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章 评 论
管理导航:
  请输入查询的内容。如果为空,则查找所有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主站首页 >>  所有评论 共找到 3493 篇评论
| 阅读原文:冯天艾同志不幸逝世
天曷伤汝,衅起北斗星
艾然生色,名存新华工
冯妇再作(横批)
-------------------谢保安敬挽
游客 谢保安 2008-9-14 16:51:51 回复  
生前是人杰,死亦为鬼雄。 会员 kunlungang 2008-9-10 11:29:55 回复  
冯天艾先生一路走好。 游客 红山石 2008-9-11 20:48:28 回复  
冯叔叔,一路走好。
我回来晚了,没见你最后一面了,再也听不到你叫我一声“姑娘”了。
游客 熊婵春 2009-1-7 16:04:02 回复  

| 阅读原文:和蒯大富的一次交往/李乾
这种人还有人把他当做座上宾,一声叹息。 游客 赫赫 2009-2-6 3:31:20 回复  

| 阅读原文:蹉跎歲月憶難忘
这位仁兄的知青回忆我看后感到很不是滋味,特别是写丙娃那一段,我是不能够认同的。知青时代尽管在物质生活方面很艰苦,但几乎我所接触的所有知青都是极富同情心的,而且慷慨大度。象楼主这样“抠门”的知青我还没有见过。尽管时隔几十年后他表示了“后悔”,但他当年所表现出的那种冷漠仍然叫我很难理解。这是一个只会爱自己,而且,心也很细的人。 游客 龚复建 2008-9-6 9:24:02 回复  

| [图文]阅读原文:劳动模范与劳动改造
饶有兴趣读完李江的这篇文章,一言以蔽之:“三平”,平凡故事、平实风格、平民情结。面对逆境,李江没有屈服,没有消沉,甚至在受到政治上的歧视和繁重体力劳动的惩罚时,以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去应对,还去琢磨技术革新,提高生产效率,这也是这代人身上的一种宝贵品质。从文章中还可看出,李江对机床金加工专业十分熟悉与精通,虽然过去几十年,但提起当年在工厂里的情景还是如数家珍,充分体现李江身上的一种宝贵的平民情怀和干以行爱一行精一行的钻研精神,就像李江虽然比我们低三届,但李江在社会学、政治学等方面的知识,远在我们之上,让我们在李江面前有种愧为学长的感觉。
再次祝愿李江身体健康。
游客 莫安德 2008-9-3 7:47:54 回复  
我觉得莫安德总结得很对:平凡故事,平实风格,平民情结.
感动于李江对这一段生活的念念不忘,感动于他与工人弟兄的水乳相融,感动于他清醒地活着.
希望我们有过这种生活的人们不要忘记自己从那里来,到那里去.

游客 夙愿 2008-9-10 14:04:10 回复  
对于老莫数年始终如一的支持,我十分感动,你的评价是对我的鞭策。
夙愿说得好,个人的奋斗不是我们生命的全部。
会员 李江 2008-9-13 18:21:24 回复  

| 阅读原文:赌城拉斯维加斯
看的细致,写的精彩,联想丰富。整一个集赌博、娱乐、观赏的拉斯维加斯展现在读者面前。精彩的还有睹城的绚丽的夜景,各种巨型灯饰成就了不夜城的璀璨。
只是,那夜晚的现代舞脱衣秀表演,让我看着便打起了瞌睡。
夙愿,没搭小飞机去看大峡谷吗?
会员 秋丽 2008-9-4 23:20:14 回复  
秋丽:
发完这篇文章后,我就因膝关节手术住了几天医院.(还得休息一段时间).今天上来看见了你,很亲切很温暖的那种感觉.
谢谢你总是仔细看网友的文章,也及时给与鼓励.
我没有能乘小飞机看大峡谷,想来应该是非常壮观的.你有照片发几张上来让我们饱饱眼福也是好的。
游客 夙愿 2008-9-10 14:32:11 回复  

| 阅读原文:“揪军内一小撮”的提出和斗争
王力是变色龙小爬虫,这点毛主席没有看错。王力回忆录令人不齿。 会员 爱说闲话 2014-6-5 8:50:40 回复  
林杰此文对“揪军内一小撮”的来龙去脉讲得有根有据,令人信服。但文中有一段话有严重错误:
    “王力为了掩盖林彪和自己的罪责,竞如此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肆无忌惮地歪曲《五·一六通知》。在这里,人们不禁会问王力到底是什么人?“七·二0”事件时,武汉军民就已贴出“王力究竟是人还是鬼?”的大字报。”
    百万雄师揪王力,是因为王力在水利电力学院表态支持武汉的无产阶级革命派。百万雄师及8201部队等在陈再道等军队领导人的挑动下,对周总理传达的中央解决武汉问题的四点指示极端不满,以揪王力为名向中央示威。此时被林杰称为“武汉军民”的,就是血腥镇压武汉造反派群众的当权派和当权派操纵的杀人凶手百万雄师一小撮坏头头。林杰此说有误。
    借用林杰在此文中的特别可贵的一个句式:不要因为文革失败了,造反派被妖魔化了,你就不根据事实,去为当年犯下灭绝人性的反人类的杀人凶手辩解。
游客 鈡逸 2008-9-1 22:56:41 回复  

| 阅读原文:瑞典的基本阶级关系
瑞典的成功在于她能够建立一个长期保障全民获得高福利高度民主的国家制度。还在于她能够发展高科技引领经济持续增长,使瑞典为福利国家成为可能。 会员 秋丽 2008-8-31 9:56:38 回复  

| 阅读原文:在武汉市欢迎阿尔巴尼亚党政代表团大会上的讲话 / 周恩来(1967.10.19)
我曾经在汉口新华路体育场现场聆听了总理的这个讲话,记忆犹新。 会员 望断秋水 2008-8-24 12:21:15 回复  

| 阅读原文:舟山记行——冷眼香云话普陀
随杜良怀之妙笔游了普陀.
游记中的上乘之作!
有空还要细细品味.
游客 夙愿 2008-8-24 11:42:57 回复  
过奖了,谢谢。 会员 杜良怀 2008-8-24 18:22:27 回复  
每独杜兄的游记,总佩服的五体投地,杜兄游历,总能细品、回味无穷,思绪飞扬,娓娓道来。我去普陀,不过是走马观花,记忆最深的是,人说烧香求子最灵,烧过香,还要还原。
重读杜兄的游记,最引我共鸣的是文中的一段话:

“人自从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实际上便置身于一个永无归期的旅途中。物质的生活可以满足,而精神的生活不能满足。寻找精神的归宿,是人一生一世的事。”

游客 秋丽 2008-8-26 14:35:01 回复  

| 阅读原文:广济寺中“大愿”联
“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渡尽,方证菩提”,由此联想到其正在参与其中的“保先教育”,觉得能产生这样的思想链接,一定有着共同的因素---共产党员杜良怀是有慧根的--一笑. 游客 夙愿 2008-8-24 13:21:52 回复  
首次在这里发帖,不熟悉操作,以为会自动署名,结果成了佚名,好像还不能更成,就只有在这里说明了.杜良怀 会员 杜良怀 2008-8-24 9:37:11 回复  

| 阅读原文:德国行/秋丽
上述评论说减免工商税,确切的应是从9月1日起,停征个体工商户管理费和市场管理费.
另:秋丽文后的照片,使读者有亲临其境的感觉,谢谢秋丽!
游客 夙愿 2008-8-25 9:36:15 回复  
我国的社保制度近年有很大改进这是事实.但和德国这样的国家相比,其明显不同之处是,德国医疗保险是国家承担,我们国家是企业和员工自己承担.德国的社保是企业承担一半,员工承担一半.我国是企业承担三分之二,员工承担三分之一(将逐年递增)
这里面存在的问题是企业负担加大了,成本增加,有些只有微利的小企业,便采取逃税,逃避给员工买保险的办法缩减成本.(我这里不包括那些恶意克扣,唯利是图的巧取豪夺者)
解决的办法应该是国家从税收中拿一部分钱解决小企业小商家的员工保险问题.或者对其减税.
新近出台了卖场免收工商税的政策,是受欢迎的.但工商成了清水衙门之后,要防止有人以管理为名行变相索要之实.
游客 夙愿 2008-8-24 14:43:14 回复  

| 阅读原文:我所知道的李江/秋丽
李江有理念,李江生活在精神至上的时代,他对理念虔诚的礼拜,对精神不懈的追求,对信仰不离不弃,使他始终保持着独立的人格。这是一个时代的特征,我们许许多多的同龄人都这样----同意秋丽对李江以及具有这一特质的同龄人的总结, 也赞美这样一批人.
  让我们无论顺境逆境,无论成功失败,无论富裕贫穷,始终坚守自我,以百折不挠的毅力去开创未来,哪怕根本就没有未来。
游客 夙愿 2008-8-24 13:39:40 回复  
无论顺境逆境,无论成功失败,无论富裕贫穷,始终坚守自我,以百折不挠的毅力去开创未来,哪怕根本就没有未来。李江是这样,看了夙愿的文和回忆,我相信,夙愿走的也是这样的路,这是我们许许多多的那代人共同走的路。


游客 秋丽 2008-8-25 17:00:58 回复  
秋丽对我赞誉有加,对我的一些观点也毫不留情地批评,谢谢秋丽。
谢谢夙愿的理解,只要我们知道我们为谁说话,管它逆流滚滚。
会员 李江 2008-9-13 20:27:05 回复  

| 阅读原文:中国当代无耻名人录
钱学森同志是无产阶级的大科学家,58年有失误,与那些汉奸买办的精英怎麽相提并论呢? 会员 kunlungang 2008-8-20 19:21:10 回复  

| 阅读原文:别有用心
文革前后的一段时期,这样草木皆兵啼笑皆非的事情比比皆是,往往矢敢怒不敢言,回想起来,心里还是沉甸甸的:人啊人! 会员 秋丽 2008-8-20 21:29:59 回复  
记忆力这么好,回忆详实而生动......可我对往事都模糊了,只有大概轮廓和少许刻骨铭心的记忆.....年轻时竟也有和我相同的经厉,办墙报.黑板报.宣传栏.给报社写稿.喜欢看书......纯真的心,善良的人,不知人间有那么多黑暗.卑鄙龌龊之人.之事......不同的是她有较好的结果......衷心祝福她的人生不再有阴霾,每天生活在阳光和快乐中.....2009.11.1 游客 吴焱金 2009-11-1 17:58:21 回复  

| [图文]阅读原文:《炎黄春秋》反社会主义的攻防战略
《炎黄春秋》作为党内右派的喉舌,一直为改变党和国家的性质制造與论,以使他们所服务的强势群体窃取的国有资产合法化,顺利转轨。这本杂志以前虽然已露出右派的尾巴,但还知道遮遮掩掩,最近差不多是赤膊上阵了。 游客 红山石 2008-8-16 22:59:33 回复  

| 阅读原文:对抗还是联盟?
目前思想领域的左右之争,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的争论,最后几乎无例外地集中到评价毛和文革上面,难怪有人说对毛和文革的评价是区分左,右派的试金石。作为个人,持某种观点自然有与他有关的具体原因,不能说一定是出于阶级立场,而社会上的左右之争
是阶级斗争的反映是毫无疑义的。我们已经看到,这种斗争随着两极分化剧烈的九十年代后期进入了表面化。
游客 红山石 2008-8-12 22:37:47 回复  

| 阅读原文:右派是阶级斗争的高手
由于特权阶级的愚蠢,刻意培养死敌资产阶级,造成今天特权统治阶级遭到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及中间阶级合力冲击的局面,政治基础基本瓦解,所谓“三个代表”,极力为特权统治阶级寻找生存依据,实在不堪一击。当前,公共一词成了被统治阶级争取统治权的灵丹妙药,并开始被弱化的统治阶级所接受。造成今天的政治局面,特权阶级试图寻求同资产阶级结盟,但只是一厢情愿,因为中国资产阶级的目标是明确的,那就是资产阶级的专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体制内资产阶级与体制外资产阶级的结盟不是由于其中一方的愚蠢,而是出于利益的需要,背叛了无产阶级的掌权者必然需要体制外资产阶级的支持。他们之间的矛盾是由于利益的不同,这必然导致对国家权力的争夺。
游客 红山石 2008-8-12 21:47:37 回复  

| 阅读原文:评好毛泽东,走出改革困境
《炎黄春秋》屁话连篇,近年更甚。 游客 红山石 2008-8-11 23:00:42 回复  
萧一湘连最起码的历史知识都没有,却偏偏要舞文弄墨。乌托邦与共产主义是一回事吗?一个是幻想,一个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必然结果。驯服工具是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一文中提出的,不是毛泽东的“功劳”。移花接木、张冠李戴,十足文痞作风。历次运动,应该整的是极少数人。刘邓是历次运动扩大化的,实际经办人。白纸黑字,岂容抵赖?
炎黄春秋,一群疯狗,不停吠日,乔装智叟。断章取义,螳臂当车!蚂蚁缘槐,黄粱熟否?!
会员 18931226 2011-6-2 18:44:50 回复  

| 阅读原文:永远的沉默 最后的发言    (之二
什么叫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吾同树便是。 游客 红山石 2008-8-11 22:26:42 回复  
谁心里装着社会最底层的人?吾同树。吾同树为之泣,为之喊,抒发爱和恨。

会员 秋丽 2008-8-22 20:26:14 回复  
读着这样的诗能不引起心灵的震撼吗?一个关注.同情底层民众并为之呐喊的诗人有一颗多么纯真.善良的心啊!无怪乎你要珍藏这些诗,为诗人的英年惨逝而痛惜,这是一个知音者的悲伤,而你一定是位才华出众的诗人,当年那首颂林的诗不是吓出一身冷汗吗?诗情被吓回去了,还能从心中涌流出来吗?诗人不朽,是因为好诗的传世,李白.杜甫.白居易.苏轼.李清照.......哪一个不是因为诗才认识他(她)们.......诗人之死说明生命的脆弱,而活着是需要坚强和饱满的乐观情绪的,我们都需要坚强和乐观,快乐每一天吧,不要被忧烦干扰.......2009.11.2 游客 吴焱金 2009-11-2 9:46:25 回复  

| 阅读原文:永远的沉默 最后的发言    (之一)
诗人都是感性的,敏锐.甚至有些疯狂,所谓"愤怒出诗人",诗是心灵的流淌,激清的渲泄,一首好诗万古留香,是永恒的心灵鸡汤,也如山呼海啸,电闪雷鸣,给人以无穷的鼓舞和力量......然而,诗人自己有时是缺乏理智,少了坚强,多一点忧伤和疯狂.......诗人生活在希望和梦中,生活在自己的精神家园里,一旦梦破灭,精神崩溃很难自拔,悲剧由此产生,特别是具有神经质的"天才"的诗人.....吾桐树迫于生存的压力,无法面对社会.自己和亲人......一定程度上也是社会造成的悲剧!理智的秋丽的话无可辩驳,源于她的律师工作和强势个性,但似乎对诗人这个特定群体的某些个体内心的挣扎缺乏理解和同情者无法解救的悲凉.....如今,一切向钱看,追求刺激和娱乐化,追捧小沈阳,谁来欣赏诗?诗逐渐边缘化,小众化,淡出人们的视野.....怎能不使爱诗的人怀念那些激动人心的诗乃至它的作者呢?.......我相信,生活的磨炼是夙愿多了理性,少了虚无漂渺的东西,能写出好诗,却没有诗人的脆弱......你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也是一个永远同情弱者的人,谁能说这种非理智不可爱呢?.......... 游客 吴焱金 2009-11-2 8:34:53 回复  
无论我是否喜爱诗,我都不会同情自绝的诗人,尤其是那个顾城。也许,他们永远离不开精神的盛宴,但这个世界上原本就存在饥荒,为什么他们总要行走在云彩中? 游客 秋丽 2008-8-26 14:54:40 回复  

| 阅读原文:关于“两个文革”问题的讨论
很喜欢老谢写的这篇文章。主要是他作为亲历者写出了当年他投身文革的真实动机,真实情感,而不是把自己一味地表明为仅仅是那场旷日持久的“政治浩劫”的受难者,一个被动的政治工具。这与许多当年同样有过造反经历的亲历者在叙事境界上是大不相同的。我看过的许多文革回忆录都还是仅仅停留在表白自己当年如何如何的忠心,如何如何的受委屈这样一个层面上,完全看不到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在那样一个历史大潮中真实的心路历程,把一切责任都推给历史,推给领袖,枉顾人民群众中的真实情感和创造历史的主动性,这同样是对历史的歪曲。 游客 佩佩 2009-3-16 10:41:27 回复  
老谢,不简单!有水平,有深度,而且坦诚! 游客 同龄人 2009-2-10 16:56:40 回复  
3493 篇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86/88页  40篇评论/页