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评 论
管理导航:
  请输入查询的内容。如果为空,则查找所有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站首页 >>  所有评论 共找到 3447 篇评论
| 阅读原文:六十不浪七十浪      --西行浪记(续)
昨晚因发文太晚,来不及细读莫兄文章,今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拜读。
老莫叙事一波三叠、引经据典、妙处横生、引人入胜。不禁让人想起他在去年初车驾东北游时背诵《岳阳楼记》时的情景。
他们5月21日没有进去的古隆中,是我39年前劳教平反后去游过的地方,记忆犹新的是那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遗憾。
还有宜城张自忠将军的殉国地,也是我当年想去没有去成的地方,那长眠山中的抗日英雄,永生在一个民族的记忆里。

会员 夙愿 2017-6-8 6:10:01 回复  
由于不是和讯用户不能看到从和讯博客转过来的照片,只有复制到文档再发,又显示扩展名非法,不能发送。再想法进行转换才好不容易将照片发上,后两张却不知怎么跑到框外面去了,还是我太不熟悉发图的方法了,对不住莫兄的好文章。——一笑 会员 夙愿 2017-6-8 0:02:37 回复  

| [图文]阅读原文:六十不浪七十浪(照片)
昨天发在《六十不浪七十浪》文后的照片,只有和讯用户能看到。今天请香香发了照片作点补救。 会员 夙愿 2017-6-1 9:40:28 回复  

| 阅读原文:六十不浪七十浪      --西行浪记(之一~之二)
一群快乐的浪漫老儿童。今天是六一儿童节,祝我们这些曾经的儿童永远年轻开心。 会员 香香 2017-6-1 17:51:24 回复  
遵嘱将莫兄文章发上六十年代。
     一群七十左右的老人的鄂渝川陕“六最”自驾之旅,被莫兄的生花妙笔一描绘,“功夫在景外”的妙处便活灵活现。
   一路欢声笑语。这群年近古稀之人,能这样在一起无拘无束谈笑风生自由自在狂放不羁放浪形骸,既是福分也是缘分。
   期待续篇。
会员 夙愿 2017-5-31 12:17:52 回复  

| 阅读原文:春天的守候
谢谢夙愿。 会员 香香 2017-5-30 15:13:09 回复  
为香香春天的守候点赞! 会员 夙愿 2017-5-29 12:14:09 回复  

| 阅读原文:《王大宾回忆录》的新视角和新观点
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中国大陆的文化大革命,实质上是毛泽东发动群众、介入中国共产党党内斗争的一场政治运动。反思这场文革运动,不只要研究毛泽东为何发动文革运动、为何能够发动这场文革运动,还要研究毛泽东怎样审时度势,发动和领导这场文革运动的,他的战略目标、战略部署,大势的掌控,主动进攻,被动应对,策略转换等等。总之,你不把毛泽东的想法、做法搞懂、搞清楚、搞明白,你对文革运动的反思,你对文革运动的回忆,往往就容易失实,失之于偏。这也是认识论的观点,只有理解了的东西才能更深刻地感觉它。


——摘录

会员 红山石 2017-5-20 6:56:23 回复  

| 阅读原文:电影《春苗》的启示
社会越公平,人民越保守。文革中,老百姓缺乏斗争精神,毕竟比解放前公平得多得多了。
院长局长都干过革命,但是变质是很快的。文革就是对这种变质的反动。可惜,造反派夺权后变质更快。
把错误往“钱医生”这样的地主成分身上推,不过实事求是的观点,新的统治阶级正在形成,那就是党。
革命后如何保持初心,建立可持续的人民政权,这个问题马恩列思毛都没有解决。朝鲜和古巴用世袭制加双保险,也是迫于无奈,实在不是什么好办法。
精英平民论的观点,可以看看。
会员 张反 2017-5-9 17:23:13 回复  
文化大革命就是人民为真正完全地当家作主而进行的斗争,虽然这个斗争受到挫折,但终将得到胜利。 会员 红山石 2017-5-9 13:47:17 回复  

| 阅读原文:韩少功:“文革”狂乱中的利益理性
韩少功的文章似乎只适合知识分子读。 会员 红山石 2017-5-3 9:38:50 回复  

| 阅读原文:从“民主共和国是走向无产阶级专政的捷径”谈起

民主共和国是走向无产阶级专政的捷径
 
沙海之舟
 
 写在前面的话:这是一篇旧帖。重新发表,可看作是对龙翔五洲先生的《革命的策略要服从于社会的主要矛盾》的回答。我的观点都在下面的文章之中。至于龙翔五洲先生论述的几个具体问题,还需闲暇时回应。谢谢龙翔五洲先生对我的文章予以关注并多次转载我的文章。
 
恩格斯指出:“我们的党和工人阶级只有在民主共和国这种政治形式下,才能取得统治。”(注1)
 
修正主义上台后,实行“大资产阶级专政,德国法西斯式的专政,希特勒式的专政”(注2),也就是一党“独裁”,具有浓厚的封建色彩。例如:中央集权、任命制(包括“世袭制”,太子党的产生就是“世袭制”的典型)。人民失去了基本的人权,没有言论、罢工、游行示威、结社的自由。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无产阶级争取建立民主共和国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教条主义者不懂得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以矛盾的普遍性否定矛盾的特殊性。他们不了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只有与本国的实际相结合,才能在现实生活中发生作用。他们不承认修正主义上台后,实行的是“大资产阶级专政,德国法西斯式的专政,希特勒式的专政”(注3)的现实,甚至不承认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与人民群众的矛盾是主要矛盾这样一个显而易见的现实问题,幻想在不建立革命的统一战线的条件下,仅仅依靠无产阶级自己的力量来打倒官僚买办资产阶级。
 
 列宁指出,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虽然丝毫没有消除资本的统治,丝毫没有消除对群众的压迫和阶级斗争,但是,它必然会使无产阶级的斗争扩大、展开、明朗化和尖锐化。这样,就便于无产阶级扩大和发展自己的力量,不断革命,为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创造条件。所以说,“民主共和国是走向无产阶级专政的捷径”。(注4)
 
 (注1):恩格斯:《1891 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批判》。
 
(注2)(注3):毛主席语录,转引自1975年5月9日《人民日报》社论。
 
(注4):列宁:《国家与革命》。
会员 Liuyuxi1948 2017-5-1 14:59:43 回复  

| 阅读原文:关于阶级划分的两个问题
【“有成分论,而不唯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中的“有成分论"是指个人的出身,不是指个人的经济地位。】不能赞成。“成分“就是指本人的阶级属性。党的阶级路线原意是说:对于某个个人来说,不管他原来从属于什么阶级,只要他能和原来的阶级决裂,站到无产阶级一边,我党都是欢迎的即“重在表现“。
解放后,特别是62年以后,贯彻党的阶级路线出现扩大化倾向,把成分扩大到家庭出身。有的出身于“地主”家庭的年轻人,一天地主阶级的剥削生活都没过过,连他的地主爷爷什么模样都不知道,却要受到株连。一大批所谓家庭出身不好的人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文革后纠正了这个错误是正确的。
会员 钟永 2017-4-30 12:02:08 回复  

| 阅读原文:红卫兵领袖李东民口述:不要总觉得我们被利用了
这小子脑子里的精英主义残余不死。 会员 红山石 2017-4-8 7:01:56 回复  

| 阅读原文:捍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胜利成果就是捍卫毛主席的晚年辉煌
承认文革失败,不等于全面否定文革。马克思说过,巴黎公社失败了事实事实,但巴黎公社的精神是永存的,这也是事实。文革失败了,但文革的精神是永存的。这样说是符合事实的。 会员 钟永 2017-3-19 23:55:00 回复  

| 阅读原文:再谈文革评价的认识误区
“文革运动是犯了严重错误的、部分失败的革命运动。这就是我们的结论”。
这个全文的结论性的说法不妥。不能说文革反了严重错误,只能说,文革的性质是革命,这场革命中存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属于严重的错误。毛主席评价文革“三七开”,意思就是文革的主流是好的,也存在一些支流问题今后要克服。
会员 红山石 2017-3-13 9:36:31 回复  

| 阅读原文:老田:九一三事件四咏——评为林彪党羽翻案的坑爹文
朋友转来一篇文章,是周宇驰的女儿向红在913事件四十周年时写成的,该文把自己的父亲加入林立果“小舰队”参与谋杀毛泽东的行为,比作是现代荆轲要刺暴秦。这个文章是一篇彻底的坑爹文,把很多人很多年来为林彪集团翻案的努力通通给毁了,------(摘) 会员 红山石 2017-2-14 6:04:43 回复  

| 阅读原文:崔之元:毛泽东文革理论的得失与“现代性”的重建
以二十世纪中国“革命建国”和“改革开放”的丰富经验教训为基础,以西方学界对西方主流现代性的批判反省为借鉴,我们可以批判地继承毛泽东的“大民主”理论,为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构想出如下“政治民主”与“经济民主”的前景。
(摘)
会员 红山石 2017-1-25 7:13:22 回复  

| 阅读原文:老田|毛教授领导的研究小组对继续革命理论的初步提炼:1967年的三篇历史文献
造反派和文革小组的不足是:缺乏有预见性的政治眼光和足够成熟的认识去团结大多数,就结果而言,即便是文革派的认识到位,也未必就能够团结到矛盾的主要方面——促使反文革派别放弃其对抗性选择,因此,不能够团结起来的原因不在于造反派和文革小组的主动认识和努力问题。但是,无法实现团结目标的后果,不能够成为造反派和文革小组认识不足的辩护理由,因为,文革派的内因——认识不足——在一定程度上制造了团结困难的反作用,这恰好是需要反省和提高的方面。毕竟对于反文革派别而言,对抗性的上升导致运动垮台,与他们的追求不矛盾,但是造反派和文革小组则需要殷切地寻找成功的出口,所以,毛泽东对于造反派和文革小组的批评始终是合理的,虽然当初造反派和文革小组成员都未能因此把认识提升到位,但是都被动地调整了自己的策略集。就历史后果看,反文革派别不受毛泽东的批评调节,并把自选策略集的非道义水平提升了,对照的是文革派付出的巨大牺牲由此也形成了稳固的历史道义地位。

  是当权派和保守派掌握着优势和权力,是这两拨人组成的反文革派别选择了违背基本道义的策略集,因此,任何洗白反文革派别的策略都是无效的,在以后的文革历史研究中间,文革的正当性肯定要文革派的道义地位关联起来,这是一切价值论证的最本质基础。

(摘录)

会员 红山石 2017-1-22 21:58:18 回复  
毛主席要整治走资派,同时还要团结大多数。
理论上可以做到。但现实中,走资派轻易就把水搅浑了。让文革派根本就团结不到人。
精英就是精英,立场很难跑到平民一边。
文革派满嘴大道理的团结法有用,还是走资派双手大红包的团结法有用。历史已经给了结论。
会员 张反 2017-1-24 11:29:17 回复  

| 阅读原文:卢麒元:文革的本质以及现实意义
学者探讨文章,其观点有待研讨。 会员 红山石 2017-1-20 10:10:15 回复  

| 阅读原文:秦皇岛市纪念伟大领袖毛主席123岁生日庆典胜利结束
群众在觉醒,群众领袖很优秀。 会员 红山石 2017-1-5 7:42:23 回复  

| 阅读原文:悼念方德纾同志/曹承义
“我总是想,农民、工人是何级别?他们并不渺小啊”!这是社会主义国家的脊梁。 会员 红山石 2016-12-22 7:07:16 回复  

| 阅读原文:苏联解体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与精英平民论观点接近。精平论是观察中国,该文是观察苏联。最后观点基本一样。但该文提出权力归人民才能避免上层精英复辟的问题。就很值得讨论了。那就是怎么才能实现这一设想。
要知道,人类社会是有等级架构的,生产活动是需要组织机构的;并且人与人的技能水准是存在差异的。这就天然为精英的形成制造了条件。精英与平民对立统一,平民又不可能通过消灭精英来实现平民社会。问题很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精英平民论》2016增删版。大家共同讨论。
会员 张反 2016-12-16 11:53:37 回复  

| 阅读原文:社会主义的本质是人民民主专政
说的没错。问题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组织原则,实现形式,目前还没有找到。 会员 张反 2016-12-15 11:46:39 回复  

| 阅读原文:文革没有“余孽”
不必生气,就连"精英"这么高大上的词都能变有贬义,“余孽”变成褒义也无压力。

会员 张反 2016-12-16 11:56:10 回复  

| 阅读原文:真自由与伪自由 ——自由六问(之六)
“普世价值”很生气:“有了言论自由、选举自由、出版自由,穷人就有民主,有了民主就能制定公平正义的法律,怎么没有意义?”问题是:法律规定穷人也享有与富人一样的“购买游艇和周游世界”的自由,但这种自由除了动听的“名分”之外,有多大的实际意义呢?下岗工人的无所事事或许让“过劳死”的在岗工人羡慕不已,可是如果这种“无所事事”就是自由主义所标榜的“自由”,不知自由主义的精英们是否愿意自己也享有这样的“自由”?
——摘要

右派、自由派所谓的“自由”,是建筑在资产阶级对工农劳动群众的剥削之上的,也有小资一面受资本的压榨,一面指望“自由”能给自己带来发财的机会。

会员 红山石 2016-11-17 6:32:03 回复  

| 阅读原文:“文革”无须重来,《文革结论》可重写吗?
正象今天不可能回到1966年一样,文革不可能照原样“重来”。如果今后再次革走资派的命,最起码革命派不会重复第一次文革的错误。
文革过去五十年,否定文革的人还是不少,但其中多数是人云亦云者。如文章所说,应该对文革做一个新的结论,有利于国家走社会主义道路,有利于党和人民群众的团结。这件事晚做不如早做,越晚,肯定文革的人就越多。
其实,毛主席对文革有一个原则性的评价:“三七开”,就是七分成绩,三分错误。这个评价很客观,但在主席逝世后被一些人推翻了,应该结合四十年来的实践重新思考这个问题。
会员 红山石 2016-11-6 8:50:45 回复  

| 阅读原文:中央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湖北班(1969.11—1970.7)杂忆
武药去北京学习班的八个群众代表,已去世三人,还有两个不愿回首往事。所以,由瑕子整理的他们三人集体回忆的这份资料弥足珍贵。 会员 夙愿 2016-10-28 10:38:20 回复  
经过文化大革命,有些地方基本上是文革派掌权,如,上海,河南,所以那些地方的斗批改有成效,如工人参加管理等。有些地方却是反文革派掌权,所以,就出现本文叙述的情况。右派攻击文革没有建树,其实,没有建树的原因在于反文革。 会员 红山石 2016-10-31 7:01:10 回复  

| 阅读原文:李北方:何谓租,何谓寻租——以网约车调控为例
“权力寻租”是个伪概念,权力不能寻租,权力的功能是设租;寻租的可以是任何人任何组织,但不能是权力;有的人/组织会为了寻租而向特定的官员行贿,行贿的钱当然来源于租,这也可以视为官员分享了租,但还是不能说权力寻租了,这就是行贿受贿。

——摘录

会员 红山石 2016-10-27 13:49:44 回复  

| 阅读原文:官僚资本主义的关键不是“官僚”而是“资本主义”
“官僚”是管理学在科层制上的一个概念,官僚在资本主义社会叫官僚,在社会主义叫干部,阶级性质不同,但在管理上的作用是相同的,都是下级服从上级,除无政府主义,都承认这个管理作用。
官僚主义在概念上不同于官僚,但在社会主义社会,要反对官僚主义,但它一般属于人民内部矛盾。
官僚资本主义,指的是官僚占有性质的资本主义,但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不搞资本主义,也就不会产生官僚资本主义。当然,社会主义国家必须发展人民民主和劳动者参与管理,否则,就有可能变质为官僚资本主义。
会员 红山石 2016-10-26 7:30:47 回复  

| 阅读原文:呜呼!谁在左右当今中国社会?

通过资本与公知精英集团对舆论和国家事务的操控,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今资本与公知精英集团拥有何其大的强大势力。
——摘录
会员 红山石 2016-10-25 6:39:03 回复  

| 阅读原文:宪政民主与无产阶级大民主
马列毛主义的共产党执政就是无产阶级专政!这是毋庸置疑的。
——摘录
会员 红山石 2016-10-14 10:38:16 回复  

| 阅读原文:资改贼最后的哀鸣!
我们党应该重新评价文革,肯定文革的大方向,这将是不以少数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哪怕你今天手上有权。 会员 红山石 2016-10-6 7:05:21 回复  

| 阅读原文:何新旧文:当代中国阶级构成与特殊利益集团
何新,在中国知识分子当中,最具争议及传奇性的人物非何新莫属。他在理论上提出了许多新的观点,其中最有影响的一次是1990年12月11日《人民日报》发表他的长文《世界经济形势与中国经济问题》。他的许多文论曾送到最高领导层,受到广泛注意。在某些方面影响过中国的政治经济进程。---百度 会员 红山石 2016-10-2 7:35:54 回复  

| 阅读原文:中国人民的儿子的赤胆忠诚——卫建林的三篇博文
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卫建林逝世,著有《曹雪芹论》
据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主办的红色文化网消息,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卫建林,因病于2016年8月30日23时0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77岁。9月4日上午,卫建林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
报道称,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王伟光、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副主任贾廷安、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穆虹、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何毅亭,中央组织部原部长张全景、中央政策研究室原主任滕文生、国家安全部原部长许永跃、中央文献研究室原主任逄先知、国务院外事办公室主任原主任刘华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王梦奎等有关领导同志以及福建省人民政府省长于伟国的委托代表参加了卫建林同志遗体告别仪式。

卫建林(1939.9)笔名何唯,山西闻喜人,中共党员。1964年后,卫建林先后在《红旗》杂志、天津市委党校、国务院财贸小组、中央办公厅研究室、中央书记处研究室文化组工作,1989年10月后出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卫建林2003年8月退出领导岗位后,担任过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副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顾问、中国人民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等职,后于2009年4月退休。
此外,他还是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
中国作家网提供的资料显示,卫建林自1954年起开始发表作品,著有专著《论红楼梦政治历史主题的意义》(合作)、《〈红楼梦〉主题论 》、《〈红楼梦〉人物论》(合作)、《曹雪芹论》等。

会员 红山石 2016-9-28 7:16:25 回复  

| 阅读原文:要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必須夺回“铁饭碗”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是马克思给工人指出的道路。一个工人是斗不不过老板的,如果一个工厂的多数工人联合起来了,老板就怕了;如果一个国家的工人联合起来了,工人的命运将得到根本的改变。 会员 红山石 2016-9-20 8:21:50 回复  

| 阅读原文:何处是归程
瑕子的文章再一次证明,对于走资派来说,所有漂亮的口号都是幌子,目的就是搞私有化,所以才有效益好的国企贱卖的怪事。有了私有制,有了向私有化改制的过程,权力才有寻租的空间,他们才有快捷便利的吸金管道。与曾任湖北大广山铁矿副矿长、湖北柴油机厂副厂长的两位同学详谈过他们单位的改制,两位都是这样认为的。 会员 余德亨 2016-9-18 15:27:35 回复  
  瑕子用详实的资料,向我们呈现了一个具有悠久历史和革命传统的企业,怎样在工人血汗和生命的浇灌下崛起,怎样在某些人的黑箱交易下沦落。
  瑕子提出了一个值得我们所有人深思的问题,那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关键还是所有制决定社会性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也有国有企业,但只占小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有企业占大头,才说得过去。”
  像武药这样关系国计民生的骨干企业几乎白送给私人,改旗易帜,就败在一、两个人手上.
  一个国家,像苏联的改旗易帜也是败在一、两个人手上。
会员 夙愿 2016-9-16 15:08:59 回复  
3447 篇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2/87页  40篇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