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六十年代 >> 文章 >> 读书交流 >> 正文  
  我以我血荐轩辕         
我以我血荐轩辕
[ 作者:香香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1577    更新时间:2017-7-9    文章录入:香香

我以我血荐轩辕

                         

——夙愿《日记1978-1979》读后感

 

身体不适要去看中医。看中医又要排队吧,临走前把夙愿的《日记1978-1979》放进了书包。

近年来很少外出带书看了,记得上一次还是国学大师南环瑾老师驾鹤归西时,女儿看到我泪流满面,给我买了一套《论语别裁》。送外孙去少年宫活动时拿出来看,期间一个中年女子过来说:看书的女人真美。

早已过了唯美的季节,不会在意人们的目光,这次我是放不下《日记》封面上那双眼睛,放不下正好看到的那段话:“我以我血荐轩辕......”

 

书对我来说很厚,然而字号挺大,带着花镜看起来不吃力。睡觉前看,夜半醒来看,从开始看到“梦里不知身是囚”,看到杨梅和温树在劳教所相遇四目相对的那一刻,看到她在梦中焦急的寻找母亲, “从此母亲的爱抚哪里还有”?看到她一次次眼中的泪水,我也几度哽咽,直看到杨梅平反,她去被服厂告别,由此及彼,哭声四起,直到胡娇哭的跌坐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喊着,我终于放声大哭起来。中午家里只有我自己,我纵情的哭着,泪水滂沱。像个在外受了天大委屈的孩子看到妈妈的孩子,像个久归未回的终于走到家门口的弃子,像个在茫茫大雾中看到一丝灯光的行人,或是什么也是,就是哭。

 

她是“诗歌中里长大的孩子”,唐诗宋词元曲中外名著信手拈来。

 

在劳教所那个巴黎公社的纪念日, 她回顾了巴黎公社革命那串带血带泪的日历,从心里涌出“世界最美的情歌”樱桃时节:

......

我永远怀念那樱桃红艳的

美好时节,为逝去的年华,

我心痛欲裂!

连命运女神也永远不能,

为我的创伤止血,

我永远怀念那樱桃时节,

我美好的理想岁月。

 

那些飞扬跳跃的词语仿佛在融化在她血里,时而伴随着泪水和激情奔流而出。

 

初中毕业时她在船上看见同学小姨一家三口照片 ,背面是为公殉职的小姨夫 遒劲儿欢快的笔迹:我是幸福的,我爱的人!

她对着涛涛江水朗诵了即兴写下的诗句:

我是 幸福的,我爱的人

我把自己变成了泥土,

为的是大家走的踏实。

我是在尽的责任,

因为要奋斗就会有牺牲。

小路延伸成创造的奇迹,

我是幸福的,我爱的人!

 

我忍者疼痛的折磨,

在泥泞中开荆劈棘。

那血肉化成的路碑啊,

在路旁无言地耸立。

让后来人把教训吸取,

我是幸福的,我爱的人!

......

 

她为母亲所写的诗催人泪下:

 

从此——

扎一朵白花系在心头

捧着你被焚毁的尸骨

我沉痛地送你到哪最后的归宿

无声的泪啊,流、流、流

......

夜静、风住

三更的钟响如泣如诉

恍惚中听到你痛楚的咳嗽,

翻身起来起来哟

无言的绞痛撕裂了胸口

......

 

她为董广——一位坚守正义勇于担当代人受过陷进牛棚的战友写了一封无法投递的信件:

 

......

我把一封无法投递的信件,

藏在了风和云的变幻之间,

我想你能看得见。

循着雄鹰飞过的痕迹,

我们清楚彼此心中

崇高的信念,

为了中国不变色,

为了社会主义的明天。

你不是为个人被“清理”,

一个觉醒的阶级曾与你比肩。

 

“只有真正懂得生活、懂得诗的人,才能创造出诗意的人生”。

她创造出了自己的诗意的人生。

 

 

她像一束白炽的光,以其顽强的穿射,照亮和温暖着每一个与她接触的人。

内心深处的悲悯情怀,使她总是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眼中常含着泪水

她在工厂,看见一个穷困潦倒的锅炉工因为未发工作服而卸去又脏又旧的棉衣,心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泪水不由自主涌出;

她路过一个有高高阶梯的广场,看见一个盲人欲从高处网下行,手拿竹篙在最上面的梯级边点来点去试探,都没有点到实处。她唯恐他摔下来,飞快地跑过二十多级台阶,冲上前扶住了他,并一直将他护送到人行道边。并在盲人喃喃的谢声中泪水盈盈。

她参加厂里的一个因事故死亡年轻工人的追悼会,看到亡者的女朋友却得不到其母亲姐姐的承认,看着女孩临去时的哀怨的眼神,她流着泪在心里成诗一首,替那个女孩叙说了心声:

......

不需要承认。

我的眼泪,

已化成漫天的云霞,

簇拥在你去天堂的路口。

我的爱恋,

已变成相思的花朵,

怒放在你的坟头。

 

为了安抚畸形恋情的吴枫,她为吴枫朗读夜半歌声的歌词:......哦!姑娘啊,天昏昏,地冥冥,用什么来表达我的忿怒,唯有那江涛的奔腾。用什么来慰你的寂寞,惟有这夜半歌声。

 

她帮秀云妹妹写控告信言辞犀利如剑:你利用手中的权利蒙蔽世人,欺凌弱小,你忘了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她主动帮助关小号的华纪敏清除恶臭熏天堵塞的便池。

......

 

她同情生活在最底层的人,倾听着每一个角落里的悲声。尽管身处逆境在鱼龙混杂的劳教所,也是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在她看来能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帮助一个需要帮助的人,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啊。

 

她从不忘记别人对她的帮助,记着那个朴实英俊善良的年轻船员把无钱买票回家看病重的母亲和自己无法兑现的承诺,记者那个送病危的母亲看病,连钱也没要就悄悄离去三轮车夫,记着在她遇到危险时, 瞬间同学生们用身体构筑的晃动人墙。

 

思想的启蒙或许是从父亲抄录的诗歌中获得,但得到升华应该从1965年参加学校组织的中日友好大联欢的活动说起。通过和一位头发花白的南京大学的老师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交谈,从此坐落在下关黄土山与八字山之间的挹江门就是她对南京的第一道记忆之门-——解放门。

而这位用心的历史学者的介绍,开启了她心中的第二道记忆之门——国耻之门。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兴则国兴,少年独立则国独立。——音乐会散场时这位老师对她说的一句话。

从那一刻起,十七岁的她完成了从少年到青年的跨越。

从此,民族大义、忧国忧民之心伴随她成长其一生。她和她志同道合的同学、工友,位卑未敢忘忧国,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度过了一段激情燃烧的青春时光。

 

这是她写于1969年4月的一首诗:

 

这在我是可怕的思想:

假若一定得一声不响,

对压迫不作任何反抗,

像一只绵羊任人宰割,

像一只野兽不去思想。

 

啊,不要让我那样,

我情愿是霹雳和闪电,

用生命的全部热量,

去坐一次快乐的铿锵。

 

这在我是可怕的思想:

假若一定得背叛了信仰,

想庸俗的市侩一样,

躲进安乐的狗窝,

去把双收的名利受享。

 

啊,不要让我那样,

我情愿是荒原中的树,

忍受那寂寞和荒凉,

即使是闪电河狂风,

将我击断,

我也是死在了战场。

 

这在我是可怕的思想:

假若一定得把热情埋葬,

把虚伪和冷酷留在脸上,

只带上一张假的面具,

无声地走向最后的坟场。

 

啊,不要让我那样,

我情愿是一片微弱的烛光,

把自己燃烧殆尽,

给人类我所有的光亮!

 

她是那样写的,也是那样想的,也是那样做的。

 

我是2007年在海纳百川在文章回帖与夙愿相识的,后来在我的博客香香圃,也很多文字交流。她善解人意,文字优美动人心弦, 通今博古,文学底蕴深厚,

 

她的一个关于回帖的帖子真是美妙绝伦:

“正象你说的,“跟帖也美丽”。二者是相得益彰,不可分离的,其实,有时候,跟帖比主帖还美丽。你想想,那么多人响应你的文章,是多么美好的事情。有的就好比钟子期俞伯牙高山流水得遇知音,喜不自胜;有的一日复一日翘首盼望你的文章,如影随形;有的难得的是棋逢对手,杀的难解难分;有的人见了你的文章茅塞顿开,写帖感谢你,拜你为师;有人虽不服气你,要与你比个高下,你不出来了,他也心灰意懒,有的,有的…..,
平民的自娱自乐,自由的思想碰撞,友谊的滋生交流,有这样一个平台多好。

 

我有时思绪难宁,在博客发了几张舞剑的照片,配上屠洪刚的“霸王别姬”。

我站在烈烈风中/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望苍天/四方云动/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     她回复: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这是西楚霸王当年的慷慨悲歌. 
办公室的电脑没有声卡,下班回家再边听歌边看你舞剑.
可别真往脖子上抹呀,现世还没有一个值得俺们香香这样的.--- 

这句满是温暖和笑意的戏谑的一直弥漫在我心里。

 

我有时心意沉沉,看见一张照片上远远遥望的两座山,触景生情:能走到一起吗?像两座山。她即兴做了一首小诗:

 

寄语香香圃可爱的小蜻蜓小蝴蝶们:

在云之上你们飞来飞去,
在山之间你们透露心迹:
唉!这两座山相对了一千年,
多希望他们能走到一起!
你们仰慕山的伟岸,
可曾知道它站立的不易?
你们欣赏山的高傲,
可了解它深入地心的孤寂?
生为山就只能如此啊,
山有山的逻辑。
若想它们走到一起,
你们可为它们准备好了,
天地相合那地裂山崩的婚礼? 

 

她心境阔立意高,我沉溺于情感之中,她对我讲她心中的切.格瓦拉。讲罗莎.卢森堡。讲石评梅和高君宇的绝世恋情,告诉我:

“世间的朋友,长相厮守是一种,天涯比邻也是一种,而且是更高境界的一种。我视四海之内同一夙愿者为同志和兄弟,用心与之交 。”

“生命的全过程,就是一个寻访灵魂伴侣的过程。”

她的大义大气大情往往使我相形见绌,暗暗自嘲自己无故寻愁觅恨的小女子的情思。

 

当时海纳百川博客博主谢保安的回帖中,对她有一段描述让我印象深刻切有些好奇:我在三十多年前,就听说在汉口一中的圈子内有一个思想非常活跃的群体,我那时就记住了他们当中一些人的名字,尤其是其中有一位女性,听说在后来的清算审查中因思想罪被判了三年的劳教,是这个群体中罹难最深的一个思索者。在后来漫长的岁月里,我与她虽同在一城,却无缘结识,但我一直对她心生敬意。

 

网友泉翁曾作诗与她:

借香香圃 题夙愿/泉翁

【五律】·线描
曾经含蓓小,弹指裹霜年。
身试沧桑苦,心从磨砺坚。
思随纲举目,文若箭离弦。
夙愿三生渺,寄情得意篇。

当时夙愿回复:

(一)
缕缕丝丝线,仔仔细细描。
泉君至诚意,行间字里绕。
(二)
心似金钿坚,耿耿旧时愿。
文似箭离弦,心血四飞溅。
(三)
弹指裹霜年,无意苦争辩。
思随夙愿去,情付天地间。

 

我当时回复:

人生有夙愿,才情天地间,
大鹏恨天低,丝线难描全。
望断离弦剑,岂能愧霜年。
泉君有心寄,香香自了然。 

 

一位我至今不知是谁的匿名朋友在香香圃写了一段话:

 

“能够以纯洁的良心去爱所有的人,那样的一个社会制度,是我的理想,只有在追求它并为之奋斗时我才会产生憎恨---------罗莎.卢森堡
罗莎.卢森堡委身于她理想中的事业,这事业,是同千千万万无权者的福祉联系在一起的.
香香朋友,我不认识夙愿,看了她的文章,感觉她像罗莎.卢森堡更多一点。”

 

这些外界对她的只言断语的评论,我有一丝神秘之感,一般美丽善良温柔才华似乎不能说明她的全貌,这究竟是位什么样的奇女子呢? 看了《日记1978-1979》以后,我似乎明白了:

如果说明丽灵秀高洁凝成了她的气质,

如果说温润浪漫激情织就了她的魅力,

如果说诗歌书画文采赋予了她的才情,

如果说坚守坚强坚韧构造了她的风骨,

那么,信仰理想公正平等就浇筑了她的灵魂。

 

我久久凝视着《日记》封面上那双清澈沉静的眼睛,一幅幅画面在我面前闪过:那个头裹纱布瘦弱的小女生站在主持台上的英雄之气;在宣判她的宣判会上对“贱人”的轻蔑一横;在劳教所遇到神交已久闻树时的四目相对;和小彭在秋收农田邂逅的心旌摇动;在平反后和文清在无声的黑夜的相依相偎。

在追求理想和信仰的路上,她曾热血奔涌,她曾意志如钢,她曾叱咤风云,她曾历经磨难。她坚守着自己崇高的信仰并为此而战,始终不渝燃烧着激情,坚韧的跋涉在满是荆棘的道路上。

想起她曾经引用的涅克拉索夫的诗句:

 

我们不懂,

我们又怎么能懂?

世界上不仅仅只有我们这些人,

也有人热泪涔涔,

却不是为了个人不幸。

 

我真的不懂。

她现在懂了吗?

不过我只懂了一点

——

夙愿和她共同奋斗的那个群体,

不是为了个人不幸!

 

 

 

 

  • 上一篇文章: 王绍光:毛时代的中国没有精英主义色彩

  • 下一篇文章: 字字看来都是泪 ----日记(1978~1979)读后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六十年代网友『春华于2017-7-10 15:38:22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无题
      读夙愿日记
            --宇春
    汉水汉川故园池,
    黄鹤紫金随润芝。
    晓梦远别慈母泪,
    中夜促谈倾相知。
    杜鹃滴泪填沧海,
    飞蛾抱火休不死。
    不尽依依夙愿誌,
    聊慰红尘一段痴。


  • 六十年代网友『春华于2017-7-10 15:26:15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读《日記1978一1979》有感二首             
                 ____余小书
     一·寄托日記道心声/犹如江汉芙蓉生/夏花血紅青春燃/荷叶清清柔情展/荷花開尽莲蓬出/粒粒莲子夙愿生/顆顆莲心似君心/此世难了三生情。
     二·辛苦遭逢起一经/風摧荷花雨打情/梦里不知身是囚/依稀慈母珠泪冷/唐诗宋词铸风骨/直面沧桑倒乾坤/多情自古多遗恨/夙愿如歌意难平。
     注:"辛苦遭逢起一经“:指资本论等马克思经典著作。


  • 六十年代网友『香香于2017-7-9 21:57:08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夙愿:你有一个传奇人生经历,看着日记我曾试图走进你的心里,和你共同探索那些年月的思想旅程,可是我没有你那么高的思想境界, 没有你那么深厚的文学功底,也没有你那么丰富的阅历。文革那年我刚上初一,就是跟着高年级同学后面跑。但我很佩服像你这样的思想者,所以只能尽有限的思维,写出我的感想。所以写不出你的精髓和全部。 
    你的朋友的评论都很有水平,一看就知道是从书海里走出来的,和你都是伯仲之间,我也要好好像他们学习呢。
    谢谢你夙愿,谢谢你给予我的感动,有你这样的朋友是我的幸运。


  • 六十年代网友『夙愿于2017-7-9 11:39:17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香香:
          清早,刚过5点就看到你的微信,并上六十年代含泪读了你用心血,用相知的激情写就的评论。
           家事繁忙,评论一定是你熬夜写就的。它体现了一种惺惺相惜,心心相印!
          
           这本书的发行方式,决定了它的受众面不会宽。
           发邮件打算将书寄给久未联系的老吴一本,他回复说:……你的日记棒极了,我看了两遍,(指电子版)也保存了。还附了一首诗:
       七绝(新韵) 读夙愿日记有感
    成王败寇是非淆,
    才女坚强志气豪。
    日记留得实史在,
    令人信仰赞声高。
       2017年7月8日

          截止目前为止,收到的评论不少,都是比我的主文更美丽的篇章,让人有钟子期俞伯牙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慨。
           前天,你姐夫知青下放地黄梅的农民诗人周解桥在群里写了这样几句:  
          喜得洛阳纸贵,谢德亨赠书。以二十八字回谢:

    坎坷风尘丽藻交,
    天真至爱似三毛。
    灵心一动裁千语,
    阅者怡情犹自豪。

           你们的评论使我认识到,真正喜欢《日记》者在平民草根中,我们才是休戚与共、血肉相连的群体。正是由于我相信有你们这样的知音在,我才有了让其实很粗糙、很稚嫩的《日记》面世的勇气。

           我回复这位农民诗人一首贾岛的诗
    《题诗后》
    二句三年得
    一吟双泪流 
    知音如不赏 
    归卧故山秋。
     
          也以此诗赠你。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深度分析 】  一个西化派…[336]

  • 科技迅猛发展所面临的严峻…[400]

  • 中国的文革与法国的五月风…[546]

  • 毛派宗教化与平民组织的困…[960]

  • 遗忘的纪念和以纪念的名义…[771]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武汉“七二○”事件实录…[11014]

  • 南非印象/秋实[9789]

  • 毛远新:以身殉志,不亦伟乎…[27793]

  • 雪芳  / 夙愿[13044]

  • 从人奶宴说开去[15798]

  •  
     相 关 文 章
  • 一位普通红卫兵的日记选录…[4579]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站长:六十年        页面执行时间:109.38毫秒
    Powered by:MyPower Ver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