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六十年代 >> 文章 >> 观察与思考 >> 正文  
  遗忘的纪念和以纪念的名义遗忘         
遗忘的纪念和以纪念的名义遗忘
[ 作者:夙愿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1337    更新时间:2017-10-9    文章录入:夙愿

     今天是切.格瓦拉牺牲五十周年。在网上看到 魏巍的文章—— 革命浪漫主义的抒情诗——评《切·格瓦拉》,想起自己十年前写的这篇文章。贴出来,以志纪念。
                                                                         ——夙愿

                                 忘的纪念和以纪念的名义遗忘

  
      10月9日是切.格瓦拉牺牲40周年。 
      不是我特别清楚地记住了他的忌日,是媒体的报道提醒了我。 
      清晨,打开电视,播音员正报道古巴、玻利维亚等世界各国举行纪念集会的消息。心感到突然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疼痛的感觉袭来。 
      和很多即将和正在步入老年的人一样,我心脏不好,偶尔会心肌缺血。 
      这次是巧合吗?不!与往常不同的疼痛提醒我,此次的心肌缺血另有原因,是地球另一面的那个传奇英雄没有死,至少在我内心深处还活着——疼痛是对我遗忘的提醒和谴责,疼痛也告诉我,真的遗忘并不容易,因为“切”坚持的理想、他的道德情操、他忘我的献身精神,和我们这一代人的青春、理想和追求是不可分割的。 
      我问我自己,遗忘,是不是意味着对你的经历,对你向往和曾经献身的一切真的毫不惋惜地做了告别? 
      我想起了朋友送我的那本《切语录》,看过以后我把它放上了书架。 
      我理解,朋友送我这本书,是一种相知的赠与,于是,我的感谢也是无言的。 
      今天,我纪念“切”的唯一的表示也是无言的将它从书架上取下带到了办公室准备抽空再次翻阅。 
      为着这遗忘的纪念,我含泪将他的生平再次回忆: 
  
      切格瓦拉出生于阿根廷的名门望族,家境比较殷实,毕业于医学院。 
      切是他的绰号,是他在拉美地区的昵称。 (“Che”) 是西班牙语的感叹词,类似汉语的”“喂”、“喔”。格瓦拉爱憎分明,他说,“切”是给他的战友和同志叫的。 
      他牺牲后,在很多人心中, “切”成了革命、青春、乌托邦的同义词。 
  
      “切”本可以拥有富裕的生活和美好的爱情,还有令人羡慕的职业等等,他却因和朋友骑摩托车穿越美洲的旅途中,看到了下层人民的疾苦,在墨西哥结识了卡斯特罗后,便决定追随其进行游击战。 
      为了心中的理想,他拖着患严重哮喘病的身体,远征古巴,历尽艰辛、九死一生,赢得了古巴革命的胜利,成为古巴革命的杰出领袖,同时“成了碰到困难任务有待解决时,不等人向他提出就去执行的那种人”(卡斯特罗语) 
     卡斯特罗对他的评价是:“一个在行动上没有一丝污点,在举动中毫无瑕疵的典范” 。在古巴革命成功后,“切”任过军事监狱检查长,工业部长、中央银行行长、财政部部长等职。 
     他对一个政权诞生后迅速官僚化是警惕的、反感的。他是反腐败的倡导者和身体力行者,他的业余时间特别是星期六下午,都用于义务劳动。他做体力活并不是做样子给群众看的,他是光着膀子实实在在地真干;他公私分明,年幼的孩子生了急病,他也绝不许用自己的公车送医院;在当时物资困难的情况下,政府发给每个高级领导人一张特殊供应卡,位居国家第二把手的格瓦拉马上退回;他始终要求家人到商店同普通百姓一样排队买东西。至于他那些同战士一样站岗,治疗被视为瘟神的麻风病人从不戴手套一类的故事,更是广为传扬。 
  
     他于1965年辞去职务,离开古巴,又去刚果、玻利维亚继续策动他想象的革命,以一种幼稚的激进游击战,一种以卵击石、视死如归的气概去挑战一个强大的社会体系,去实践他的追求,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他惟一的资本就是那一股正气、一腔热情以及他那种“堂·吉诃德”式的冒险精神。 
  
     1969年10月9日,切死在了敌人的枪下,身中九弹, 并被他的敌人割下双手用以验明身份。 
     这革命史上留下的惨烈回声,历时40年,仍在世界范围内特别是亚非拉国家的人民心中引起锥心刺骨的疼痛。 
  
     格瓦拉牺牲后,在许多国家的群众集会上,经常可看到他的画像和毛泽东像并列。那幅穿作战服留胡子的照片,成了为摆脱苦难而奋斗的许多人的精神偶像。 
      毫无利己动机的献身榜样,使他超越时空,被贫困国度的民众和许多富足的西方人同时接受和称赞。 
      他那种“堂·吉诃德”式的做法和对事业的执着,使一个冷漠的、道德失落的时代,有了正义、自由的符号和象征。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发展中国家的广大市场被少数发达国家的产品所抢占,这些发达国家还以极不公平的手段欺压着全世界落后国家的人民。“切”便成了受欺压人民的旗帜,人们希望借助他可贵的国际主义浩气,将世间一切以强凌弱者打个落花流水。 
      他们希望能将这面旗帜永远高擎,它就是平等和自由! 
  
      1997年,“切”牺牲30周年之际,遗骨在玻利维亚被发现,南美许多国家为此举行了盛大的纪念活动。他的故乡阿根廷为他拍摄了故事片,并在国会大厦前举行纪念诗会。成千上万各国青年聚集到他牺牲的玻利维亚尤罗山谷,而在“切”挚爱的古巴,悼念活动更是盛况空前。  

     2000年,北京话剧舞台上也出现了格瓦拉,也造成过轰动效应。当剧中主人公谴责种种社会不公后大声说:“不革命行吗”时,多半由年轻人组成的观众席上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和呼喊:“切!切!--” 当然,欢呼声和掌声之外,也有笑声、也有叹息。那是另外的情感和价值观的体现。

      有人分析发现,苏东巨变后,全球出现了意识形态趋向淡漠的情形。只不知为什么众多人却仍未放下“格瓦拉情结”? 国际范围内“格瓦拉热”几十年不衰,比格瓦拉本人的胜利和悲剧更值得人们思考。只能说,喧闹的世界虽然物欲横流,人们需要物质利益的同时,对美好精神境界的追求却没有泯灭。只要社会还存在着压迫和不公,切·格瓦拉那种为解放苦难者不惜献身的精神便永远会受尊崇,众多青年人仍会高呼着:“切!切!”

      近几年,格瓦拉的故事以一种煽情的方式演绎,.他头戴贝雷帽、嘴叼雪茄烟的形象,已成为最流行的大众文化符号。它出现在T恤衫、酒瓶、打火机、流行海报、甚至拳王泰森的肚子上,也出现在摇滚歌星、包括艳星麦当娜的性感演出中。 更有西餐馆以“切”的名字命名,其广告语也抬出了“切”,让格瓦拉的故事和美酒佳肴一起被食客们吞下。 仿佛一切只是为了实用。 

     所以有人认为,“在种种纪念活动中,切·格瓦拉的存在,好象失去了其自身的真实涵义,他的人生被抽象成无数个片段,无数种意味,无数种符号,现代人被他的传奇性折服的同时,懒得探究其真实性了。不断重复的纪念活动本身,成为一个被抽空的仪式。他们认为,这种做法其实是准备用来去遗忘的——很多人知道他如何死去,但没人懂得他为何去死。” “这个革命者,似乎已经成为消费时代的时尚符号,失去了具体革命内容的格瓦拉,却成为了这个庞大体制中的人们寄托反抗、反叛梦想的偶像,进而被这个庞大体制加以利用,成为也仅仅成为消费符号。对于一直致力于推翻这个“庞大体制”并为此献出生命的切·格瓦拉,可能再也没有比这更具讽刺性的了。” 

      这种说法有它一定的道理,在某些人那里,它或许是成立的。但是,还有没有别的意义呢?那些被挤在社会边缘的、孤立无助的人,那些贫病交加的、流离失所的人,那些被侮辱、被损害的、包括以肉体换取生存的、各种社会底层的人,他们内心深处不可以有向往吗? 也许可以说,“切”的道德力量不仅超越了国界,也超越了等级。

      在我和我的朋友们那里,纪念本来的意义并没有失却。因为我们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无论我们怎么想要摆脱,我们身上都或深或浅带着它的印记。纪念他,同时也是在纪念我们自己。 或者,纪念可以说是祭奠,但决不是为了遗忘。 

     “切语录”的编者说: 世界需要一部“圣经”,那些“圣经”无法覆盖的人,那些永远孤独的看着切的画像泪流满面的人,则需要一部《切语录》。 我不知道我究竟属不属于“圣经”无法覆盖的人,但我一天里几次泪流满面。 为了我的不愿意遗忘,无法遗忘,也为了有些人的以纪念的名义遗忘,我留下以上文字。                                                                                               2007年10月10 日 

  • 上一篇文章: 地球最后的“枪图腾”

  • 下一篇文章: 科技迅猛发展所面临的严峻课题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六十年代网友『香香于2017-10-11 22:01:46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曾经在海纳百川看过夙愿这篇纪念切.格瓦拉的泣血之作,从此认识了这位革命、青春、乌托邦的传奇英雄。
    一晃十年过去了,重读这篇文章时,依然震撼, 作者当时一天里几次泪流满面的场景,也深深打动了我、 在这个世界上依然还有这样一些人,她(他)他们没有遗忘这面为了人民解放而不惜献身的旗帜。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文革,一次没有成功的群众…[2747]

  • 中国文联副主席:现在的人…[3400]

  • 清明节祭奠毛主席归来[1732]

  • 感谢生活[314]

  • 井冈山随想 ——为什么爹爹…[292]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夙愿《日记1978—1979》座…[2615]

  • 《武汉“七二○”事件实录…[13324]

  • 南非印象/秋实[10545]

  • 毛远新:以身殉志,不亦伟乎…[30640]

  • 雪芳  / 夙愿[14317]

  •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站长:六十年        页面执行时间:109.38毫秒
    Powered by:MyPower Ver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