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六十年代 >> 文章 >> 知青岁月 >> 正文  
  我们村的女知青(4 - 6)         
我们村的女知青(4 - 6)
[ 作者:关尔    转贴自:关尔的博客    点击数:3508    更新时间:2009-7-12    文章录入:黄土高坡
 我们村的女知青

  四、赶集、鱼?驴?

  女生在城里是爱逛商场,一星期不逛几次商店就像瘾君子抽不上烟泡,那浑身都不自在。到了农村这逛商场是指望不上了,但每隔十天的一次的羊泉集,虽是来回二十里土路需要自己步行,那也是绝不会轻易放弃的,逢集必赶。刚到农村时赶上冬闲,闲得她们不消耗些体力都难受。每次赶集,刚起床便对镜仔细梳洗一番,换上件还算鲜亮的外套,早饭后与村里的男女老乡们相跟着,说着互相谁也不太懂的方言奔公社去了。

  在当地赶集或叫赶会,是用一种半原始的市场经济交流手段来调节农民自留地的栽种计划和小型禽畜类的养殖,更是村民们实物换货币的的一条重要途径。集市上从粮油蔬菜、农具劳力到大小牲畜、修盆补碗应有尽有。现在有些人渲染计划经济把赶集归纳于“自由市场”,属资本主义的尾巴,在全国遭到批判和禁止。可最起码在陕北各县镇大概还没有人认为这条资本主义的尾巴有什么不好,也没人干涉或收管理费。羊泉集是农历逢五赶集,吉子现公社是农历逢十赶集,相比之下吉子现的集要小一些而且离我们村也远一些,来回有四十里。这几个女生赶完这集赶那集,虽把她们累得也够呛,但她们还是乐不思疲。自从知青来了以后,各处集市上也显得乱一些,一些男知青在集市上打架、拍婆子、顺手牵羊的事不断发生。

  我们是腊月初五到的村,腊月十五L、C、SH去羊泉赶集。到集上先去邮局寄信、取信、拿报纸(刚去的头一年县知青办用知青的安家费给每个村的知青定了份陕西日报),然后去逛集市。就在该买的东西买得差不多的时候,集市上出现几个穿军衣的男知青,他们晃晃悠悠地走近这三个女生。这几个男知青倒也不怯场,上来就问:姐们,哪个村的?认识认识,都是北京来的,交个朋友怎么样?这三女生前几天被吓得到这会儿还心有余悸,今天的狭路相逢更是把她们吓得魂飞魄散,幸亏我们村的老乡在附近,在老乡的掩护下这才逃离集市。

  回村的路上,老乡说:兀些个哈怂鱼(驴)毬,咋尽耍弄绿蛙?C没听懂别的话只听清“鱼球”二字,就问:鱼球?是不是鱼丸子啊,快过年了,一到春节我就想起我妈来了,每年大年三十我妈就给我做鱼丸子吃,可好吃呢!不信你问L和SH,她们也吃过。L也说:是挺好吃的,鱼丸汤还是一道名菜呢。C又问:这儿有鱼吗?我也会做鱼丸汤,春节我给你们做一个,保险比猪肉丸子好吃。L和SH也抢着说:我也会…。老乡也没闹明白她们说的此“鱼”非陕北的彼“鱼(驴)”,只是瞪着一双惊奇疑惑的眼睛盯住C问道:鱼(驴)毬汤?你北京绿自蛙(女子娃)一满爱喋(吃)鱼(驴)毬?俄这达的绿蛙阔不敢哩!回村后老乡就三女的话题问我们:北京人咋爱用“鱼(驴)”毬做汤哩?把我们都笑喷了,好在我们已向老乡学了些骂人的方言土语,不至于把“鱼”和陕北的“鱼(驴)”搞混,知道驴钱肉和鱼丸子的区别。

  三女这次赶集收获也算是不小,她们在赶集的路上了解到小队记工员义合家有几间空房,综合条件比这两间好。义合家有一个母亲和一个二大(二叔),三人住着十几间房,他的两个姐姐已出嫁,家里两个壮劳力,义合的二大懂得勤俭持家,又善于经营自留地,所以家境比较殷实,义合属兔当年周岁18,按当地的结婚年龄周岁19就可以结婚,义合打算来年结婚,女家是南章大队的,比义合还大一岁,结婚的新房也已经准备好。三女找义合的二大商量妥就搬进了义合的新房,算是先给新人暖暖房吧,自此她们烧炕、喝水的问题算是解决了,只是义合二大的脾气有些倔,常嫌这几个女娃太懒,早起常睡懒觉不出早工。W和D还住原处,晚上倒是不用听她们叽叽喳喳地搬事弄非了,耳根子自是清静了不少。

五、搅会

  晚上清静了白天可热闹了许多,公社由各村抽调了一些贫下中农组织了一个贫宣队来到我们村搞斗争、批判、改革。一天下午在小学校的操场上召开东、西两村全体社员大会,会场上临时用几张课桌摆成一排算是主席台,队干部和公社干部坐在课桌后面,先由公社干部李栓柱讲话。李二十六、七岁,县高中毕业,嗓子有些沙哑能讲几句带陕味的普通话,他拿起一份大概是什么文件就开始读起来。底下的男人们靠着墙根屹蹴(蹲)着抽烟,婆姨们坐在土坯砖上纳鞋底,两村的女知青们都坐在一起小声说笑,声音忽大忽小,说到高兴处仰头偻腰笑个不止。李示意性地咳嗽了几次,见还不起作用,就有点上火,他放下文件,冲那几个女生说:请那几个女同学不要言传(说话)了,注意听文件传达。可能那几个女生太专心调侃了,没听懂李栓柱陕北音的警告,她们头都没抬,根本不理他这个茬,还接着说笑。

  这些女生对他的话敢不理睬,使他在村民面前大丢面子,他立刻火冒三丈,拍着桌子大声说:说你们呢,莫听哈?再耍笑,都给我滚!D站起来插着腰说:乐意说!你他妈的管着吗?公社干部到村里一向都是说一不二的,村民们称他们是公家人或上面的人,村民被他们管得如小绵羊似的俯首贴耳,没人敢不听他们的话,要是碰上个把不听话的捣怂(淘气)就派上几个民兵用小绳绳一捆,送公社关上几天。这回碰上个不知天高地厚的D这一骂,把从没吃过亏的李气得七窍生烟从凳子上蹦了起来,他拍着桌子吼道:不要以为你是北京来的有啥了不起,你们是来接受再教育的,再捣乱就开你的批斗会。D闻此言,立刻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大步走向前隔着桌子双手抓住李的肩膀使劲往下一摁,把李压在凳子上说:你给我老实呆着!李愣了几秒钟,脸都憋紫了,脱口喊道:亥(拿)绳绳把她捆了。D转身把一个纳鞋底的婆姨推开,拿起一块大土坯,来到桌子前,把土坯往桌上一摔,土坯碎成好几块,D一手抄起一块土坯,对着李的头说:我看谁敢!我拍花了他,砸碎他的狗头!村干部和老乡哪见过这阵势,一个个都张嘴瞪眼地呆傻了,瞬间就像被施了定身法全都保持原状动弹不得,全场鸦鹊无声,这才见识了原生态的目瞪口呆。

  李的大脑飞快地转着:一定要把这女知青捆了,好好整狗日的一哈,给她们来个下马威,要不日后咋管她们?可他往D身后一看,东、西两村的几个男知青也虎视眈眈地脱了大衣站了起来。他大脑继续转着:知青打架不要命,前几天张家湾的北京知青还跑到甘肃和甘肃知青打了一架,把甘肃知青叠日踏了(打坏)好几个,闹不好他们再叠(打)俄一顿!好汉不吃眼前亏。小不忍,则乱大谋。他忙缓和下来说:你恼(生气)啥哩?有话好好说吗。D一看李软了,就把土坯往地上一扔,拍了拍双手的土说:你要早这样不就结了。

  D这一折腾,震惊了两村的村民,散会后他们奔走相告说D砧(zhen 厉害)太太的,把个公社干部赫得直打颤。D也好不得意的说:他要敢动我一个手指头,我真敢拍花了他。后来村里的娃们还套用了两句当时的流行词句来赞美D: DXX一声吼,栓柱也要抖三抖!

  六、春节“革命化”?

  满刚妈六十多岁,是个身体精瘦满脸皱纹的小脚老太太,我们随村里人叫她二妈。腊月二十三,她给我们炒了些南瓜子和麻子(比谷粒略大,是榨油的原料),村里的老乡也拿来些麻子饼、软糜子馍、摊黄黄(做法类似煎饼,用发酵的糜子或小米面摊制而成,形状如大饺子)等食品,女生们也把从北京带来的水果糖贡献出来些。大家坐在满刚家的炕上刻着麻子、瓜子,品尝着黄黄、油糕等食物聊着天。

  D带着一股凉风从外面推门进来,她跳舞似地跺着双脚,搓着冻得胡萝卜似的双手说:又快下雪了,真冷啊!她来到炕边从炕桌上拿起个黄黄咬了一口,又伸手去抓麻子,一不留神把黄黄掉在地上,D抬脚想把掉地的黄黄踢到门外去,门外一只猪婆正哼哼唧唧地趴在门口等着飞来的口福。在灶旁的满刚妈忙颠着小脚跑过来说:阔不敢!她赶紧弯腰伸手把黄黄从地上捡起来,在衣襟上蹭了蹭,又回到灶台前用擦锅的麻团擦了擦就坐在灶前的小板凳上乐呵呵地把那个黄黄吃了。她边吃边说:受苦人,阔不敢日踏粮食哩!满刚妈及村里的乡亲让知青们吃饭时总是说:“吃!吃!再吃些!不敢(别)卧(饿)哈咧”。一点不怕浪费粮食,可对被知青咬了一口,而且掉在土地上,沾满泥土的一个黄黄却如此珍惜,这情节不能不使我等为之感动。

  听说有的知青回北京过春节去了,女知青们似乎挺羡慕。县知青办和公社干部到各村组织知青开会学习,告诫知青“要就地抓革命,促生产,过个革命化的春节,不许回北京,如私自回京要严肃处理”。其实我们春节压根也未打算回北京,只是县知青办的这种告诫方式使我们心里很不平衡,我们又不是犯人,凭啥被剥夺人身自由!外村有些长了反骨的知青逆反心理强,他们说:你不说,我倒不一定回,你越不让我回,我偏要回,难道在北京过春节的人都是“不革命化或是反革命化”的?腿长在我身上,想啥时候走,抬腿就走,看你能怎么严肃处理我,难道你还敢把我的毬咬下来不成?

  快过年了知青们帮着老乡磨面、戳玉米、做豆腐、摊黄黄、炸油糕、贴窗花,其实也算不上帮忙,只是看着新鲜有趣,都想试试,到后来我们自己开伙后就谁都不愿意干了。队长还拿知青的安家费为知青割了十斤白肉(肥猪肉),拿绳一拴吊在女生宿舍的房梁上。年三十那天女知青没哭倒是老Z在宿舍门口哭得昏天黑地,把女生们也惹得眼红心跳伤感动情的。

  那年的2月17日是大年初一,7个知青都在满刚家包饺子,陕北的擀面辊都是近一米长,没有短的,擀饺子皮时很不方便。满刚的妹子艾英说:包扁食不用擀皮。说着她就拿起一小团面在面板上按了一下,然后又抻了抻就把馅放在抻好的面皮里包上,再双手拢住扁食用手指用力一捏面皮,一个近似于饺子的扁食就成型了,这样的包饺子倒是第一次见。

  忙活了一前晌,大概下午2点才把猪肉酸菜馅的扁食煮好。女生一边捞扁食一边说:咱们这算是过“革命化”的春节,喋的是“革命化”酸菜馅的扁食,人家回北京吃的可是“反革命化”纯肉馅的饺子。大家拿起筷子围着炕桌吃饺子的时,我才发现D是左撇子,坐谁旁边胳膊肘都跟人打架,只好自己一人坐灶前的小板凳上吃。大家正吃着,忽听见C“嗷”的一声怪叫,吓大伙一跳。在座的人都把目光投向她,就见C的筷子上夹着半个扁食,扁食中露出几屡青绿色的酸菜馅,酸菜馅中有个明晃晃、亮晶晶的东西,大家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枚二分硬币。C满脸怒容地说:“真缺德,谁那么乘钱?把钱包饺子里!差点没把我门牙硌掉了”!满刚的妹子艾英笑着说:饿包哈滴,这是俄这达的风俗,大年初一吃哈包钱的扁食那人这一年有福气。C听了立刻转怒为喜,把那剩下的半个包钱的扁食一下塞进嘴里,差点没把那枚硬币吞到肚子里去。还别说,C吃哈那个包钱的扁食,还真沾些福气,一年半后第一批被分配了工作。

  • 上一篇文章: 我们村的女知青(1 —— 3)

  • 下一篇文章: 我们村的女知青(7-9)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深度分析 】  一个西化派…[335]

  • 科技迅猛发展所面临的严峻…[400]

  • 中国的文革与法国的五月风…[546]

  • 毛派宗教化与平民组织的困…[960]

  • 遗忘的纪念和以纪念的名义…[771]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武汉“七二○”事件实录…[11013]

  • 南非印象/秋实[9789]

  • 毛远新:以身殉志,不亦伟乎…[27793]

  • 雪芳  / 夙愿[13044]

  • 从人奶宴说开去[15798]

  •  
     相 关 文 章
  • 我们村的女知青(16-19)[6751]

  • 我们村的女知青(13-15)[7741]

  • 我们村的女知青(10-12)[6312]

  • 我们村的女知青(7-9)[4163]

  • 我们村的女知青(1 —— 3…[4626]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站长:六十年        页面执行时间:109.38毫秒
    Powered by:MyPower Ver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