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六十年代 >> 文章 >> 知青岁月 >> 正文  
  南方都市报,做人不能这么无耻!关于邓玉娇案         
南方都市报,做人不能这么无耻!关于邓玉娇案
[ 作者:佚名    转贴自:http://club.business.sohu.com    点击数:2190    更新时间:2009-5-23    文章录入:红山石

看惯这世界无耻的嘴脸,对狰狞已经有了熟悉的适应力,但南都2009520的无耻,让自己再一次悲哀地感到,失望的泡沫就是从信赖的背后挤破,看了今天南都A12-13版的《女服务员与招商办官员的致命邂逅》,看到这一惯敢言出名的报纸、貌似站在人民当中的立场,以一种小说的手法,揉和传播学和心理学技巧的大作,不禁感到,无耻往往就在你身后,带着一脸通俗的微笑,去用文字的技巧来愚弄你。

 

众所周知的是,报纸与小说周刊唯一的区别就是:报纸就是客观报道事实的,所以在南都新闻A12-13新闻专版的内容,人们都是当新闻是读的,而不是在新闻的版面写小说。 所以这篇一开始就使用心理学人格化的技巧,以被杀邓贵大老婆哀婉的视角:邓贵大被杀死的那天,醒来得很晚。早上7点,郑爱芝从床上爬起来,看到丈夫连一个翻身的迹象都没有,平常这个时候,夫妻俩几乎是同时起床,一起吃早餐,然后各自忙碌。但那天是周日,郑爱芝以为这是由于丈夫头一天晚上应酬太累,疲惫还未褪去,所以也就没吵醒他。‘那天很奇怪,他是个生活有规律的人,晚上从来没有超过12点睡觉,早上也没有迟过8点起床。’她后来回忆说,当时并没有将这点视为不祥之兆。大概10点半的时候,郑爱芝从她工作的地方———野三关政府宾馆回家取钱买高压锅,她在宾馆食堂上班,那里离家只有一墙之隔。她看到丈夫蹲在院子里,正在跟一个老太婆聊天。郑爱芝上前问她是谁?“你不知道么?四楼的老人家,李某某的母亲。”邓贵大说。他们以夫妻俩一贯的无关痛痒的方式聊着,郑爱芝出门时叮嘱说,‘你们一天在街上跑,今天星期天,记得把电费交上。’”

 

在惜墨如金的新闻面里,文章居然有了这么多的篇幅来描述死者平凡而可触摸的生前的一天,突出了他的平凡、朴实甚至平庸,淡化了事件发生时候飞扬跋扈的场面,平息了人民对贪官污吏的愤怒。新闻的一开始还用一连串的问句貌似公允地问道:“510到底发生了什么?被刺死的官员———身高1.60,体重不到45公斤的邓贵大,在很多人眼里,是举止温和的一个人,为何当天判若两人?而邓玉娇在刺出水果刀之前,又经历了什么?” 请问,刻意突出这16身高45公斤的弱小形象,这与案件有什么关系? 大多残忍的杀人犯都对家里很柔情,但这一点也没有耽搁杀人犯对外人的狠毒。

 

而对于用钱抽打邓玉娇脸的事件是怎么解释:“到后来,警察以遗物方式归还了4000多块钱,那正是击打邓玉娇头部的一叠人民币。郑爱芝说,邓贵大平常爱好打牌,兜里面总装着几千块。”看到没,这不是公款吃喝,这是一般百姓爱打牌在口袋装的打牌钱。

 

与此同时,文章同样描绘了邓玉娇出事的那一天:“邓玉娇在几个朋友中长得最俊俏。她的穿着,对于小镇上的人来说,过于时尚;尤其是4月份,她从浙江游玩回来后,几乎每天戴着一副红框的没有度数的眼镜。她对姐妹们说,“这副眼镜花了300块钱,很好看。”但她走路又是大步流星,无拘无束,这在很多人看来,显得格外张扬,乃至有些怪异。”这是伏笔,衬托出邓玉娇的飞扬跋扈,在群众中搞坏她的想象,这方面描写太多了,还有:“事实上,几乎所有朋友,都察觉出了异样。唐芹说,她真的是精神出了问题。这一对好了几年的朋友,最近一个月里危机频频:邓玉娇脾气稀奇古怪,很暴躁,谁也不搭理。除了坎坷身世和不幸遭遇,爱情对于邓玉娇来说,也很残忍。这些都是邓玉娇的亲人们所不知情的: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她经历过两段无疾而终的感情。第一次是在去年,当她发现男朋友原来是有家室的,她被欺骗后,更加抑郁。”

 

我们可怜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被媒体不良诱导的大嘴巴,给自己女儿日后的定罪打下很多伏笔,有时候对这些可怜愚昧而又自以为是女人,就一个感觉,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也许张树梅自作聪明以为说自己女人抑郁症,就不会被追究法律责任,但毕竟抑郁症的烦躁杀人,与精神病的不可自控杀人有本质区别。下面的话,我不相信是一个母亲所说的,我想不通一个母亲会说这些让人产生预谋杀人联想的话:张树梅听了半天,还是不理解:“家里有水,怎么跑到这里洗衣服?”

 

然后我们再看看记者对现场的“细腻”描述:“杨红艳赶到的时候,休息室内的时间仿佛凝固了。一个玻璃杯在打斗中掉在了地上,邓玉娇瞪着眼,咬紧牙,紧紧握着一把水果刀,“她被激怒了。”杨红艳说。还没来得及打招呼,杨红艳看见站在邓玉娇对面的邓贵大迎面扑下来,倒在了邓玉娇脚下。“放下刀,”杨红艳对她喊,“你还拿着刀干嘛?”邓玉娇仿佛什么也没听到。杨红艳准备拉她出去,邓玉娇置若罔闻”

 

然后记者恰如其时的煽情来了:“邓贵大下葬时,读高二的儿子回来了,“你应该知道,你爸爸不是这种人。”她对儿子说,但心里又认为,总归是件丢人的事。”

 

这样,记者还不忘同时踩邓玉娇一脚:“除了坎坷身世,爱情对于邓玉娇来说,也很残忍。在杀死邓贵大前半个月,她从浙江回来,发现男朋友电话再也打不通,她变得歇斯底里,数次在朋友面前失声痛哭;杀人当天的中午,邓玉娇在几个姑娘的麻将牌局中和一个朋友吵了起来;起因是那个叫唐芹的女孩劝她:‘你以后走路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张扬?’‘关你什么事,’邓玉娇很气愤,边说话,边拍打着桌子,一如她平常的个性。朋友们不再理会她,退回到了里面的卧室。平息下来后,她主动进去说,‘你们也知道我的脾气。’随后,她加入了姑娘们的“麻将战”。” 果然,记者用妙笔把邓玉娇刻画成一个低俗、脾气暴躁和专横的不讨人喜欢形象。

 

我想,此时南都的记者,你猥琐地躲在群众当中,用貌似客观的陈述,以人格化的心理学技巧,用小说般渲染铺垫的手法,终于选择了出击的时机,弥补了一辈子的时差,把握了一生中最大的一次际遇。等待一个巨人倒下的砰然声音时,我想他一定是用眼蒙住双眼此刻心在怦怦地跳,身体在颤抖着,正如所有的小人在背后捅了人一刀随后那段时间的漫长和期待。

 

你以为天下人都是傻子一样被你推着转? 你就直接判邓玉娇杀人好了。 你还做这么多铺垫、玩这么多技巧、与其被你愚弄而死,不如被你强权而死!

 

转自http://club.business.sohu.com/r-enjoy-1299877-0-0-900.html

  • 上一篇文章: 长篇文革小说《雨雪霏霏》连载七

  • 下一篇文章: 知青网目录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游客『白曰于2009-5-23 11:10:19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其实,邓贵大的妻子说“邓贵大平常爱好打牌,兜里面总装着几千块。”,也欲盖弥彰招出了邓贵大喜欢打牌赌博,不过她认为邓贵大的赌博就是上班,就是招商引资,就是干有特色的社会主义。

    说起来邓贵大也冤,连当地镇干部都说“这里(指雄风娱乐城)的特殊服务很有名气。”,邓贵大只是要求特殊服务的色情狂中的一个,何况还有“招商引资”的护身符。偏偏倒霉碰到了“不识时务“的邓玉娇。全中国人民谁不知道娱乐业的“特殊服务”即为性服务,只有法律不知道,只有法律装聋作哑。只有制定法律的人、玩得转法律的人装聋作哑。有杨三姐恐怕也不行。
    你看,招商办给福诚矿业办事,铁矿掏钱请这三个官员寻欢作乐,官商沆瀣一气吃喝嫖赌,拉动地方内需,多和谐的一副图画。


  • 六十年代网友『黄土高坡于2009-5-23 8:59:58发表评论:
  • 评分:5分
        现在已经十分清晰了,从巴东官方起,公仆们都在为公仆发声,小民邓玉娇的冤屈需要一个新的杨三姐,可惜她没有。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毛主席当年的六句话,不断…[272]

  • 哲学理论常识探讨——与零…[209]

  • 郭松民|新中国人物论之:“…[272]

  • 毛泽东与蒋介石的本质区别…[285]

  • 字字看来都是泪 ----日记(…[548]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武汉“七二○”事件实录…[10026]

  • 南非印象/秋实[9580]

  • 毛远新:以身殉志,不亦伟乎…[26567]

  • 雪芳  / 夙愿[12473]

  • 从人奶宴说开去[15211]

  •  
     相 关 文 章
  • 看洛克如何为邓玉娇断案[1237]

  • "新太监"再现的遐想[1445]

  • 邓玉娇案:未了之案[1260]

  • 邓玉姣案的启示[1213]

  • 公安机关对邓玉娇变更强制…[1523]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站长:六十年        页面执行时间:109.38毫秒
    Powered by:MyPower Ver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