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六十年代 >> 文章 >> 随想与札记 >> 正文  
  公者千古 私者一时——滴水洞寻幽         
公者千古 私者一时——滴水洞寻幽
[ 作者:丑牛    转贴自:作者博客    点击数:4106    更新时间:2016-8-8    文章录入:红山石

  几次到韶山,都没有去滴水洞,以为那只是一处风景点。近几年来,关于文化大革命的争论,越来越激烈,重读了毛主席《给江青的信》,这封信是主席住进滴水洞十多天后,到了武汉的东湖,给江青写的。虽然,主席说,信中讲的“颇有些近乎黑话”,但细细品读,许多疑团顿悟,胸中豁然开朗。

    50年前,文化大革命之火点燃后,这把火烧到哪里?怎样烧?烧到哪些人头上?我们这些人是不太明白的。就是党的上层,也莫衷一是。我们省的第一书记王任重,是大区中南局第二书记,又当上了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副组长。他可能也不明白,以为是反右,如是成了“枪打出头鸟”、“秋后算帐”派,成为昙花一现的人物。有人问国家主席刘少奇,他回答说:“你们问我文化大革命怎么搞,我确实不知道”。一篇《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的文章,就闹得北京城风生水起,一些人左右琢磨。

    正在热闹的时候,毛主席却到“西方的一个山洞里住了十几天”(十一天吧,说是山洞,只是一个地名——滴水洞,处在大山深处的小建筑群)。他老人家只写了一首诗,当时,也未发表:

七律:有所思

(一九六六年六月)

正是神都有事时,

又来南国踏芳枝。

青松怒向苍天发,

败叶纷随碧水驰。

一阵风雷惊世界,

满街红绿走旌旗。

凭栏静听潇潇雨,

故国人民有所思。

 

 

    这十一天毛主席在滴水洞“思”了一些什么问题呢?各种文献里很少记载。就是权威的《毛泽东年谱》里,也没有记下一句话。倒是他从“山洞”里出来之后,到了“白云黄鹤”(武汉)的地方,在写给江青的一封信里,才露出了一些端倪。这封信谈的全是文化大革命:

    他思索即将在中国大地上展开的一场革命暴风雨,他思索着党内的一场严酷斗争;思索着阶级力量的对比;思索着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几次大挫折,自己也准备“跌得粉碎”;思索着自己被逼上梁山,当了党内的钟馗;思索着左派、右派都要借他来“打鬼”;思索着右派可能要发动一场反共的政变,断定他们的日子一定不好过;思索着右派们在他死后,一定会利用他的一些话来企图永远高举黑旗,但这样一做,他们就要倒霉了;思索着中国出现了资本主义复辟,革命者总会组织群众把他们打倒。最后归结的还是那两句话: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可以说,这封不长的信,预测了文革前后的形势。出于当时的政治环境,他不可能把这些思考直接地讲出来,他不能在运动刚兴起的时候,就向群众泼冷水,只有用这些“近乎黑话”的语言,告诉自己的妻子。

    读了全信,深感他内心的悲壮激越。和他喜读的岳飞的《满江红》的气势差不多。《满江红》的开头是: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他在《有所思》中也写道:“凭栏静听潇潇雨”。信中的叙述,也恰似《满江红》所表述的气概:“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五十年后,我们再来读这些“颇有些近乎黑话”的话语,可以说:句句成谶。

                                        

    “我的朋友的讲话(指林彪发表的“政变经”的长篇讲话)我总感觉不妥”。“我猜他们的本意,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我就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当了共产党的钟馗了”。

    这位毛主席“最最亲密的战友”,“我们最敬爱的林副统帅”,毛主席当然的接班人,在文化大革命之初,发表历史上的政变经这样的演说,是要全党警惕发生反革命的政变的危险,“要树立毛泽东思想的绝对权威”,他告诫全党,如果在毛主席百年之后,谁作赫鲁晓夫反斯大林那样的秘密报告,就“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

 恰巧是这样一位反政变的领导人,自己却演出了一场真正的“大政变”,是毛泽东最早的洞察到“风起于青萍之末”的,并坦率地把《给江青的信》转达给林彪,向他打招呼,林彪也表示“要改”。但阶级斗争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从后来揭发的材料来看,他们要“打掉B-52”,建立一个资产阶级的国家。

    “九·一三”事件发生之后,当年国庆游行取消了,报纸上突然没有“毛主席为首,林副统帅为副”的提法了。我是被林彪派到湖北的“活党”们宣布为反革命分子而流放偏远农村的。一天突然来了几位军人,正是宣布我为反革命分子的几位。他们找我谈话,说:“这件事本来不应告诉你,但又不得不告诉你。告诉你:你们的林秃子完蛋了,他摔死在温都尔汗了,你要老老实实交待和林秃子有关的人和事”。我向他们瞪瞪眼,意思是:就是你们。他们见我不交待,就问我对林秃子这件事有什么感想?我一下脱口而出:“把红宝书举得最最高的,把万岁喊得最最最响的,把毛主席捧得最最最最的(指四个伟大),就是反毛主席最最最最最狠的!”有一位军人站起来把桌子猛一拍。我是用钉子把拣来的烂木头钉成的一个摇摇晃晃的小饭桌,这是我唯一的家具,几乎被他们整垮。四位一起站起来,留下一句凶猛的话:“以后有你的好下场!”我回答说:“我没指望有一个好下场。”后来在军区的绝密档案中查出“571”工程(林彪儿子制定的叛乱计划)成功后,我是267个立即处决的名单之一。

 这真是一场阶级的大搏斗,林彪一类人如上台,中国会是一个什么样子?老百姓会过什么样的日子?我们这样的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历史已经表明,是法西斯,法西斯上台,“五七一”式的法西斯上台。

 “九·一三”事件的发生和被粉碎,是文化大革命的胜利。一些权威的党史专家学者,怎么把它写成文化大革命的失败呢?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由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著的《毛泽东传》中这样写道:“‘九·一三’事件,是文化大革命中的重要转折,它在客观上宣告了‘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和实践的失败”。林彪那些拔高毛主席的理论,是文革理论吗?“大树、特树、绝对权威”、“最高阶段”、“顶峰”……等等,是文革理论吗?读一读《给江青的信》,毛主席在文革开始,是怎样评判林彪的,毛主席不明明写着第一次违心地同意印发林彪的有关政变经的讲话,并直率地把《给江青的信》给他看,期望他改过自新吗?林彪一意孤行,终于折戟沉沙。“九·一三”事件,说明着党内斗争的激烈,证明着文化大革命对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怎么说成是文化大革命的失败呢?甚至有人还武断地说:“‘九·一三’事件,标志着文化大革命结束。”奉劝这些先生们,朋友们,你们不妨去滴水洞取经。在先哲面前,你们的蹦蹦跳简直像飞到他窗前的一支小蚂蚱。

                                       

 “我是准备跌得粉碎的,那也没有什么要紧,物质不灭,不过粉碎罢了。”

 文化大革命从一开始,对他的攻击可说是从未间断过。我们按数字的顺序来排列一些重大事件吧!“一月风暴”、“二月逆流”、“三月黑风”、“四五骚乱”、“720兵暴”、“九·一三叛逃”……。

 哪一起不是惊心动魄,哪一件不是黑云压城城欲摧。有时,还把他逼得身心憔悴,但没能把他“跌得粉碎”。

 一直到他去世,党内走资派们开始动手了。假借他的名义,搞了一场“宫庭政变”,说这是毛主席生前的安排和决策。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毛主席会安排你们来抓他的妻子!接着是一场拐弯抹角的“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仍然是打着他的旗子来砍旗,口说要捍卫毛泽东思想在我党的指导地位,实际上是要以系统地、完整地、准确地宣传毛泽东思想,来肢解毛泽东思想,说毛泽东思想不是他个人,而是全党智慧的结晶,要把毛泽东思想和他晚年的错误区别开来。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砍旗”的野心已昭然若揭。

 紧接着来了一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世纪审判。但审判却打着捍卫毛泽东思想,捍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旗帜。这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有人戏称之为“审判五人帮”。

 果然,接着上演的《历史的决议》就直指毛泽东了,他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是十年内乱,十年浩劫,民族灾难,中国经济频临崩溃的边缘……。简直是十恶不赦了,但还手下留情,说:“毛泽东同志的错误终究是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所犯的错误……他始终认为自己的理论和实践是马克思主义的,是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所必需的,这是他的悲剧所在”,历史的发展,已经证明,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是完全必要的。谁的悲哀?被打翻在地,却没有跌得粉碎,想粉碎又不敢去粉碎。

※          ※         ※

“中国如发生反共的右派政变,我断定他们也是不得安宁的,因为代表百分之九十以上人民利益的一切革命者是不会容忍的。”

 中国虽然没有发生明目张胆的反共的右派政变。共产党的招牌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招牌还在,但内质已经改变得差不多了。社会主义演变成了资本主义,共产党演变成全民党。骂共产党,骂共产主义的人和事,已司空见惯。共产党反共的事,人们也见怪不怪。前些时,任志强事件风靡京城。任志强红二代、地产大亨、优秀共产党员。他先是骂共产主义,说“我们被共产主义欺骗了几十年”,后来又反对“党媒姓党”,连“人民政府”也不应姓党,“是纳税人的钱,怎么就成了党政府了”。这个癫狂的人,简直是亡祖灭宗了,你爸哪里来的?你是怎么长大的?这个癫狂的人怎么会横行一时?最近我读了他写的回忆录——《野心优雅》,才得到解答:是改革开放的春风把他催生成长,培育了一批又一批共产党的变种,这里引证他写的一段话:

 “延安时期就流行着《白毛女》的故事,‘文革’时《白毛女》改编成芭蕾舞剧。深入人心的欠债不还钱的杨白劳是个正面形象,而按合同办事的黄世仁则是被打倒的地主恶霸”。

 这段话就活生生地刻画出改革精英们的心态和素质,他们的立场和观点。

 当我们看到阆中对八位讨薪农民工的审判,法官们的“释法”,这不是黄世仁们在审杨白劳吗?读任志强的《野心优雅》时,我还发现,任志强成长的身后,几乎站着所有著名的改革家官员。有的还是铁哥们,任志强说的“喜欢半夜三更和中南海通电话”。这决不是吹牛,任志强的“野心”,实际上是任志强们的“野心”,当然,谈不上“优雅”。

 今日社会动荡的根源在哪里?就在改革精英们搞的资本主义复辟,掀起了革命的浪潮。通钢事件,乌坎事件,孟连事件,石首事件,晋宁事件……大事件是连年不断。

 是毛主席句句成谶,还是“小康”“和谐”梦的破灭?我就不一一写下去了。

※               ※            ※

 滴水洞正处在韶山主峰脚下,去年“12·26”在“人民节”的狂欢后,我步行去滴水洞。两边大山耸峙,夹着一弯溪水跌岩起伏,时而挂瀑飞溅,时而平镜连漪。我估摸着千古以来,这里就是人迹罕至,虎踞龙盘之地,当地县志,也是这样记载的。

 毛泽东,这位韶山之子,从这里出发,领导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晚年,又在这里运筹要创建一个人民直接当家作主的新世界。这就是他说的“我一生办的两件大事”。

 在去滴水洞的沿途山岩上,刻着许多名家名言,多是他的战友、同志、朋友所题。真可说是琳琅满目。但我看得最重的是一位民主人士雷洁琼女士所题的八个大字:

            公者千古  私者一时

 为什么是一位民主人士,而不是与他共同战斗过的同志,对他作出如此衷恳的评价呢?因为有不少共产党人,在夺取政权之后,由“公者”变成“私者”。有的还变成“大私者”,还有的“富可连城”、“富可敌国”。这是毛泽东最担心最反对的事,在从西柏坡出发进北京城时,他把建立政权叫“赶考”,他愤然讲的一句话是:“我们决不做李自成!”在西柏坡召开的七届二中全会上,他讲的最让人震惊的一句话是“警惕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袭击”。三反、五反,是要打倒李自成;整风反右,也是要打倒李自成;七千人大会后的“四清”运动,也是要打倒李自成。一直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打倒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也是要打到李自成。当李自成们形成了气候,建立起了潜在的“天王府”,反而要把他打倒了。上面讲的从“一月风暴”到“九·一三”不就是一场又一场的惊心动魄的“公者”和“私者”的大搏斗吗?

 到他去世之后,那些“私者”们,“大私者”们,真是扬眉吐气了,对文化大革命的批判,真可说是“口诛笔伐”、“血雨腥风”的了,又是“真理标准的讨论”,又是“历史的决议”,又是“世纪大审判”,又是铺天盖地的“伤痕文学”……,这一切,毛主席早就料到了,在《给江青的信》中写道:

 “也许在我死后,右派当权之时,他们会利用我的这种讲法去企图永远高举黑旗的,但是这样一做,他们就要倒霉了。”

 每年“9·9”、“12·26”,全国各地,几十万人,在韶山铜像广场,彻夜不眠,人民齐唱《东方红》。

 今年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50周年。舆论场上一番奇异景象:主流媒体要大家“拒绝文革”,民间网络欢呼“文革来了”。一家权威的报纸连发几篇《社评》加“任平”:“决不允许‘文革’这样的错误重演”、“文革已被徹底否定”。与此同时,全国各地都在开“纪念文革50周年”的大会、小会、座谈会、纪念会。

 这风景正好是:

      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

 

 

 【后记】

 五一国际劳动节,去香港参加纪念文革50周年大会,会见了许多内地代表。河南的武彩霞同志在会场上展示了她设计印制的有关文革的书画作品,其中有一条幅《毛泽东致江青的一封信》,是绢纸彩绘,我很喜欢,情不自禁地向她开口索要:“这幅给我,我给钱”。她白眼嗔了一句:“不卖!”我心里凉了半截,她把条幅卷起,装进画筒里,我想“完了,她收起来了。”哪知她把画筒封好后,又轻轻地说了一句:“送给你”。我如获至宝,至今还挂在我家客厅的显目处,让大家欣赏。

 在北京的一次座谈会上,我谈到主席给江青的这封信,并谈了我在滴水洞前对这封信深深地思考。景刚嘱我把“滴水洞前的思考”写下来。给赴西柏坡旅游的同志一阅,时间紧迫,临阵又生病,只好边卧床边伏案,勉力成章,又闻赴西柏坡旅游取消,只好在我的博客上发出,请同志们指正。

 

                                       老兵丑牛

                                    武汉·东湖泽畔

                                    2016526

  • 上一篇文章: 毛泽东:一生都在造特权的反

  • 下一篇文章: 王二路:痛心疾首四十年 心潮激荡逐浪翻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毛主席当年的六句话,不断…[309]

  • 哲学理论常识探讨——与零…[221]

  • 郭松民|新中国人物论之:“…[278]

  • 毛泽东与蒋介石的本质区别…[290]

  • 字字看来都是泪 ----日记(…[561]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武汉“七二○”事件实录…[10034]

  • 南非印象/秋实[9584]

  • 毛远新:以身殉志,不亦伟乎…[26574]

  • 雪芳  / 夙愿[12477]

  • 从人奶宴说开去[15215]

  •  
     相 关 文 章
  • 毛主席当年的六句话,不断…[309]

  • 郭松民|新中国人物论之:“…[278]

  • 老田:毛时代的中国社会分…[758]

  • 文革晚期的“保守派悖论”…[661]

  • 当事人忆文革中的上海工人…[591]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站长:六十年        页面执行时间:78.13毫秒
    Powered by:MyPower Ver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