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六十年代 >> 文章 >> 随想与札记 >> 正文  
  六十不浪七十浪      --西行浪记(之一~之二)         
六十不浪七十浪      --西行浪记(之一~之二)
[ 作者:莫安德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2031    更新时间:2017-5-31    文章录入:夙愿

六十不浪七十浪

     --西行浪记(之一~之二)

 

鄂渝川陕自驾游,千里风景眼底收,六十不浪七十浪,行乐何须待白头。

人数最多,车辆最多,安装支架最多(同学中许多人的血管都安装有支架)以及时间最长,路程最远,平均年龄最大(罗谦恢语)的“六最”之旅—小车四辆,驴友二十,历时十二天,行程近万里的鄂渝川陕自驾游,于2017522日圆满结束。

这次旅游,就其规模,人数,时间,路程,说开如梦轩开埠以来自驾游之先河绝不为过,虽不说绝后,但肯定空前。

每次同学外出旅游,都是一路欢声笑语,其间发生无数逸闻趣事,此次亦不例外。

外出旅游之要义,不在风景,而在过程,其所谓“功夫在景外”--不在山山水水,而在和和美美,不在水水山山,而在平平安安。

此次自驾,游览的景点有白帝城,石宝寨,大足石刻,乐山大佛,青城山,都江堰,上里古镇,阆中古城,汉中古汉台,竹溪楚长城…….,关于上述旅游景点的描绘,网上网下,已是美文如云,余在此不作赘述。

而我所能做的,只是采摘此次“游车河”(滥用广东话)河水里的几朵浪花,奉献给诸位面前。

 

一、廿老友清晨离武汉  四小车傍晚达巫山

2017511日上午七时许,老杜,远鑫,小毛的三辆车从常青花园,南方的车从黄浦路出发,经三环上武荆高速朝宜昌重庆方向驶去,筹措多日的鄂渝川陕自驾游正式登场。

经过一天的跋涉奔波,到傍晚时分,车抵坐落重庆大宁河小三峡旁的巫山县,在一家叫作曼斯顿的酒店安营扎寨,经过一天舟车劳顿,人困马乏,晚餐后各自回房休息,一夜无话。

 

二、凭栏杆远眺白帝城   历险阻夜宿石宝寨

512日早晨,驱车离巫山直奔白帝城。

白帝城位于奉节县瞿塘峡口的长江北岸,与瞿塘峡口之夔门遥相呼应。本人在三峡蓄水前后均到过白帝城。三峡蓄水前的白帝城与重庆朝天门码头,万州码头一样,需登百级以上台阶方能到达,那时站在船上,对着山上的景观都是仰视,而今由于三峡蓄水,水漫金山,白帝城已成一座孤岛,水至城门之下,几与水面平齐,当年那壁立千仞雄峻挺拔的夔门已难觅踪影,而高高在上的白帝城此时也只能放下身段与游客平起平坐了。

由于是驾车,不能在江上直面白帝城,只能来到白帝城背面。将车停定,到售票处一打听,门票120元一人,65岁半价。由于同行人群中已有多人到过白帝城,另受童青山“零消费”观念影响,大家一致表示,坚决不进去,只在后门院落处凭栏远眺白帝城,本着来到即游到,点到为止的原则,在外围拍几张照片后马上闪人。

随即,众人登车,直奔下一景点—忠州石宝寨。

去石宝寨的路上是一波三折,由于没有高速公路,四辆车兵分两路,一路沿山,一路沿水,被导航分别导到乡村小路和崎岖山路,道路狭窄且路面破损严重,部分路段积水,行车十分困难。费尽周折,于下午5时半左右四车分别前后到达石宝寨景区。

这真是:

      四车齐奔石宝寨

      卫星导航来搞怪

      历尽千辛与万苦

      傍晚方抵宝寨外

由于石宝寨是一小镇,周围没有大的宾馆,考虑到第二天一早起来就可进石宝寨内游览,于是当机立断,就在离景区不远处的一私人旅店就宿。

晚餐也安排在旅馆内设的餐馆,设宴两桌,自此以后直到旅游结束,除两顿聚餐是安排在一个桌子上以外,其余每晚两桌晚宴几成惯例。

这顿晚宴菜肴虽然谈不上丰盛奢华,由于是离开武汉后的第二顿晚餐,又由于经过一天颠簸折腾,说劫后余生有些夸张,但从行路的艰险到抵达目的地后的喜悦,要想晚餐气氛不热烈也难。

由于本次人数20,每桌10人刚好两桌,自然形成喝酒的一桌,不喝酒的一桌。不喝酒的人每次匆匆吃完饭后,或围、或站在喝酒的一桌旁,或凑兴,或看热闹,看喝酒的人在那里推杯换盏高谈阔论,谈的兴高采烈,吃的津津有味。一个噱头,几句笑话,往往引来笑声一片,几多疲劳几多烦恼,一下抛到九霄云外,难怪青山说:每天晚上桌上的肉,杯中的酒就是当天最好的风景。

看着这一群年近古稀之人,在那里谈笑风生自由自在狂放不羁放荡形骸,不知谁说了一句,真是“六十不浪七十浪”,引起一阵哄堂大笑,自此,“六十不浪七十浪”既成为这次旅游的流行语,也成为本文的标题。

 

三、蔡细国千里寻旧址  黄桷树百年发新枝

513日早餐后,众人步行数十米,购票后依次进入石宝寨景区。

进入景区,只见偌大的景区空空荡荡,异常安静,只有我们一行20人散落其间,既不拥挤,也不嘈杂,江上的清风扑面而来,叫人好不惬意。

石宝寨依山而建,迄今已有四百余年,阁楼共12层,木质结构,只见雕樑画栋,翘角飞檐,耸立在忠县的长江岸边。

我们中的许多人沿着阁楼的楼梯一直爬到石宝寨的寨顶,凭栏远眺江上美景,而我等则沿着原路返回。等我们游完石宝寨,从重庆下来的几条旅游船上的游客刚好到达,景区顿时人声鼎沸,拥挤不堪了,我们暗自庆幸昨天就近住宿的英明决定。

此次重庆忠县之行,除游览石宝寨外,还有另外两个目的:其一,陪蔡俊来忠县寻找童年启蒙学校--忠县顺溪小学的旧址,其二,购买忠州腐乳。

原来,蔡俊六岁时,随父亲来忠县谋生,在忠县川江段为过往的船只点航标灯,工作既危险又幸苦。曾就读于忠县顺溪小学,当年名叫蔡细国,品学兼优,为校大队长(臂徽三杠)。在导航仪的帮助下,居然在原址找到当年的顺溪小学。当我们说明来意后,一王姓年轻英语老师热情接待了蔡俊及众人,并带蔡俊逐一介绍如今学校的变迁。尽管时过境迁,当年的建筑已不复存在,但如今的顺溪小学已是旧貌换新颜,无论规模建筑设施,均与当年不可同日而语,尤其当年在蔡俊念书时栽种的黄桷树现在依然枝繁叶茂郁郁苍苍并开出新枝。此情此景让蔡细国兴奋不已,站在树下滔滔不绝如数家珍地向同行的我们讲述那如烟的往事,真个是往事如烟,往事并非如烟……

从顺溪小学出来,四车直奔忠州县城,去购买有口皆碑的忠州腐乳。忠州腐乳为同行的南方力荐,南方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说的一口流利的日语,一般东西很难入他的慧眼,能够从他口里说出某种东西“哟西”,那足以证明此种东西一定不同凡响。

我们来到县城的忠州腐乳门市部,几经讨价还价,大家纷纷解囊,大袋小袋瓶装盒装,买了不少忠州腐乳。我也凑热闹,买了20元(每斤10元)散装的腐乳留给自己吃,其后几乎每顿晚餐,我都拿出散装的忠州腐乳与大家分享,忠州腐乳味道果然不错,有道是:桂林腐乳甲天下,忠州腐乳甲桂林,一旦拥有,别无所求!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四、 “私房菜”包间声震天 “农家乐”山坡鸡走地

购完忠州腐乳,正值午餐时间一行人在一面馆就餐,除几人到另一餐馆点菜吃饭外,余者均以牛肉面、番茄面果腹由于突然涌入这么多人老板备料不足临时外出买面买蛋老板今天看来是接了一个大单可见平日生意之清淡。

说来也怪,这次川渝之行,无论正餐还是早餐,对于川味大家均十分喜好,常点麻婆豆腐、蚂蚁上树(不是蚂蚁搬家)、毛血旺等,正宗的川菜与我们平时在武汉吃的川菜不可同日而语,原来川菜不仅仅只是麻辣而已。

闲话少说,经过近300公里的奔袭,大约下午6时左右到达四川大足,入住君朗酒店。

晚餐定在宾馆斜对面的一家叫作“私房菜”的餐馆,包了一个内设两个桌子的包间,为了对三天来四位司机的辛劳表示慰问,大家一致推让,让四位司机一起在上席就坐,余者再随意入席。待两桌酒菜上齐,众人又开始举杯邀明月,把酒问青天了。

不多久,不喝酒的一桌就已结束战斗,撤离饭桌,全部人员围将过来,晚餐进入到吃的吃看的看阶段。

这边厢,酒过三巡,渐渐入港,你劝酒我敬酒,好不热闹。

酒席接近尾声时,掀起本次喝酒的一个高潮:有人提议,大家一起向四位司长敬酒,场景及台词(用行话说就是“桥段”)这样设计:

面对四位司长,众人一边敬酒一边齐声高呼:首长辛苦了!

四位司长同声回答:同志们辛苦了!

全体人员齐声高呼:为人民服务!

大家先按以上台词预演一遍,接着,正式演示开始,一时间,只见整个房间内“首长辛苦了!”“同志们辛苦了!”“为人民服务!”之声此起彼伏,喊叫声,欢笑声,在房间内回荡,一群老顽童们在用行动上演着“六十不浪七十浪”。

第二天清早,一行四辆车来到大足石刻景区。

待车甫一停定,立马上来一美女帅哥,美女姓陈,是一个去年旅游专业毕业的大学生,现在做导游工作,毛遂自荐要求当我们的导游;帅哥是一当地开农家乐餐馆的小老板,他向我们提出,由他把我们带到一私人停车场,只交很少停车费,如此我们每人便可省去20元的游览车费进景区,其交换条件是我们中午得在他们家开办的农家乐餐馆吃饭。

我们一合计,中餐总是要吃的,到那里吃不是吃;另外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团队,也需要一个导游为我们讲解讲解,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个钱总是要花的,于是决定:美女帅哥通吃,答应他们的要求,一时皆大欢喜。

把车停在停车场后,由小陈带我们购票进入景区。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同行中的姚建国兄出生于1947年,从年份上已满70岁,可以免票进场,姚兄也生平第一次享受了免费进入旅游景点的待遇,让在一旁一直期盼免费入园的童青山好生羡慕。

进入景区后,导游小陈给我们详细介绍了大足石刻的来龙去脉并对每座石刻逐一讲解介绍,原来,大足石刻为唐末、宋初之宗教摩崖石刻,以佛教题材为主,与敦煌莫高窟、洛阳龙门石窟齐名。

每组石刻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陈导都给我们进行详细讲解,一场游览下来,总的感觉是,请导游的这140元人民币,花的值。

参观过程中,给人印象最为深刻的雕刻是一座千手观音,从08年开始,花了近8千万人民币将其修复,全部贴以纯金金箔,修复后的千手观音金光闪闪,金碧辉煌,据说堪称“国宝中的国宝”,是为大足石刻之镇窟之宝。

从大足石刻景区出来,一小伙把我们拦住,原来他是当时带我们进景区的那小伙的哥哥,说明情况后,他把我们带进他们开办的农家乐餐馆。餐馆搭建在半山腰,上书“观景台”三字,环台皆山也,一眼望去,苍松翠柏郁郁葱葱,风景优美。餐馆下面的斜坡上,散养了一群走地鸡,起码几十只。在餐馆一落座就开始点菜,除了家常菜之外,点了一只鸡,要求现捉现宰现做。老板立马下到围栏里去捉鸡,那捉鸡水平实在不敢恭维,远在当年在农村时知青捉鸡水平之下,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捉了一只公鸡,一称,79两,将近8斤的一只大公鸡,仅这一盘菜就花去大几百元。从最后情况来看,菜品味道可口,只可惜中午不能喝酒,稍感遗憾,整个价格除烧公鸡稍贵一点之外,其余还算公道,在景区就餐,能有这样的消费水平,应该是可以接受。

从农家乐餐馆出来,直奔下一个景点—乐山大佛。

 

五、嘉州府三水绕大佛  锦官城柴门宴故人

乐山,古称嘉州,位于四川盆地西南部,坐落在岷江、青衣江与大渡河三江交汇处,以著名景点--乐山大佛闻名于世。

我们从大足出发,当晚到达乐山,入住乐山金泰假日酒店,晚餐后休息,蓄精养锐,准备明日游乐山大佛。

第二天(515日)早晨,游览乐山大佛。

在去乐山大佛的路上,十分不顺。本来从我们在乐山住的宾馆到乐山大佛景区的距离不足10公里,然而,就这短短的10公里路程,却让我们花去一个多小时。

事情是这样的:这次自驾游的经历,让人感到,如今社会处处是“坑”,如城市基建把马路挖的坑坑洼洼的“有形之坑”;更多则是各种禁行禁停单行限速的“无形之坑”,尤其这些“无形之坑”标识不清,稍不留心,就掉进坑里,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明“坑”易躲,暗“坑”难防。

第一次,我们被导航仪导到大佛景点的背面;第二次几乎就要与大队伍汇合了,还差几百米,又鬼使神差地掉头重来;第三次已经到了景区停车场,稍不留神,又开了过去,但此地已是单行线,不能掉头,不得已只能一直向前开,围着一座大山重新绕到景区,就这样在景区附近转了34圈才总算进了停车场,一车人都已经被导航仪、单行线折腾的没有了脾气。正准备停车时,一停车场的工作人员走过来,指挥南方倒车,南方本来正为多跑了几圈冤枉路,一股无名火正愁无处发,当停车场的伙计一句话刚出口,南方烦了,把火一熄,发动机停下来,对着那伙计十分“翻”地用武汉话说一句:你来开!那人开始没听清武汉话,稍微楞了一下,会过意思后,马上也翻了脸。我等知道,强龙难斗地头蛇,出门在外,还是息事宁人为好,于是几人赶忙下车,忙不迭地解释,把那人拉走,方始解围。 

购票进入大佛景区,与大部队汇合,此时景区内已是人满为患人头攒动拥挤不堪。除几个曾经到过大佛或有恐高症的人没有下到大佛底部之外,其余的人均被拥挤的人流裹挟着沿着大佛右侧的阶梯走走停停一步一步地缓慢往下移,偶尔瞅个机会拍一张照片。

就这样随着人流来到大佛脚下,乐山大佛坐落在岷江青衣江与大渡河三江汇流的凌云山麓,唐玄宗开元初年动工,唐德宗贞元十九年完工,历时90余年,佛高71米,按3米一层楼,大约有24层楼高。乐山大佛头与山齐足踏三江临江危坐神态肃穆,我与大多数游客一样,在佛脚下仰视大佛,凝视一番,并扶栏凭眺江景,随意拍几张照片,以作纪念,然后又跟随大流,沿另一侧阶梯边走边歇爬到山顶,以此方式,完成对大佛的顶礼膜拜。

我还是22年前(1995年)参观过乐山大佛,与当年相比,一是当年游客稀少,不似今天游人如织;二是当年的江水汹涌澎湃,三江汇流蔚为壮观,不似今天这么温良恭俭让;三是对岸高楼林立,那钢筋水泥的现代建筑与有千年历史积淀的古佛在视觉上形成强烈冲击,反差极大;总之,观感远远没有当年的好—到底是年岁大了,喜欢怀旧还是真的是环境的破坏而导致视觉的美感全无呢,我也说不清楚。

 正当我们优哉游哉不紧不慢地从大佛景区出来时,突然接同行电话,催问我们现在何处,要我们立马赶到停车场,乘车直奔成都。

原来,谦恢夫妇不但为我们在成都定好旅店,而且已经在一家叫作“柴门会馆”的酒店定了两桌酒席,为我们摆酒接风,下午两点之前必须赶到。

盛情难却,再加上中国人一般很重视“他乡遇故知”,把它视为人生四大幸事之一,于是恭敬不如从命,四车从停车场鱼贯而出,上乐成高速,直奔成都而去。

 中午两点左右,四车先后抵达成都,谦恢夫妇也早已在路口等候,一行人在旅馆安顿后,来到“柴门会馆”。

“柴门会馆”是成都一家有名的川菜酒楼,本来下午两点食客很少,酒楼一般歇业休息,但谦恢夫妇头天已与酒楼谈妥,留下当值大厨与服务人员,专门为我们这两桌服务,谦恢夫妇的精心周到安排由此可见一斑。

谦恢夫妇客居成都多年,也算半个成都人。我们打扰谦恢夫妇也远非一次,记得09年去康定旅游,也是谦恢夫妇一手安排,那时的小外孙还抱在怀里,如今一晃8年过去,昔日的幼童如今已成小学生,让人不得不觉得时光飞逝。

菜是正宗川菜,酒是正宗川酒—两瓶五粮液,加上老朋友异地相逢,酒宴上情绪之高涨、气氛之热烈,岂是拙笔所能表达。大家敬酒劝酒碰杯干杯,重复着酒桌上的故事,最后,酒宴从豪言壮语中开始到轻言细语中结束。

饭后,各自回宾馆休息,下午、晚上及明天自由活动。

我们这支队伍中的很多人是第一次来成都,成都之旅对于他们是启蒙补课之旅。成都旅游资源丰富,市内景点有春熙路、宽窄巷子、青羊宫、武侯祠、杜甫草堂等;另外,青城山、都江堰那也是非去不可的,如果以上景点没有去过,那你都不好意思说你到过成都。

下午来到春熙路。春熙路与北京王府井,上海南京路,武汉江汉路齐名,是成都最为繁华的一条路。我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到过春熙路,眼前的春熙路已经变的让我认不出来。高大的玻璃幕墙,闪烁的霓虹灯,巨大的广告,已经找不到当年春熙路的影子了。春熙路变化是整个社会发展变化的一个缩影,更洋气和更现代化是现在春熙路的特征,但我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至少我觉得少了对历史的保护和传承,这是当下社会发展的一个通病—急功近利,贪大求洋,盲目学习西方而失去自我。或许我们已经老了,这种总是挥之不去的怀旧情绪或许就是衰老的表现吧。

在春熙路一个不显眼的旮旯里,十分欣喜找到龙抄手馆,点了两份龙抄手,尽管已经体会不出当年吃龙抄手的那种感觉,但能够在龙抄手的原址吃上地道而正宗的龙抄手,也算满足了一下怀旧的心情了。

当我打的来到宽窄巷子时,已经是夜幕低垂的时分,宽巷子里已是生意兴隆灯红酒绿人影婆娑了,昏暗的灯光营造出一种暧昧的氛围,这里倒是一个寻旧和怀旧的地方,这里汇集了成都以至四川各地的传统小吃,书画古玩,手工艺人,本来这里的主题是成都小吃和地方文化荟萃地,但昏暗的灯光容易让人想入非非,如果此时从某个屋里飘出“何日君再来”的歌声,或一醉醺醺的大爷被一涂抹的浓妆艳抹的小姐搀扶着从一深巷出来,你一定误以为来到解放前的前门八大胡同,或者是纸醉金迷的旧上海滩了。

第二天也是自由活动,没有来过成都的人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人在建国姚兄的操盘下,通过微信和网上支付,定了十张第二天清晨六点半去青城山的火车票,准备第二天游览青城山都江堰,一共有十人参加,而童青山的参加,则是通过激将法促成。青山网名“青城山”,由于青山一直推崇“零消费”,因此不打算去青城山,于是大家说:“青城山”不去“青城山”,那是什么“青城山”,如果你不去“青城山”,以后就别叫“青城山”,于是五个“青城山”最终促成“青城山”去了“青城山”。

另一只队伍在老杜带领下,游玩市内景点武侯祠、杜甫草堂和锦里。

中午与老杜文年等在宾馆附近的叫做“大龙燚”的一家火锅店回请谦恢夫妇,说是回请,那只是想借以表达我们武汉一行人的一点心意,如果从花费来说那绝对是不对等的。

直到晚上六时多,游青城山都江堰的队伍才回到宾馆,大家一起聚餐(由于我没有去青城山都江堰,故有关情况不是很清楚,待参与者补充之)。途中,谦恢夫妇也带着小外孙来到餐馆为大家送别,直到马路十字路口,与大家分手,互道珍重并相约武汉再见。

这真是:

故友相逢锦官城,锦官城里情意深,如家宾馆早安顿,柴门会馆宴嘉宾。

春熙路上忆往昔,宽窄巷子怀旧人,踏遍青山人不老,山山水水总关情。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第一个午餐,宜昌雾渡河高速服务区,小兰、久华、水英等备好的菜肴,可惜司机们不能喝酒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大宁河与长江交界处看巫山云雨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巫山 第一个晚餐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俯瞰白帝城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石宝寨寨楼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955年至1958年蔡俊在这所小学启蒙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与现在教英语的王老师合影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当年的黄桷树依旧枝繁叶盛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选购忠州腐乳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忠州腐乳的确好吃极了 

 
 

  • 上一篇文章: 春天的守候

  • 下一篇文章: 六十不浪七十浪(照片)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六十年代网友『香香于2017-6-1 17:51:24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一群快乐的浪漫老儿童。今天是六一儿童节,祝我们这些曾经的儿童永远年轻开心。

  • 六十年代网友『夙愿于2017-5-31 12:17:52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遵嘱将莫兄文章发上六十年代。
         一群七十左右的老人的鄂渝川陕“六最”自驾之旅,被莫兄的生花妙笔一描绘,“功夫在景外”的妙处便活灵活现。
       一路欢声笑语。这群年近古稀之人,能这样在一起无拘无束谈笑风生自由自在狂放不羁放浪形骸,既是福分也是缘分。
       期待续篇。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毛主席当年的六句话,不断…[165]

  • 哲学理论常识探讨——与零…[197]

  • 郭松民|新中国人物论之:“…[257]

  • 毛泽东与蒋介石的本质区别…[268]

  • 字字看来都是泪 ----日记(…[524]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武汉“七二○”事件实录…[10012]

  • 南非印象/秋实[9574]

  • 毛远新:以身殉志,不亦伟乎…[26547]

  • 雪芳  / 夙愿[12468]

  • 从人奶宴说开去[15200]

  •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站长:六十年        页面执行时间:171.88毫秒
    Powered by:MyPower Ver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