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六十年代 >> 文章 >> 观察与思考 >> 正文  
  从“王长江事件”看我党生态环境的严重局面         
从“王长江事件”看我党生态环境的严重局面
[ 作者:潇湘唐庄    转贴自:红歌会网    点击数:3907    更新时间:2016-9-21    文章录入:红山石

 上星期中央党校教授王长江,在500多听众的党建课上,发表以下言论:共产党起初并不是要“帮助老百姓掌权”,而是“把老百姓弄到自己身边”,“破坏和捣乱”,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计划经济是“拍脑门”的事,“政府被老百姓不信任了,垮掉怎么办,垮掉没有关系,他下台你上去”,“共产党不允许代表市场力量、资本力量的社会组织发展,执政到这个份上那不等于失败了吗”,“中共应从革命党转向执政党”,赞美西方三权分立、多党轮替制度。 

  作为党建部主任,在全面加强党建的主题演讲中,没有半点加强党建的论述、有的是共产党应尽快地退出历史舞台、最低也应成为轮流上台的执政党,无不令人震惊。然而在坐的500名党的中高级干部,竟没有一人站出来反对和制止,让他讲了三个多小时,且中间还有两个休息时间,完全可以很好地提出反对意见;网上爆光后,引起公愤,可几天来不仅不见其单位党校,和上级主管部门,或领导有半点正面回应,反而听到的是,党校正在做封口工作,在调查谁泄的密;整篇的演讲,既缺泛事实依据,又少逻辑联系,完全的信口开河,而且还带有三分黑老大的口气,根本谈不上理论素养和应有的政治品格,这样的人居然能出任中央党校的党建部主任,岂不怪哉。

  一个政党必定有自己统一的意志,否则将无法完成自己的政治目标,“王长江事件”,说明我们的统一意志已不复存在。中央党校是最高理论权威机构,是意识形态的重要阵地,现在党建部的主任都说共产党过时了,这对于参加学习的各级干部,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领导要全面加强党的建设,以实现“中国梦”,理论却认为共产党应尽快下台,这不等于权力和意识已成了两张皮,各唱各的凋。于是有了十八大报告坚持公有制为主体,提高工人待遇,减少二极分化,领导反复强调要把公有经济做大做强,为人民大众,不忘初衷,下面却是卯足径地私改,改了工厂改学校,改医院,改银行邮政,一路的改下去,大概最后要改到政府大院实行承包,有了南京将解放剧院改为首都剧院,并让蒋回大陸(建塑象)的动议,有了财政部长,取消农补,让农民从半失业变为全失业,而后低工资地给城市资本打工的演讲。如此这般,共产党还能有自己的根基吗?毁了农业搞工业,单腿走路,国家能走向繁荣富强?工人都低工资,哪来购买力,产品都向外,还能有国家的独立和尊严?如此发展,不仅党的任务无法完成,就是自身的生存也是问题。

  党员对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有不同看法,本也正常,完全可以通过民主集中制的方法表达出来,但一经形成决议,就只能服从,这是党的基本政治纪律,也是其他任何政治团体所必须具有的一条纪律。现在王公开发表地与他职责相反的论调,是党的纪律绝不充许的,但至今不见任何一级组织宣布要对他进行处理,听到的到是帮着封口,说明我们党最基本的政治纪律已经没有了。无规矩不成方圆,现规矩都不要了,这不是要散伙的做法!目前虽然还没有散,但已不是政治团体了,而成了利益集团,只要有关系,王长江这样的货色也完全可以入主中央党校的某个部,更为严重的下面的党员不能妄议,上面的要员却可妄为,已明显的带有封建色彩。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演变到如此境地,怎不叫人悲愤!这样的党还能生存多久?

  在课堂上公开发表反党言论,作为最后护旗阵地的党校,不仅不制止,反而在曝光后,帮着封口,并追查曝光者,几百人听课,无人提出反对意见,这没有相当程度的认同,是绝不会出现的局面,说明王的言论在党校已成为共识,党校也可以说已成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思想库,而我们较高级的干部都来这里培训,所以这些年,地方上有那么多市长或书记热衷于走资本主义,甘于腐败。人不为已,天诛地灭是这些人的共同理念,焉能不腐。思想阵地被把持,地方干部由他们来培训,我们的党能不变色。

  在权力和意识的冲突中,不单是纪律问题,还有对错,即到底哪一方正确。代表人民利益,符合历史规律,又有坚实的社会实践基础,这无疑就是正确的。冲突中,肯定有一方是错的,但也有可能两方都有问题,这才是最忧虑的。意识认为,应完全的走资本主义,并让新自由主义更加地畅通无阻,共产党下台,实行多党轮流执政。显然它是错误的,民国的实践,已充分说明问题,国家绝无兴旺之可能,结合现在的新自由主义,只会给人民带来灾难,多党轮流执政在中国更是行不通,只会使国家一盘散沙,并四分五裂,就如苏联的解体。既倒退,又损害人民利益,这是任何一个正直、有良知中国人都能看得到也都会坚决反对的,但一点,它已有着广泛的社会基础。存在决定意识,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就会有相应的上层建筑,现在全国至少80%的生产资料已为私有,掌握这些资产的老板自然需要有一定的政治权力,现在他们中的不少人已出任了人大或政协代表,但这还不够,他们希望的不只是议政,而是要当政,于是有了“共产党不允许代表市场力量、资本力量的社会组织发展,执政到这个份上那不等于失败了吗”,“中共应从革命党转向执政党”的呼吁。不仅有基础,还有着广泛的同盟军,除了大老板,小生产者,还有大部分认为自己的收入会高于一般劳动者的知识精英,包括“学者”,“艺人”,媒体,官员等中产阶级,更有美国西方世界的资助和支持,所以他们很有点猖獗,有持无恐。

  权力应代表人民利益,这是没说的,是党的性质所决定的,改开后一定时期人民的生活也确实得到了较大的提高,人民是满意的,但越至后期,问题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严重,而且都是原发性的,无解。于是怀疑者越来越多,其中不少的就是王长江们,他们认为只有深化改革,做成完整版的资本主义(不少目的就是资本主义),也许社会矛盾会少一些,既顺势,也符合中央在改革中出现的问题,通过深化改革来解决的精神。更多的人们则认为改革本身有问题,该改的不改,不该改的乱改,完全是被某种势力在牵着走,应该要恢复过去的某些做法,尤其某种思想体系。于是在有了“既不走僵化呆板的老路,也决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的宣言,实际这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核心理念。可话好说,实践却走不通,要么左,要么右,中间路线是绝没有的。呆板僵化无非说的是公有制,计划经济,那要搞活就得私有和市场化,于是就深化改革,进一步私化,并改到已快没有什么所改的地步,早超出了西方国家的私化水平,新自由主义也更加的肆无忌惮。基础已经走上西化的路,区别只是他们的上层是轮流执政,朝野有反对党,可以随时举行集会、游行,而我们是一党执政,并下面不能妄议,稳定压到一切,可是意识形态又已经没有区别。仅凭多党与一党之差,就断定一方是邪路,一方是正路,说得过吗?公有制一定会呆板僵化吗?现在华西、南街不就是公有,僵板应该早就死去了,怎么他们还活得恋好?一个时代的核心理念,没有社会实践作支撑,就如空中楼阁,何以去号召自已的党员?于是就有了王长江们这样的异化分子,他们按照自己的理念去寻找出路,这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建立适合私有制的国家机构,其中一条就是共产党下台。虽政治方向不对,但符合自然规律,所以颇有些理直气壮。而又因为到底是私改的同盟军,是要依靠的力量,所以虽有些不听话,也不会过多地追究,于是就有了护短现象,并物以类聚,为了观念,又能胡说八道,所以王这样的人也就能进入中央党校。有了这样的前提,我们的党还有希望吗?

  既不能向前,也不能退后,是不是还有一条中间路可走,就如宪法和十八届党代会报告所述——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并存。这确实不失为一条中间路线,可如前所述,不说主体,就是次体都快没了,显然中间道路已不复存在。还有一种可能,既无路走就站着,即实行共产党领导的资本主义,但这对于已获得物资支配权的老板,和一心想走资本主义的人是绝不会同意的,就是美国人都说,中国如果停止或放慢改革的歩伐,他们是绝不会坐视不管的,我们自己也说改革无停止日,这样就自然会被他们半推半就的推着走,这不到底引进了自由、平等,搏爱的价值观,只是变成了二十四字,“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作用”,写入了党的决议,人民民主专政终于改成了“依法治国”,使我们在法律层面上与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实现了完全的接轨。经济基础,意识形态都已到位,就单剩中间的一个党组织了,这还不好说,苏联老大哥,曾经世界的第一大党,不是总书记一句话就解散了。如呆着不动,那有的是理由,说你没有民主,把着权力不放,是自私,封建,等等,再不行弄点乱子,何况失去人民监督的权力,总会有一些把柄,尤其经济处于新常态下。

  无路可走,站着也不行,事情到这一歩,我们肯定哪个点上出了问题,这个点应就是我们的认识。对过去经验,主要对前二十七年的认定,没有半点一分为二的态度,全盘推翻,虽然口里说不否定前三十年,实际是彻底的否定,这样既使我们党在政治上处于十分不利的境地,在亊业上也使国家和人们蒙受损失。现在朝野一致的舆论是前三十年人民吃不饱饭,分田到户才解决温饱问题,改开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是前三十年无法相比的,事实真如此吗?七六年前是有人还吃不饱饭,但倒底是多数还是少数,现在还有不有人吃不饱,肯定有!不然还会有那么多真正讨米的。改开前期,人民的生活确是得到了较快的改善,分田到户及其他方面的改革,也确是起了一定的作用,但这些都离不开前面所打下的基础。首先是建立了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再在此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完整工业体系,且既无外债又无内债;二十二亿余亩的耕地,并完善的水利设施和生态体系,其中大中型水库就86000余座;储备了三亿多青壮劳力;独立自主,朋友遍天下的国际环境。这些条件的完备,既非一时之功,又只有在集体或公有制的条件下才能够完成,而现在经济的不断下滑,灾难和矛盾的频繁发生,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些基础条件己被用尽,而又无法恢复所致。仅凭此我们就不能简单地把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归为呆板僵化而全盘否定。共产党本是为公有制来到人间,现在也跟着说,公有制一无是处,那还能够找到北吗? 

  实际前三十年经济发展一点都不慢,一九五0年至一九七八年平均增长是8.4(工农产值),而七九年至二0一四年平均增长也只9.0,而且是国民生产总值(统计范围大于工农产值),何况建国初期白废待兴,先前又是一张白纸,开头肯定要慢一些,再是在此基础上实现工业化,必然要重积累,农业也要向工业倾斜,而且自己还要创造条件,就是兴修水利,扩展耕地等,人民生活的改善,尤其农村肯定会也要慢一些,所以对这段经历,我们绝不能妄自非簿,应实事求是地,一分为二的看待,肯定主要经验,找出不足地方,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不断前进,道路才能越走越宽广,如闭着眼睛一味地否定一切,那就等于把自己往死路上送。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人希望这种结果发生,所以在有意无意地把我们望死路上引,就如苏联某个人,打定主意要使苏联的社会主义灭亡,这是我们大家应该高度警惕的。 

  二0一六年八月七日 

  • 上一篇文章: 大型国企私有化都是免费送股份给美国和西方

  • 下一篇文章: 徐焰少将:鼓吹历史虚无主义者居心险恶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深度分析 】  一个西化派…[460]

  • 科技迅猛发展所面临的严峻…[410]

  • 中国的文革与法国的五月风…[557]

  • 毛派宗教化与平民组织的困…[976]

  • 遗忘的纪念和以纪念的名义…[784]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武汉“七二○”事件实录…[11034]

  • 南非印象/秋实[9794]

  • 毛远新:以身殉志,不亦伟乎…[27816]

  • 雪芳  / 夙愿[13063]

  • 从人奶宴说开去[15809]

  •  
     相 关 文 章
  • 颜色革命之茉莉,王长江迫…[1489]

  • 从“王长江事件”看我党生…[1516]

  • 丑牛:王长江给共产党捅了…[1130]

  • 王长江讲课是桀犬吠日[1976]

  • 网友质疑王长江:中共岂能…[2020]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站长:六十年        页面执行时间:140.63毫秒
    Powered by:MyPower Ver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