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六十年代 >> 文章 >> 百家争鸣 >> 正文  
  对田忠国的《我在郑州同项观奇先生交谈时的几点分歧》的评论         
对田忠国的《我在郑州同项观奇先生交谈时的几点分歧》的评论
[ 作者:Liuyuxi1948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3063    更新时间:2017-4-29    文章录入:liuyuxi1948
对田忠国的《我在郑州同项观奇先生交谈时的几点分歧》的评论


    田忠国的《我在郑州同项观奇先生交谈时的几点分歧》,表面看是田与项个人之间的理论上的分歧和争论,本不足为奇。但由于涉及重大的理论问题以及与项观奇有关的真实面目问题,因此又不仅仅是个人之间的问题。

    有一点可以肯定,因为大多数情况下是个人之间的谈话,很难有旁证,即使有第三者在场,由于观点、立场等不同也很难做出公平的证实。其实也没什么必要。

    但是下面的问题:

    田说
   【项观奇先生把毛主席领导的社会主义定义为半社会主义。项观奇先生把毛主席领导的社会主义定义为半社会主义的理由是,经济基础上是社会主义的,但没有实行多党民主是专制主义的。其言下之意就是,实施无产阶级专政是专制主义。所以,经济基础的一半是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的一半是专制主义。所以,毛主席领导的社会主义是半社会主义。我告诉辉煌先生,项观奇否定无产阶级的本质,是否定无产阶级政权,而否定无产阶级政权的本质是反马克思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田说【遵循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1973年党章、1975年宪法基本纲领、基本原理的根本原因,否定或变相否定或抛弃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1973年党章、1975年宪法基本纲领、基本原理,便没有无产阶级性质的革命。】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田说【项说:“中国搞什么社会主义,搞成资本主义就不错了。不信你到德国看看,你出路费我接待,你看看资本主义哪里不好?”】

    项是不是在与田争论说过这样的话?只有项和田知道。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符合项的思想,项赞美、推崇“民主社会主义”(甚至赞美台湾的民主制度),是有文章可查的,也有视频介绍德国的民主社会制度,这是公开的。

    因此田说【在郑州我同项观奇先生发生剧烈争论期间,曾经建议过项观奇先生,既然项观奇先生热衷于搞西欧式民主社会主义(中共中央党校一位姓谢的教授早就提出过了),也就是以私有制为根本制度,实行高福利的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最好不要打毛派的旗号,而应该打民主社会主义的旗号,这样才名实一致。如果打毛派的旗号,却坚持搞西欧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名实不符,有欺骗之嫌。】

    这很正常。我不怀疑项有这种思想观点。仅对田项之间是否在此时有过争辩不能确定而已。

    田说【项观奇先生声称,我动动组织关系,说你是流氓无产阶级就把你搞臭了。】

    这话真假,涉及项的人品问题,只有项田知道。

    田说【如果辉煌先生连合法与非法的基本概念都搞不清楚,连无产阶级世界观同资产阶级世界观都搞不清楚,连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都搞不清楚,连马克思主义基本纲领、基本原理和资产阶级的政治纲领都搞不清楚,连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的基本概念都搞不清楚,连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革命的不同性质和不同对象都搞不清楚,我们不得不说,辉煌先生,你所带领的革命队伍走向何方就很危险了。
    我们之所以这样的说的根本原因,用法国大革命后一位工人的话说就是,革命成功了,但我们什么都没有得到。当然,假如革命成功后无产阶级仅仅是什么都没有得到,那可能还是最佳结果。因为,资产阶级获得政权后,同现在的修正主义即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一样,是要实施资产阶级专政的。也就是说,昨天的革命者,有可能成为资产阶级的专政对象。】

    这话是不错的。搞不清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基本纲领与一般资产阶级的民主政治纲领,无产阶级有可能稀里糊涂充当资产阶级颜色革命的炮灰。

    当然,无产阶级革命派不惧怕“颜色革命”,但要清楚“颜色革命“的本质。一旦发生”颜色革命“,无产阶级革命派必须做到有准备、有能力利用”颜色革命"的力量和契机达到推翻官僚资产阶级的法西斯统治,并把“颜色革命”及时的、顺利的转移到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社会主义革命上来。否则,“颜色革命”对无产阶级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对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也同样是反动的。

    田说【我们划分敌我的唯一标准,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1973年党章、1975年宪法基本纲领、基本原理的立场上还是站在资产阶级理论的立场上,是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还是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凡是前者,都是我们的朋友,凡是后者,都是我们的敌人。】

    这话不完全正确。正确的应该是:凡是后者,都是无产阶级理论上的敌人。政治上的敌人要到阶级斗争白热化时才能分辨清楚。

    田说【毛主席又说,有人说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是从1949年开始的,其实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革命是从1966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的。由此可知,1966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真正的无产阶级性质的革命才拉开序幕。】

    事实也是如此。正是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实施巴黎公社的基本原则,实行无产阶级的大民主、工农行使管理国家机器的权利,公职人员只拿工农同等报酬(工资、工分)等。

而73党章、75宪法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的纲领。

中共虽已彻底变质,但不可能不存在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者。

               (2016.4)
  • 上一篇文章: “牛棚”之害与“大狱”之灾

  • 下一篇文章: 全面否定文革必然导致全面否定革命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深度分析 】  一个西化派…[950]

  • 科技迅猛发展所面临的严峻…[454]

  • 中国的文革与法国的五月风…[606]

  • 毛派宗教化与平民组织的困…[1041]

  • 遗忘的纪念和以纪念的名义…[831]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武汉“七二○”事件实录…[11095]

  • 南非印象/秋实[9817]

  • 毛远新:以身殉志,不亦伟乎…[27895]

  • 雪芳  / 夙愿[13103]

  • 从人奶宴说开去[15878]

  •  
     相 关 文 章
  • 科技迅猛发展所面临的严峻…[454]

  • 毛派宗教化与平民组织的困…[1041]

  • 哲学理论常识探讨-与张若冲…[380]

  • 地球最后的“枪图腾”[404]

  • 哲学理论常识探讨——与零…[558]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站长:六十年        页面执行时间:93.75毫秒
    Powered by:MyPower Ver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