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六十年代 >> 文章 >> 观察与思考 >> 正文  
  中国革命的道路是“中国道路”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革命的道路是“中国道路”的重要组成部分
[ 作者:戴锦华    转贴自:思行学社    点击数:1848    更新时间:2016-9-11    文章录入:春华

戴锦华:中国革命的道路是“中国道路”的重要组成部分

者按    本文是戴锦华在北京大学所作讲座“历史与人民的记忆”开头部分节选。讲座以新中国成立至今几部典型的中国电影为范本,通过“人民”形象的在电影中的变化,揭示20世纪社会主义革命以来中国社会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的宏大变迁。在下面这部分引入性的文字中,戴锦华强调了20世纪历史对中国的重要性,它意味着社会理想的血与火的实践,也前所未有地将“人民”这样一个政治概念塑造起来,然而今天,这一历史概念连同革命的历史记忆一并湮没在了主流话语体系中。戴锦华
进入了数码时代,似乎我们的生命体验、我们的时间计量、我们的历史想象都在急剧地改变。好像我们对时间的体验完全不同了,但是有一个东西没有被改变,就是迄今为止,人类历史是依据人类的生命时间来度量的。 当我们的生命的长度并未被改变的时候,人类的历史进程也不可能真正的被改变。可是这样的一种依然改变了时间经验的幻觉,同时伴随着历史感的消失。伴随着历史想象,历史纵深和历史记忆的消失,这恐怕是今天全球性的最基本的重要的普遍的文化表征之一一边是历史的进程尚未被改变,历史的进程在人们宣告历史终结的地方,正在奔涌地涌现,而另一边,却是我们似乎不再去感知历史,无从去感知历史,无从去体验在人类历史的技术当中的线性时间的昨日,怎么深刻地形构着我们的今天。而我们的今天,正在形构着我们的未来。   对我来说,未来不关于时间。因为线性的时间只不过是基督教纪年,在短暂的历史当中,尤其在短暂的中国历史当中,才刚刚被使用的一种想象。在基督教的线性纪年之外,有很多种纪年方式。如果我们的时间想象不是线性的,那么未来未必就在彼端。   所以我说,我讨论未来不关乎于时间。我要讨论未来和我讨论未来的急迫感来自于我们还有没有未来在这儿,这个“我们”是人类,是整个人类。 怎么会产生出这样的一种无来由的悲观?难道我们不是正在一个欣欣向荣,这个充满希望的文明的突破点和临界点上吗?难道不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现代科学,现代技术,从数码转型到生物学革命,我们正在第一次问鼎死亡吗?不是第一次人类在尝试战胜死亡吗?为什么这样的问题对你成为了问题呢? 
是因为与技术突破同时到来的是前所未有的、全球性的环境危机和能源危机。一边是高耗能的发展正在波及人类,越来越多的人,一边是能源的紧缺,势必造成社会的共享成为不可能。对我来说有这样的一个危机情势存在。当我们带有忧患,带有危机意识地去展望未来的时候,前所未有地,历史对我显现了重要的作用。因为没有什么今天是凭空产生的,没有什么未来是会从虚无中降临的。它永远是昨日的历史的一个必然的延伸。 但是我在这要强调的是,我所说的不是抽象的历史,不是人类文明史。在这儿我讲的是非常具体的历史,是指20世纪的历史。 20世纪的历史刚刚过去,而20世纪的历史对于我们置身在21世纪之初的当代人来说,非常具体,至关重要。我再具体地形而下地说:20世纪的历史对于当代中国人,对于当下中国来说,极端重要。 因为我们都知道,20世纪是中国经历激变的年代,中国一次一次地浸淫在血与火之中。今天我们可以很骄傲地再回忆起20世纪之初郭沫若的那个象喻“凤凰涅磐”——焚烧,投身火中,化为灰烬,在灰烬当中重生飞起——一个非常美丽的意象。但是如果我们反观20世纪的历史,每一次当我们烈火焚身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够重生,我们也并不知道,在灰烬当中重生的会是一只凤凰,还是一个恐怖的幽灵。

20世纪历史在整个的现代文明史之中,在现代世界史当中都极端特殊。19世纪西方主导的现代文明,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百年和平。19世纪,人类历史经历的前所未有的技术革命,资本主义激发出来的人类的生产力和创造力,以空前的方式喷发,但是所有的问题在积蓄,所有的危机在累积,于是它在20世纪全面爆发 20世纪的最初半叶,是两场世界大战。我们能够去体认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深刻和惨烈,这个惨烈不仅是战争的事实,也是几百年来现代文明所建立的一系列的乌托邦想象和实践的沉沦。我们对人自身的信仰、对于进步和科学的信仰,我们对于人类社会走向文化的信仰,都曾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事实当中化为粉末。而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我们进入了“冷战”。世界一分为二,水火不容,彼此对抗,世界的和平维系在不停的军备竞赛当中。二战和冷战的终结产生了胜利者和失败者。但是和一般的战争不同的是,这次的胜利者是主导了现代世界的欧美自由资本主义,这场战争的失败者是当时称之为社会主义阵营和东方阵营的政治营垒。我引用德国导演施龙多夫的说法。他说冷战终结后,胜利者是自由市场,是资本。谁是真正的失败者呢?施龙多夫说:全球人民;在世界范围之内,苏联失败标识着几百年来累积的人类的去寻找别样的世界,在现代世界上实现公平正义的一场社会实验的全面失败。   
回到中国。中国绝对不自外于这个历史进程。但是,20世纪的中国在这个历史进程当中,又经历了他自己的独特的更为激烈、更为惨痛的历史进程。引用一个德国的中国历史学家的说法:20世纪的中国经历了人类历史上所有样式的革命。 我们知道,革命是摧毁重建,革命不是延续,不是温和的变革,革命是暴力的,是极端的。20世纪的每一代人,都是大时代的儿女。说一句有点没劲的话,我不认同“小时代”,并不是关于艺术、电影、审美。首先它是一个极端错误的命名,这个错误的命名携带着这个时代,试图销售给大家的一种幻觉,让我们庆幸大时代消失,小时代降临,让我们用岁月静好作为我们的共同的生命理想。   20世纪的每一个历史时刻都把现代中国和中国人放到了“to be or not to be”的状态:这是生存还是死灭,这是亡国灭种还是自强重生。 20世纪中国的历史可以称之为中国革命的历史。“中国道路”的重要的组成部分,是中国革命的道路。当我们说中国革命的时候,我们在指称20世纪所有的革命,也特别指称着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中国革命。这场革命,确立了中国作为民族国家的完整的政治主权。这场革命和这场革命所产生的政权之下,我们完成了工业化进程。尽管也正是在这里,我们对这场革命有很多很多需要反思和清理的地方。   我的主题是“历史与人民的记忆”。我接着再跟大家稍微讨论一下“人民”。
对于我来说,“人民”不等同于“公民”的概念,也不是一个单纯的正面的对多数人的称谓。“人民”是一个历史概念,这个历史是20世纪的历史。人民是谁?人民是历史的主体,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人民是把握历史的走向和政权的命运的群体。为什么说它是20世纪的历史概念?如果人民不能够履行它作为历史主体和国家主人的权利,那么这个人民也是不存在的,而在20世纪的特定历史当中,人民的概念是和社会主义的想象联系在一起的。   人民作为一个历史的概念,它是关于这个国家的多数在这个国家的政治结构当中所处的地位,这个地位不是凭空承诺的,它意味着对应的政治参与和政治权利——这是20世纪的历史所创造的一个特征的历史名词,一个历史想象,一个历史实践。 
同时,我在这要强调的,跟我们下面讨论题目有关的是,当我们说人民的时候,大概还有一些不言自明的约定俗称的历史内含于其中。一个历史内含就是我们刚才说的,人民是历史的主体,是国家的主人,另外一个刚才我们也说到了——人民一定是多数。人民这个概念历史上还连接着劳动者,那些生产粮食养活我们的人,那些操作机床、提供物质产品的人。而如果仔细想一想,或者一会儿我从电影里面去跟大家分享,你会发现有趣的是,劳动和生产,作为一种人类生存绝对不能或缺的社会实践,在我们整个的文学、艺术、文化、书写当中蒸发了。
我会阅读一些国际上学者的最新的学术著作。我发现近年来最流行的、对中国也非常有影响的一些所谓的左翼学者,也是马克思主义学者,在他们近年来的著作当中,他们讨论劳动、生产,但是他们讨论的是非物质劳动,非物质生产。问题就来了,如果大家从事的都是非物质劳动,从事的都是非物质生产,那么物质从哪来?还有没有人在土地上耕作,还有没有人在暴晒之下劳作,还有没有人在制造业的流水线上生存?我们不用说,大家都知道。如果你们不知道的话,那么也许许立志用他的死,和他的诗歌,提醒我们成千上万的人在流水线上,在生产从事着物质生产。   
曾经,人民这个历史概念当中包含了从事生产、养活世界的人。而20世纪作为一个特定的世纪,第一次颠覆了这个概念——我非常悲哀地发现,它现在已经被颠覆过来了。曾经被颠覆的概念是什么?就是谁养活谁,谁依赖谁。人民的概念包含了人民的养育者,劳动者养活了我们,而不是管理者、不是资本家。不是资产的拥有者在养活别人。
 

作者简介戴锦华,女,1959年生于北京。任教于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电影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从事大众传媒、电影与性别研究。




  • 上一篇文章: 1.8亿印度工人大罢工抗议薪资低、国营企业私有化

  • 下一篇文章: 精英的特权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毛主席当年的六句话,不断…[309]

  • 哲学理论常识探讨——与零…[221]

  • 郭松民|新中国人物论之:“…[278]

  • 毛泽东与蒋介石的本质区别…[290]

  • 字字看来都是泪 ----日记(…[561]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武汉“七二○”事件实录…[10034]

  • 南非印象/秋实[9584]

  • 毛远新:以身殉志,不亦伟乎…[26574]

  • 雪芳  / 夙愿[12477]

  • 从人奶宴说开去[15215]

  •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站长:六十年        页面执行时间:109.38毫秒
    Powered by:MyPower Ver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