武装自己实属必要。老沈力排众议,态度坚决地说:毛主席、党中央领导着强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那是一支无坚不摧的武装力量。我们的解放军有一个铁的原则——党指挥枪,一旦有事,党中央一声号令,部队就会闻风而动。这次为工总翻案,尽管军区犯了方向路线性错误,阻力重重,毛主席一声号令,武汉军区仍然雷厉风行,勇于改正。我们是群众组织,人员庞杂,远未做到令行禁止的程度,弄不好会酿成极端严重的错误……在一片抢枪的喧嚣声中,老沈冷静而稳重的态度十分难能可贵。

七二〇事件后,武汉三钢、三新等群众组织面临一系列重大问题,首当其冲的问题是正确对待受蒙蔽的群众,团结那些反对过自己而实践证明是反对错了的人;同时还要实现大联合、开展革命大批判,把生产搞上去。我们厂造反派掌了权,“抓革命促生产”的重担历史地落在我们肩上。我们喊着“为毛主席争光,为党中央争气”的口号,身先士卒,日夜操持着厂里一切事务。勤务组作出决议,公布全厂,严禁打击报复对立面的群众。可是车间批判会上时有打人事情发生,严重妨碍团结、妨碍生产,干扰运动大方向。一次二车间发生打人现象,老沈立即赶到现场制止,严令打人者向被打者赔礼道歉,并责成他在全车间大会上作出深刻检讨,车间造反派头头督促执行。老沈不怒而威地告诫他们: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人家站队站错了,站过来就是了,我们要满腔热忱地帮助人家,还要允许人家思想上有反复。大家都是阶级兄弟,怎么能用拳头和棍棒对待自己的兄弟呢?党中央的政策、方针十分明确,怎么就不执行呢?流氓无产者的那一套害人不浅。打人者被批评得满脸羞愧,诚恳地表示绝不再犯。老沈还向受到伤害的同志当面检讨,赔礼道歉,表示承担没有做好工作的领导责任。他深受感动,表示以后要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尽快丢掉思想上错误的东西,全身心地搞好革命和生产。

当时我们的工作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我们艰苦地、不厌其烦地做工作,比起别的工厂,应该是走在了前面,取得了可喜的成绩。这是当时主政的武汉军区决定由我厂接待周总理和阿尔巴尼亚谢胡视察的重要原因。

七二〇后,老沈是钢工总总部五人核心组成员。当时“钢化江城”、“以钢工总为核心实现大联合”这样一些唯我独左、唯我独革的口号到处充斥,他是核心组里唯一对此决策说不的人。一次他回厂碰到我,嘱咐我千万不要跟着起哄。他说,党中央再三要我们做好站错队的群众的工作,提出“受蒙蔽无罪,反戈一击有功”,这就是要我们团结那些保守派的人。保守派的人都要团结,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同新派的战友搞好团结呢?“钢化江城”是居高临下,盛气凌人,很伤感情的,不利于团结。他对我讲这番话,是有针对性的,那时我外向,张狂得不行。他的告诫真是一针清醒剂。

根据柳英发回忆:“1969年春天,在党的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陈爱娥出席九大,这是张体学代表省革委会做王屏工作的结果。他要王屏高姿态,从团结大局出发,让陈爱娥作九大代表。多年后王屏回忆此事,说当初不该让,上了张体学的当。按九大代表条件,陈爱娥是不够格的。但曾、刘就要推陈爱娥上。当年传张春桥就此事说:应该让王屏来。按规定,大会主席团成员一般会成为中委候选人。时湖北团夏帮银是小组负责人。酝酿候选人时,沈复礼认为陈爱娥派性不強,就主动做她的工作,工作竟做通了,陈爱娥放弃候选。于是沈复礼联络湖北团其他代表(有黄石的)提夏帮银为中委候选人。(沈复礼当然不会提他自己)经过力争,夏帮银就进了中委候选名单。考虑钢、新平衡,曾、刘提工造总司谢望春为候补中委候选人。这样夏帮银、谢望春就当选了。饶兴礼当上中委,也是曾、刘提名。夏帮银回汉说过,饶兴礼可不是普通农民啊,他得的是全票!即饶兴礼投了自己一票。” 

老沈回厂后我问他九大情况,他说:曾刘一向打压我们,横竖看不惯,这也不满意,那也瞧不中,尽对我们搞小动作。我就是要戳穿他们的西洋镜,依纪依规直接向上反映。不是为老夏个人,更不是为自己,而是为整个文革造反派组织。总理采纳了我们的建议,批评了曾刘。他们老大不高兴,找我个别谈话,不疼不痒地说:有话应当先跟我们说,直接捅到上面不好,干扰了中央首长的工作。

1976年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厂里一些人在武昌武珞路省机械工业厅外墙上刷写了一条大标语:坚决打倒湖北的太上皇李木匠——李先念!文革失败后,全国开展揭批查,这条标语成为大案。“恶毒攻击中央首长”这一罪名,老沈毫不含糊一肩扛了下来。其实这条标语与他本无瓜葛,写标语的人是要借用他的影响力,自作主张写上老沈的大名。在险恶的政治压力下敢于担当,保护同志,尽显群众领袖风骨,何其难得!

文革中,老沈担任过钢工总五人核心组成员、武汉市工代会常委、武汉市革委会常委、武汉锅炉厂革委会副主任、中共九大代表。他无愧于那一段历史对他的选择,无愧于群众对他的信任。

今年春节前,我厂原专案组的一些成员提出到养老院看望病中的老沈。我陪这些同志走进老沈的房间,看到他们亲切热情地握手,我心里涌出两句诗: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斯时,斯地,斯景,让人感慨不已。

老沈走了,他的风范永远留在人间。他是我的好兄长,更是我的良师益友。谢保安闻此噩耗,从外地发回唁电,对老沈的评价中肯而精当。抄录如下,告慰天国的英灵:

他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坚定,沉着,顾大局,不尚虚荣,不威而自重。在武汉当年造反派领袖人物中,是个最少争议,又最受人尊重的奇人。老沈为人厚重深沉,淡泊名利,却在关键时刻能说出自己的独立见解,虽然不被纳,但当形势急转直下时,他又能挺身而出,勇于承担责任。高风亮节地表现出一个群众运动领袖人物应有的政治品德。

2016年6月15

  • 上一篇文章: 沉痛哀悼沈复礼同志逝世

  • 下一篇文章: 美国最杰出的四位总统对印第安人实施种族灭绝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六十年代网友『小小少年于2016-6-16 15:11:41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沈老走好!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深度分析 】  一个西化派…[1046]

  • 科技迅猛发展所面临的严峻…[468]

  • 中国的文革与法国的五月风…[638]

  • 毛派宗教化与平民组织的困…[1064]

  • 遗忘的纪念和以纪念的名义…[845]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武汉“七二○”事件实录…[11123]

  • 南非印象/秋实[9825]

  • 毛远新:以身殉志,不亦伟乎…[27941]

  • 雪芳  / 夙愿[13125]

  • 从人奶宴说开去[15935]

  •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站长:六十年        页面执行时间:109.38毫秒
    Powered by:MyPower Ver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